佛光圣音主站 | 首页(乾隆大藏经目录)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乾隆大藏经 ·此土著述·第1565部~禅源诸诠集四卷
页数:



禅源诸诠集四卷

第1565部~禅源诸诠集四卷

此土著述·第1565部

禅源诸诠集四卷

唐圭峰山沙门宗密述

  

1

禅源诠序

  道不能自鸣。假人而鸣。呜虽不同。道则未尝不同
也。苟不同不足以为道。如仲尼之一贯。老聃之无为。
释氏之空寂。人异道同。此其证也。况夫禅教两宗同出
于佛。禅佛心也。教佛口也。岂有心口自相矛盾者乎。
奈何去圣时遥。师承各异。教者指禅为暗证。禅者目教
为渐修。明暗未得其公。顿渐罔知攸定。迭为诋毁殆若
仇仇。非但鼓之空言。抑且笔之简册。世道日下。弊将
何如。昔圭峰禅师患之。遂将教禅诸祖著述章句旨意相
符者。集为一书。名曰禅源诸诠。以训于世。将使两家
学者知一佛无二道。四河无异味。言归于好。永无败盟
。源诠之功。岂易量哉。予每见南方此弊尤甚。安得人
有是书一洗旧习。咸与惟新兴念至此。未尝不废食而叹
也。今雪堂总统大师。若有所契。特捐衣长复新诸梓。
以广流传。千里走书俾为序引。裴公相国既述于前。自
视何人敢此凌躐以贻识者之诮。然而此书平生所爱慕者
。何幸挂名其间。故不让也。大德七年七月住昆山荐严
无外惟大序。

禅源诠序

2

  禅源诠者。唐圭峰禅师之所作也。佛之道广周法界
。而细入微尘。非有非空。无内无外。后之学禅者。志
穷实相。以言语为苛纤。设教者。务核真诠。以空寂为
诞肆。离为异门。莫明统一。岂佛之道本然哉。于是以
教三种证禅三宗。谓依性说相。即息妄修心。破相显性
。即泯绝无寄。显示真心。即直明心性。江汉殊流而同
归智海。酸碱异调而共臻禅味。至于空宗性宗之别。顿
修渐修之殊。莫不会其指归开示正觉。然又虑末学之易
惑而难悟也。则又旁行为图朱墨以志之。自顿觉至成佛
。十重为净。自不觉至受报。十重为染。净染之源由于
圣凡。心法悉具真妄。是名藏识。不觉则迷真逐妄历劫
轮回。顿觉则舍妄归真随顺解脱。虽然学者要知真如阐
教如标月指。若复见月。了知所标毕竟非月。则诠图两
忘。愚智通为般若。垢净俱证菩提。南岳天台南侁北秀
。与达磨东来宗旨无有差别。尚何禅与教之分哉。唐大
中时。裴相国休为之叙。复手书是图。付金州延昌寺。
后传唯劲师。再传玄契师。而图行闽湘吴越间。国朝至
元十二年。世祖御广寒殿。愿问禅教要义。帝师及诸耆
德。以禅源诠对。上意悦命板行于世。后二十有九年为
大德癸卯。嗣法雪堂仁禅师。奉旨之五台。回途过大同
。得金时潜庵觉公禅师所书图。益加考订。锦粹以传诸
远。俾圭峰禅师研真显正。化导群迷之意。永久不坠。

3

其为利益何可称量。文原与师为方外交。乃随喜赞叹为
之次序其说书诸编首。是岁闰月朔。应奉翰林文字将仕
佐郎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巴西邓文原书。

禅源诠序

  雪堂禅师。智识雄迈行解圆通。喜修为。乐施与。
一日谓余曰。愚尝患世之学佛者。不究如来设教之因妄
执空有竞分大小。曰顿曰渐曰禅曰律。訾訾纷纷千数百
年。如护父足使具受病。虽遇一二同志有以启之。恨不
能家喻而户晓也。幸得圭峰所述禅源诠。其文博雅其旨
切当。悉叙前所患者道其所以然。且作图示心一真实谛
含三大义。无明缘染诸相妄起。依修断法获证入理。提
纲举要如指诸掌。昔至元十二年春正月。世祖皇帝万机
之暇。御琼华岛延请帝师。太保文贞刘公亦在焉。乃召
在京耆宿问诸禅教乖互之义。先师西庵赟公等八人。因
以圭峰禅源诠文为对。允惬宸衷。当时先师嘱其弟双泉
泰公为之记。仍命雪堂镂板流行。愚以参问诸方。未暇
及此。向于云中普恩兴国二寺各获一本。后在京万寿方
丈。复得辽朝崇天皇太后清宁八年印造颁行天下定本。
与文士较正拟欲刻梓以传永久。请叙一言庸伸先师遗志
。余闻之喜曰。今子之心即圭峰师忧世之心也。然不有

4

斯文无以解其惑。不寿其传无以利其众。学者睹之而情
不遣解不生。亦何益矣。古人所谓四难者。今三难不具
其一。则在诸方参学者傥能不负二师弘法利人之念。尽
心披玩。情遣解生。如王良总六辔驰通衢。阿师驾般若
航登彼岸。岂有不达者哉。翰林待制朝列大夫同修。

  国史贾汝舟序。

禅源诸诠集都序叙

唐绵州刺史裴休述

  圭峰禅师集禅源诸诠为禅藏而都序之。河东裴休曰
。未曾有也。自如来现世随机立教。菩萨间生据病指药
。故一代时教。开深浅之三门。一真净心。演性相之别
法。马龙二士。皆弘调御之说。而空性异宗。能秀二师
。俱传达磨之心。而顿渐殊禀。荷泽直指知见。江西一
切皆真。天台专依三观。牛头无有一法。其他空有相破
。真妄相收。反夺顺取。密指显说。故天竺中夏其宗实
繁。良以病有千源药生多品。投机随器不得一同。虽俱
为证悟之门。尽是正真之道。而诸宗门下通少局多。故

5

数十年来师法益坏。以承禀为户牖。各自开张。以经论
为干戈。互相攻击。情随函矢而迁变。(孟子曰。矢人
岂不仁于函人哉。函人唯恐伤人。矢人唯恐不伤人。盖
所习之术然也。今学者但随宗徒彼此相非耳。函字。唐
韵。从金函者。铠甲也。周礼。函人为甲。即造甲之人
。古字多单为之。故孟子亦单作)法逐人我以高低。是
非纷拏莫能辨析。则向者世尊菩萨诸方教宗。适足以起
诤。后人增烦恼病。何利益之有哉。圭峰大师久而叹曰
。吾丁此时不可以默矣(仲尼删诗书正礼乐。皆不得已
而为之。故述而不作。乃圣人贵道不贵迹。意道吾久修
当宗佛法。今忽和会诸宗。岂欲立迹哉。不得已也。丁
当也。正当须和会之时也)于是以如来三种教义。印禅
宗三种法门。融瓶盘钗钏为一金。搅酥酪醍醐为一味。
振纲领而举者皆顺(荀子云。如振裘领。屈五指而顿之
。顺者不可胜数也)据会要而来者同趋(趋字平声呼之
。周易略例云。据会要以观方来。则六合辐辏。未足多
也。都序据圆教以印诸宗。虽百家亦无所不统也)尚恐
学者之难明也。又复直示宗源之本末。真妄之和合。空
性之隐显。法义之差殊。顿渐之异同。遮表之回互。权
实之深浅。通局之是非(此下叹叙述显。明而丁宁。欲
人悟也)莫不提耳而告之(毛诗云。匪面命之言提其耳
。当时疾彼人不修德荒乱。言我不对面向汝说。又提耳

6

起耳。就耳边告汝。汝终不改也。意说丁宁之甚)指掌
而示之(论语云。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视诸斯乎
指其掌。言夫子语了指自手掌示弟子。言见此事分明。
如掌中之物易了)嚬呻以吼之。爱软以诱之(此不下叹
慈悲忧念。如养赤子也)。乳而药之。忧佛种之夭伤也
(无少善根而作阐提。是夭伤也)。腹而拥之(毛诗云
。腹我顾我。言慈母念幼子。腹中抱我。暂起去又回头
顾我念惜之深也)。念水火之漂焚也(欲是水火)挈而
导之惧邪小之迷陷也(既有善根。又离五欲。复恐不入
于大乘也)挥而散之。悲斗争之牢固也。大明不能破长
夜之昏。慈母不能保身后之子(此下叹悲智与佛同也。
佛日虽盛。得吾师然后回光曲照。佛慈悲虽普。得吾师
然后弘益弥多)若吾师者。捧佛日而委曲回照。疑曀尽
除。顺佛心而横亘大悲。穷劫蒙益。则世尊为阐教之主
。吾师为会教之人。本末相扶。远近相照。可谓毕一代
时教之能事矣(自世尊演教至今日。会而通之。能事方
毕)。或曰。自如来未尝大都而通之。今一旦违宗趣而
不守。废关防而不据。无乃乖秘藏密契之道乎。答曰。
佛于法华涅槃会中。亦已融为一味。但昧者不觉。故涅
槃经。迦叶菩萨曰。诸佛有密语无密藏。世尊赞之曰。
如来之言。开发显露清净无翳。愚人不解。为之秘藏。
智者了达则不名藏。此其证也。故王道兴则外户不闭而

7

守在戎夷。佛道备则诸法总持而防在魔外(涅槃圆教和
会诸法。唯简别魔说及外道邪宗耳)不当复执情攘臂于
其间也。呜呼后之学者。当取信于佛。无取信于人。当
取证于本法。无取证于末习。(都序。以佛语印诸宗以
本法照偏说。故丁宁劝其深信)能如是则不孤圭峰劬劳
之德矣(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吾师之德。过于是矣。后
之人观其法而不生悲感。木石无异。且须保重也)

禅源诸诠集卷第一(亦名禅那理行诸诠集)

  禅源诸诠集者。写录诸家所述。诠表禅门根源道理
。文字句偈。集为一藏。以贻后代。故都题此名也。禅
是天竺之语。具云禅那。中华翻为思惟修。亦名静虑。
皆定慧之通称也。源者是一切众生本觉真性。亦名佛性
。亦名心地。悟之名慧。修之名定。定慧通称为禅那。
此性是禅之本源。故云禅源。亦名禅那理行者。此之本
源是禅理。忘情契之是禅行。故云理行。然今所集诸家
述作。多谈禅理少谈禅行。故且以禅源题之。今时有但
目真性为禅者。是不达理行之旨。又不辨华竺之音也。
然亦非离真性别有禅体。但众生迷真合尘。即名散乱。
背尘合真。方名禅定。若直论本性。即非真非妄。无背

8

无合。无定无乱。谁言禅乎。况此真性非唯是禅门之源
。亦是万法之源。故名法性。亦是众生迷悟之源。故名
如来藏藏识(出楞伽经)亦是诸佛万德之源。故名佛性
(涅槃等经)亦是菩萨万行之源。故名心地(梵网经心
地法门品云。是诸佛之本源。是菩萨道之根本。是大众
诸佛子之根本)万行不出六波罗蜜。禅门但是六中之一
。当其第五。岂可都目真性为一禅行哉。然禅定一行最
为神妙。能发起性上无漏智慧。一切妙用万德万行。乃
至神通光明。皆从定发。故三乘学人欲求圣道必须修禅
。离此无门。离此无路。至于念佛求生净土。亦须修十
六观禅。及念佛三昧。般舟三昧。又真性则不垢不净。
凡圣无差。禅则有浅有深。阶级殊等。谓带异计欣上压
下而修者。是外道禅。正信因果亦以欣厌而修者。是凡
夫禅。悟我空偏真之理而修者。是小乘禅。悟我法二空
所显真理而修者。是大乘禅(上四类。皆有四色四空之
异也)若顿悟自心本来清净。元无烦恼。无漏智性本自
具足。此心即佛。毕竟无异。依此而修者。是最上乘禅
。亦名如来清净禅。亦名一行三昧。亦名真如三昧。此
是一切三昧根本。若能念念修习。自然渐得百千三昧。
达摩门下展转相传者。是此禅也。达摩未到。古来诸家
所解。皆是前四禅八定。诸高僧修之皆得功用。南岳天
台。令依三谛之理修三止三观。教义虽最圆妙。然其趣

9

入门户次第。亦只是前之诸禅行相。唯达摩所传者。顿
同佛体。迥异诸门。故宗习者难得其旨。得即成圣。疾
证菩提。失即成邪。速入涂炭。先祖革昧防失。故且人
传一人。后代已有所凭。故任千灯千照。暨乎法久成弊
错谬者多。故经论学人疑谤亦众。原夫佛说顿教渐教禅
开顿门渐门。二教二门各相符契。今讲者偏彰渐义。禅
者偏播顿宗。禅讲相逢胡越之隔。宗密不知宿生何作熏
得此心。自未解脱欲解他缚。为法忘于躯命。愍人切于
神情(亦如净名云。若自有缚能解他缚。无有是处。然
欲罢不能验。是宿世难改)每叹人与法差。法为人病。
故别撰经律论疏。大开戒定慧门。显顿悟资于渐修。证
师说符于佛意。意既本末而委示。文乃浩博而难寻。泛
学虽多秉志者少。况迹涉名相。谁辨金鋀。徒自疲劳。
未见机感。虽佛说悲增是行。而自虑爱见难防。遂拾众
入山习定均慧。前后息虑相计十年(云前后者。中间被
敕追入内住城三年。方却表请归山也)微细习情。起灭
彰于静慧。差别法义。罗列见于空心。虚隙日光纤埃扰
扰。清潭水底影像昭昭。岂比夫空守默之痴禅。但寻文
之狂慧者。然本因了自心而辨诸教。故恳情于心宗。又
因辨诸教而解修心。故虔诚于教义。教也者。诸佛菩萨
所留经论也。禅也者。诸善知识所述句偈也。但佛经开
张罗。大千八部之众。禅偈撮略。就此方一类之机。罗

10

众则渀荡难依。就机即指的易用。今之纂集意在斯焉。
问夫言撮略者。文须简约。义须周足。理应撮束多义在
少文中。且诸佛说经皆具法(法体)义(义理)因(三
贤十地三十七品十波罗蜜)果(佛之妙用)信(信法)
解(解义)修(历位修因)证(证果)虽世界各异化仪
不同。其所立教无不备此。故华严每会每位。皆结十方
世界悉同此说。今览所集诸家禅述。多是随问反质旋立
旋破。无斯纶绪。不见始终。岂得名为撮略佛教。答佛
出世立教与师随处度人。事体各别。佛教万代依冯。理
须委示。师训在即时度脱。意使玄通。玄通必在忘言。
故言下不留其迹。迹绝于意地。理现于心源。即信解修
证。不为而自然成就。经律疏论。不习而自然冥通。故
有问修道。即答以无修。有求解脱。即反质谁缚。有问
成佛之路。即云本无凡夫。有问临终安心。即云本来无
事。或亦云此是妄此是真。如是用心。如是息业。举要
而言。但是随当时事应当时机。何有定法名阿耨菩提。
岂有定行名摩诃般若。但得情无所念。意无所为。心无
所生。慧无所住。即真信真解真修真证也。若不了自心
但执名教欲求佛道者。岂不现见识字看经元不证悟。销
文释义唯炽贪嗔耶。况阿难多闻总持。积岁不登圣果。
息缘反照。暂时即证无生。即知乘教之益。度人之方。
各有其由。不应于文字而责也。问既重得意不贵专文。

11

即何必纂集此诸句偈。答集有二意。一有虽经师授而悟
不决究。又不逢诸善知识处处勘契者。今览之遍见诸师
言意。以通其心以绝余念。二为悟解了者欲为人师。令
广其见闻增其善巧。依解摄众答问教授也。即上云。罗
千界即漭荡难依。就一方即指的易用也。然又非直资忘
言之门。亦兼垂禅教之益。非但令意符于佛。亦欲使文
合于经。既文似乖而令合实。为不易须判一藏经大小乘
权实理了义不了义。方可印定诸宗禅门各有旨趣不乖佛
意也。谓一藏经论统唯三种。禅门言教亦统唯三宗(各
在丁文别释)配对相符方成圆见。问今习禅诠何关经论
。答有十所以。须知经论权实方辨诸禅是非。又须识禅
心性相方解经论理事。一师有本末冯本印末故。二禅有
诸宗互相违阻故。三经如绳墨楷定邪正故。四经有权实
须依了义故。五量有三种勘契须同故。六疑有多般须具
通决故。七法义不同善须辨识故。八心通性相名同义别
故。九悟修顿渐言似违反故。十师授方便须识药病故。
初言师有本末者。谓诸宗始祖即是释迦。经是佛语。禅
是佛意。诸佛心口必不相违。诸祖相承根本是佛。亲付
菩萨造论始末。唯弘佛经。况迦叶乃至鞠多弘传皆兼三
藏。提多迦已下。因僧诤律教别行。罽宾国已来。因王
难经论分化。中间马鸣龙树悉是祖师。造论释经数千万
偈。观风化物无定事仪。未有讲者毁禅禅者毁讲。达摩

12

受法天竺躬至中华。见此方学人多未得法。唯以名数为
解事相为行。欲令知月不在指法是我心。故但以心传心
不立文字。显宗破执。故有斯言。非离文字说解脱也。
故教授得意之者。即频赞金刚楞伽云。此二经是我心要
。今时弟子彼此迷源。修心者以经论为别宗。讲说者以
禅门为别法。闻谈因果修证。便推属经论之家。不知修
证正是禅门之本事。闻说即心即佛。便推属胸襟之禅。
不知心佛正是经论之本意(前叙有人难云。禅师何得讲
说。余今以此答也)今若不以权实之经论对配深浅禅宗
。焉得以教照心以心解教。二禅有诸宗互相违反者。今
集所述殆且百家。宗义别者犹将十室。谓江西荷泽北秀
南侁牛头石头保唐宣什及稠那天台等。立宗传法互相乖
阻。有以空为本。有以知为源。有云寂默方真。有云行
坐皆是。有云见今朝暮分别为作一切皆妄。有云分别为
作一切皆真。有万行悉存。有兼佛亦泯。有放任其志。
有拘束其心。有以经律为所依。有以经律为障道。非唯
泛语而乃礭言。礭弘其宗礭毁余类。争得和会也。问是
者即收。非者即拣。何须委曲和会。答或空或有。或性
或相。悉非邪僻。但缘各皆党己为是。斥彼为非。彼此
礭定。故须和会。问既皆非邪。即各任礭定。何必会之
。答至道归一精义无二。不应两存。至道非边了义不偏
。不应单取。故必须会之为一令皆圆妙。问以冰杂火势

13

不俱全。将矛刺盾功不双胜。诸宗所执既互相违。一是
则有一非。如何会令皆妙。答俱存其法俱遣其病。即皆
妙也。谓以法就人即难。以人就法即易。人多随情互执
。执即相违。诚如冰火相和矛盾相敌故难也。法本称理
互通。通即互顺自然。凝流皆水镮钏皆金故易也。举要
而言。局之则皆非。会之则皆是。若不以佛语各示其意
各收其长。统为三宗对于三教。则何以会为一代善巧俱
成要妙法门。各忘其情同归智海(唯佛所说即异而同。
故约佛经会三为一)三经如绳墨揩定邪正者。绳墨非巧
。工巧者必以绳墨为凭。经论非禅。传禅者必以经论为
准。中下根者但可依师。师自观根随分指授。上根之辈
悟须圆通。未究佛言何同佛见。问所在皆有佛经。任学
者转读勘会。今集禅要何必辨经。答此意即其次之文。
便是答此问也。四经有权实须依了义者。谓佛说诸经。
有随自意语。有随他意语。有称毕竟之理。有随当时之
机。有诠性相。有顿渐大小。有了义不了义。文或敌体
相违义必圆通无碍。龙藏浩汗何见旨归。故今但以十余
纸都决择之。令一时圆见佛意。见佛意后即备寻一藏。
即句句知宗。五量有三种勘契须同者。西域诸贤圣所解
法义。皆以三量为定。一比量。二现量。三佛言量。量
者。如度量升斗量物知定也。比量者。以因由譬喻比度
也。如远见烟必知有火。虽不见火亦非虚妄。现量者亲

14

自现见。不假推度。自然定也。佛言量者。以诸经为定
也。勘契须同者。若但凭佛语不自比度证悟自心者。只
是泛信。于己未益。若但取现量自见为定。不勘佛语。
焉知邪正。外道六师亲见所执之理修之亦得功用自谓为
正。岂知是邪。若但用比量者。既无圣教及自所见。约
何比度。比度何法。故须三量勘同方为决定。禅宗已多
有现比二量。今更以经论印之则三量备矣。六疑有多般
须具通决者。数十年中频有经论大德。问余曰。四禅八
定皆在上界。此界无禅。凡修禅者。须依经论引取上界
禅定而于此界修习。修习成者。皆是彼禅。诸教具明。
无出此者。如何离此别说禅门。既不依经即是邪道。又
有问曰。经云。渐修祇劫方证菩提。禅称顿悟刹那便成
正觉。经是佛语。禅是僧言。违佛遵僧。窃疑未可。又
有问曰。禅门要旨无是无非。涂割怨亲不嗔不喜。何以
南能北秀水火之嫌。荷泽洪州参商之隙。又有问曰。六
代禅宗师资传授禅法。皆云。内授密语外传信衣。衣法
相资以为符印。曹溪已后不闻此事。未审今时化人说密
语否。不说则所传者非达摩之法。说则闻者尽合得衣。
又有禅德。问曰。达摩传心不立文字。汝何违背先祖讲
论传经。近复问曰。净名已呵宴坐。荷泽每斥凝心。曹
溪见人结跏曾自将杖打起。今问。汝每因教诫即劝坐禅
。禅庵罗列遍于岩壑。乖宗违祖。吾窃疑焉。余虽随时

15

各已酬对。然疑者千万。愍其未闻。况所难之者情皆遍
执。所执各异。彼此互违。因决申疑复增已病。故须开
三门义。评一藏经。总答前疑无不通彻(下随相当文义
一一脚注。指之答此诸难。欲见答处。须检注文也)七
法义不同善须辨识者。凡欲明解诸法性相。先须辨得法
义。依法解义。义即分明。以义诠法。法即显著。今且
约世物明之。如真金随工匠等缘作镮钏碗盏种种器物。
金性必不变为铜铁。金即是法。不变随缘是义。设有人
问。说何物不变。何物随缘。只合答云金也。以喻一藏
经论义理。只是说心。心即是法。一切是义。故经云。
无量义者从一法生。然无量义统唯二种。一不变。二随
缘。诸经只说此心随迷悟缘成垢净凡圣烦恼菩提有漏无
漏等。亦只说此心垢净等时元来不变常自寂灭真实如如
等。设有人问。说何法不变。何法随缘。只合答云心也
。不变是性。随缘是相。当知性相皆是一心上义。今性
相二宗互相非者。良由不识真心。每闻心字将谓只是八
识。不知八识但是真心上随缘之义。故马鸣菩萨以一心
为法。以真如生灭二门为义。论云。依于此心显示摩诃
衍义。心真如是体。心生灭是相用。只说此心不虚妄故
云真。不变易故云如。是以论中一一云心真如心生灭。
今时禅者多不识义。故但呼心为禅。讲者多不识法。故
但约名说义。随名生执难可会通。闻心为浅闻性谓深。

16

或却以性为法以心为义。故须约三宗经论相对照之法义
既显。但归一心自然无诤。八心通性相名同义别者。诸
经或毁心是贼。制令断除。或赞心是佛。劝令修习。或
云善心恶心净心垢心贪心嗔心慈心悲心。或云托境心生
。或云心生于境。或云寂灭为心。或云缘虑为心。乃至
种种相违。若不以诸宗相对显示。则看经者何以辨之。
为当有多种心。为复只是一般心耶。今且略示名体。泛
言心者。略有四种。梵语各别翻译亦殊。一纥利陀耶。
此云肉团心。此是身中五藏心也(具如黄庭经五藏论说
也)

禅源诸诠集卷第二

  二缘虑心。此是八识。俱能缘虑自分境故(色是眼
识境。乃至根身种子器世界是阿赖耶识之境。各缘一分
。故云自分)此八各有心所善恶之殊。诸经之中。目诸
心所总名心也。谓善心恶心等。三质多耶。此云集起心
。唯第八识。积集种子生起现行故(黄庭经五藏论。目
之为神。西国外道。计之为我。皆是此识)四干栗陀耶
。此云坚实心。亦云贞实心。此是真心也。然第八识无
别自体。但是真心以不觉故。与诸妄想有和合不和合义
。和合义者。能含染净目为藏识。不和合者。体常不变

17

目为真如。都是如来藏。故楞伽云。寂灭者名为一心。
一心者即如来藏。如来藏亦是在缠法身。如胜鬘经说。
故知四种心本同一体。故密严经云。佛说如来藏(法身
在缠之名)以为阿赖耶(藏识)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
(有执真如与赖耶体别者。是恶慧)如来清净藏世间阿
赖耶。如金与指镮展转无差别(指镮等喻赖耶。金喻真
如。都名如来藏)然虽同体。真妄义别本末亦殊。前三
是相后一是性。依性起相盖有因由。会相归性非无所以
。性相无碍都是一心。迷之即触面向墙。悟之即万法临
镜。若空寻文句。或信胸襟。于此一心性相如何了会。
九悟修顿渐似反而符者。谓诸经论及诸禅门。或云先因
渐修功成。豁然顿悟。或云先须顿悟方可渐修。或云由
顿修故渐悟。或云悟修皆渐。或云皆顿。或云法无顿渐
顿渐在机。如上等说。各有意义。言以反者。谓既悟即
成佛本无烦恼名为顿者。即不应修断。何得复云渐修。
渐修即是烦恼未尽。因行未圆。果德未满。何名为顿。
顿即非渐。渐即非顿。故云相反。如下对会。即顿渐非
唯不相乖。反而乃互相资也。十师资传授须识药病者。
谓承上传授方便皆先开示本性。方令依性修禅。性不易
悟多由执相。故欲显性先须破执。破执方便须凡圣俱泯
功过齐祛。戒即无犯无持。禅即无定无乱。三十二相都
是空花。三十七品皆为梦幻。意使心无所著。方可修禅

18

。后学浅识。便但只执此言为究竟道。又以修习之门人
多放逸。故复广说欣厌毁责贪恚赞叹勤俭调身调息粗细
次第。后人闻此又迷本觉之用。便一向执相。唯根利志
坚者。始终事师方得悟修之旨。其有性浮浅者。才闻一
意即谓已足。仍恃小慧便为人师。未穷本末多成偏执。
故顿渐门下相见如仇仇。南北宗中相敌如楚汉。洗足之
诲。摸象之喻。验于此矣。今之所述。岂欲别为一本集
而会之。务在伊圆三点。三点各别既不成伊。三宗若乖
焉能作佛。故知欲识传授药病。须见三宗不乖。须解三
种佛教(前叙有人难云。禅师何得讲说。余今总以此十
意答也。故初已叙西域祖师皆弘经论耳也)

  上来十意理例昭然。但细对详禅之三宗教之三种。
如经斗称足定浅深。先叙禅门。后以教证。禅三宗者。
一息妄修心宗。二泯绝无寄宗。三直显心性宗。教三种
者。一密意依性说相教。二密意破相显性教。三显示真
心即性教。右此三教如次同前三宗相对一一证之。然后
总会为一味。今且先叙弹宗。初息妄修心宗者。说众生
虽本有佛性。而无始无明覆之不见故轮回生死。诸佛已
断妄想故见性了了。出离生死神通自在。当知凡圣功用
不同。外境内心各有分限。故须依师言教背境观心息灭
妄念。念尽即觉悟无所不知。如镜昏尘。须勤勤拂拭。

19

尘尽明现即无所不照。又须明解趣入禅境方便。远离愦
闹住闲静处。调身调息跏趺宴默。舌拄上齶心注一境。
南侁北秀保唐宣什等门下。皆此类也。牛头天台惠稠求
那等。进趣方便迹即大同。见解即别。二泯绝无寄宗者
。说凡圣等法。皆如梦幻都无所有。本来空寂非今始无
。即此达无之智亦不可得。平等法界无佛。无众生。法
界亦是假名。心既不有。谁言法界无修不修无佛不佛。
设有一法胜过涅槃。我说亦如梦幻。无法可拘无佛可作
。凡有所作皆是迷妄。如此了达本来无事。心无所寄方
免颠倒。始名解脱。石头牛头下至径山。皆示此理。便
令心行与此相应。不令滞情于一法上。日久功至尘习自
亡。则于怨亲苦乐一切无碍。因此便有。一类道士儒生
闲僧泛参禅理者。皆说此言。便为臻极不知此宗。不但
以此言为法。荷泽江西天台等门下亦说此理。然非所宗
。三直显心性宗者。说一切诸法若有若空皆唯真性。真
性无相无为。体非一切。谓非凡非圣非因非果非善非恶
等。然即体之用而能造作种种。谓能凡能圣现色现相等
。于中指示心性。复有二类。一云。即今能语言动作贪
嗔慈忍造善恶受苦乐等。即汝佛性。即此本来是佛。除
此无别佛也。了此天真自然。故不可起心修道。道即是
心。不可将心还修于心。恶亦是心。不可将心还断于心
。不断不修任运自在。方名解脱。性如虚空不增不减。

20

何假添补。但随时随处息业。养神圣胎增长。显发自然
神妙。此即是为真悟真修真证也。二云诸法如梦。诸圣
同说。故妄念本寂尘境本空。空寂之心灵知不昧。即此
空寂之知。是汝真性。任迷任悟心本自知。不藉缘生不
因境起。知之一字众妙之门。由无始迷之故。妄执身心
为我起贪嗔等念。若得善友开示。顿悟空寂之知。知且
无念无形。谁为我相人相。觉诸相空心自无念。念起即
觉。觉之即无修行妙门唯在此也。故虽备修万行。唯以
无念为宗。但得无念知见。则爱恶自然淡泊。悲智自然
增明。罪业自然断除。功行自然增进。既了诸相非相。
自然无修之修。烦恼尽时生死即绝。生灭灭已。寂照现
前应用无穷。名之为佛。然此两家皆会相归性。故同一
宗。然上三宗中。复有遵教慢教。随相毁相。拒外难之
门户。接外众之善巧。教弟子之仪轨。种种不同。皆是
二利行门各随其便。亦无所失。但所宗之理即不合有二
。故须约佛和会也。次下判佛教总为三种者。一密意依
性说相教(佛见三界六道悉是真性之相。但是众生迷性
而起。无别自体。故云依性。然根钝者卒难开悟。故目
随他所见境相说法渐度。故云说相说。未彰显故云密意
也)此一教中自有三类。一人天因果教。说善恶业报令
知因果不差。惧三途苦求人天乐。修施戒禅定等一切善
行。得生人道天道乃至色界无色界。此名人天教。二说

21

断惑灭苦乐教。说三界不安皆如火宅之苦。令断业惑之
集。修道证灭以随机故。所说法数一向差别。以拣邪正
。以辨凡圣。以分忻厌。以明因果。说众生五蕴都无我
主。俱是形骸之色。思虑之心。从无始来因缘力故。念
念生灭相续无穷。如水涓涓。如灯焰焰。身心假合似一
似常。凡愚不觉执之为我。宝此我故即起贪(贪名利荣
我)嗔(嗔违情境恐侵损我)痴(触向错解非理计校)
等三毒。三毒击于意识。发动身口造一切业。业成难逃
(影随形响应声)故受五道苦乐等身(此是别业所感)
三界胜劣等处(所居处此是共业所感)于所受身还执为
我。还起贪等造业受报。身则生老病死。死而还生。界
则成住坏空。空而复成。劫劫生生轮回不绝。无始无终
如级井轮。都由不了此身本不是我(此上皆是前人天教
中世界因果也。前但令厌下忻上。未说三界皆可厌患。
又未破我。今具说之。即苦集二谛也。下破我执令修灭
道二谛。明出世因果。故名四谛教)不是我者。此身本
因色心和合为相。今推寻分析。色有地水火风之四类。
心有受(领纳好恶之事)想(取像)行(造作一切)识
(一一了别)之四类(此四与色都名五蕴)若皆是我。
即成八我。况色中复有三百六十段骨。段段各别皮毛筋
肉肝心肺肾各不相是(皮不是毛等)诸心数等亦各不同
。见不是闻。喜不是怒。既有此众多之物。不知定取何

22

者为我。若皆是我。我即百千一身之中多主纷乱。离此
之外复无别法。翻覆推我皆不可得。便悟此身心等俱是
众缘似和合相元非一体。似我人相元非我人。为谁贪嗔
。为谁杀盗。谁修戒施。谁生人天(知苦集也)遂不滞
心于三界有漏善恶(断集谛也)但修无我观智(道谛)
以断贪等止息诸业。证得我空真如。得须陀洹果。乃至
灭尽患累得阿罗汉果(灭谛)灰身灭智永离诸苦(诸阿
含等六百一十八卷经。婆沙俱舍等六百九十八卷论。皆
唯说此小乘及前人天因果。部帙虽多理不出此也)三将
识破境教(说前所说境相。若起若灭。非唯无我。亦无
如上等法。但是情识虚妄变起。故云将识破境也)说上
生灭等法不关真如。但各是众生无始已来法尔有八种识
。于中第八藏识。是其根本。顿变根身器界种子。转生
七识。各能变现自分所缘(眼缘色。乃至七缘八见。八
缘根种器界)此八识外都无实法。问如何变耶。答我法
分别熏习力故。诸识生时变似我法。六七二识无明覆故
。缘此执为实我实法。如患(病重心昏见异色人物)梦
(梦相所见可知)者。患梦力故。心似种种外境相现。
梦时执为实有外物。寤来方知唯梦所变。我此身相及于
外境。亦复如是。唯识所变。迷故执有我及诸境。既悟
本无我法唯有心识。遂依此二空之智。修唯识观及六度
四摄等行。渐渐伏断烦恼所知二障。证二空所显真如。

23

十地圆满。转八识成四智菩提也。真如障尽。成法性身
大涅槃也。解深密等数十本经。瑜伽唯识数百卷论。所
说之理。不出此也。此上三类都为第一密意依性说相教
。然唯第三将识破境教。与禅门息妄修心宗而相扶会。
以知外境皆空故不修外境事相。唯息妄修心也。息妄者
。息我法之妄。修心者。修唯识之心。故同唯识之教。
既与佛同。如何毁他渐门息妄看净时时拂拭凝心住心专
注一境及跏趺调身调息等也。此等种种方便。悉是佛所
劝赞。净名云。不必坐不必不坐。坐与不坐任逐机宜。
凝心运心各量习性。当高宗大帝乃至玄宗朝时。圆顿本
宗未行北地。唯神秀禅师大扬渐教。为二京法主三帝门
师。全称达摩之宗。又不显即佛之旨。曹溪荷泽。恐圆
宗灭绝。遂呵毁住心伏心等事。但是除病。非除法也。
况此之方便本是五祖大师教授。各皆印可为一方师。达
摩以壁观教人安心。外止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
入道。岂不正是坐禅之法。又庐山远公与佛陀耶舍二梵
僧所译达摩禅经两卷。具明坐禅门户渐次方便。与天台
及佚秀门下意趣无殊。故四祖数十年中胁不至席。即知
了与不了之宗。各由见解深浅。不以调与不调之行而定
法义。偏圆但自随病对治。不须赞此毁彼(此注通前叙
。有人问难余云。何以劝坐禅者。余今以此答也)二密
意破相显性教(据真实了义。即妄执本空更无可破。无

24

漏诸法本是真性。随缘妙用永不断绝。又不应破。但为
一类众生执虚妄相障真实性难得玄悟。故佛且不拣善恶
垢净性相一切呵破。以真性及妙用不无。而且云无。故
云密意。又意在显性。语乃破相。意不形于言中。故云
密也)说前教中所变之境既皆虚妄。能变之识岂独真实
。心境互依空而似有故也。且心不孤起。托境方生。境
不自生。由心故现。心空即境谢。境灭即心空。未有无
境之心。曾无无心之境。如梦见物似能见所见之殊。其
实同一虚妄都无所有。诸识诸境亦复如是。以皆假托众
缘无自性故。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
是空者。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是故空中无色。无眼耳鼻
舌身意。无十八界。无十二因缘。无四谛。无智。亦无
得。无业。无报。无修。无证。生死涅槃平等如幻。但
以不住一切无执无著而为道行。诸部般若千余卷经。及
中百门等。三论广百论等。皆说此也(智度论百卷。亦
说此理。但论主通达不执。故该收大小乘法相[淴-心
+目]同后一真性宗)此教与禅门泯绝无寄宗全同。既
同世尊所说菩萨所弘。云何渐门禅主及讲习之徒。每闻
此说。即谤云。拨无因果。佛自云。无业无报。岂邪见
乎。若云佛说此言自有深意者。岂禅门此说无深意耶。
若云我曾推征觉无深意者。自是汝遇不解之流。但可嫌
人。岂可斥法。此上一教据佛本意虽不相违。然后学所

25

传多执文迷旨。或各执一见彼此相非。或二皆泛信浑沌
不晓。故龙树提婆等菩萨。依破相教广说空义。破其执
有令洞然解于真空。真空者是不违有之空也。无著天亲
等菩萨。依唯识教广说名相。分析性相不同染净各别。
破其执空令历然解于妙有。妙有者是不违空之有也。虽
各述一义而举体圆具。故无违也。问若尔何故已后有清
辨护法等诸论师互相破耶。答此乃是相成。不是相破。
何者。以末学人根器渐钝互执空有故。清辨等破定有之
相。令尽彻至毕竟真空。方乃成彼缘起妙有。护法等破
断灭偏空意存妙有。妙有存故。方乃是彼无性真空。文
即相破。意即相成(叙前疑南北禅门相竞今于此决也)
由妙有真空有二义故。一极相违义。谓互相害全夺永尽
。二极相顺义。谓冥合一相举体全摄。若不相夺全尽无
。以举体全收故极相违方极顺也。龙树无著等就极顺门
故相成。清辨护法等据极违门故相破。违顺自在成破无
碍。即于诸法无不和会耳。哀哉此方两宗后学经论之者
。相非相斥不异仇仇。何时得证无生法忍。今顿渐禅者
亦复如是。努力通鉴勿偏局也。问西域先贤相破。既是
相成。岂可此方相非便成相嫉。答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各各观心各各察念。留药防病不为健人。立法防奸不为
贤士。三显示真心即性教(直指自心即是真性。不约事
相而示。亦不约心相而示。故云即性。不是方便隐密之

26

意。故云显示也)此教说一切众生皆有空寂真心。无始
本来性自清净(不因断惑成净。故云性净。宝性论云。
清净有二。一自性清净。二离垢清净。胜鬘云。自性清
净心难可了知。此心为烦恼所染。亦难可了知。释云。
此心超出前空有二宗之理。故难可了知也)明明不昧了
了常知(下引佛说)尽未来际常住不灭。名为佛性。亦
名如来藏。亦名心地(达摩所传是此心也)从无始际妄
想翳之。不自证得耽着生死。大觉愍之出现于世。为说
生死等法一切皆空。开示此心全同诸佛。如华严经出现
品云。佛子。无一众生而不具有如来智慧。俱以妄想执
着而不证得。若离妄想。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即
得现前譬如有大经卷(喻佛智慧)量等三千大千世界(
智体无边廓周法界)书写三千大千世界中事一切皆尽(
喻体上本有恒沙功德恒沙妙用也)。此大经卷。虽复量
等大千世界。而全住在一微尘中(喻佛智。全在众生身
中圆满具足也)如一微尘(举一众生为例)一切微尘皆
亦如是。时有一人。智慧明达(喻世尊也)具足成就清
净天眼。见此经卷在微尘内(天眼力隔障见色。喻佛眼
力隔烦恼见佛智也)于诸众生无少利益(喻迷时都不得
其用。与无不别)即起方便破彼微尘(喻说法除障)出
此大经卷。令诸众生普得饶益(云云乃至)如来智慧亦
复如是。无量无碍普能利益一切众生(合书写三千世界

27

事)具足在于众生身中(合微尘中)但诸凡愚妄想执着
。不知不觉不得利益。尔时如来以无障碍清净智眼。普
观法界一切众生。而作是言。奇哉奇哉。此诸众生。云
何具有如来智慧。愚痴迷惑不知不见。我当教以圣道。
令其永离妄想执着。自于身中得见如来广大智慧与佛无
异。即教彼众生修习圣道(六波罗蜜三十七道品等)令
离妄想。离妄想已证得如来无量智慧利益安乐一切众生
。问上既云性自了了常知。何须诸佛开示。答此言知者
。不是证知。意说真性不同虚空木石。故云知也。非如
缘境分别之识。非如照体了达之智。直是一真如之性。
自然常知。故马鸣菩萨云。真如者自体真实识知。华严
回向品亦云。真如照明为性。又据问明品说。知与智异
。智局于圣不通于凡。知即凡圣皆有。通于理智。故觉
首等九菩萨问文殊师利言。云何佛境界智(证悟之智)
云何佛境界知(本有真心)文殊答智云。诸佛智自在三
世无所碍(过去未来现在事。无不了达。故自在无碍)
答知云。非识所能识(不可识识者。以识属分别。分别
即非真知。真知唯无念。方见也)亦非心境界(不可以
智知。谓若以智证之。即属所证之境。真知非境界。故
不可以智证。瞥起照心。即非真知也。故经云。自心取
自心。非幻成幻法。论云。心不见心。荷泽大师云。拟
心即差。故北宗看心是失真旨。心若可看。即是境界。

28

故此云非心境界)其性本清净(不待离垢惑方净。不待
断疑浊方清。故云本清净也。就宝性论中。即拣非离垢
之净。是彼性净。故云。其性本清净)开示诸群生(既
云。本净不待断障。即知群生本来皆有。但以惑翳而不
自悟。故佛开示皆令悟入。即法华中开示悟入佛之知见
。如上所引。佛本出世只为此事也。彼云。使得清净者
。即宝性中离垢清净也。此心虽自性清净。终须悟修方
得性相圆净。故数十本经论。皆说二种清净二种解脱。
今时学浅之人。或只知离垢清净。离垢净解脱。故毁禅
门即心即佛。或只知自性清净。性净解脱。故轻于教相
。斥于持律。坐禅调伏等行不知必须顿悟自性清净性自
解脱。渐修令得离垢清净。离障解脱。成圆满清净究竟
解脱。若身若心无所壅滞。同释迦佛也)

  宝藏论亦云。知有有坏。知无无败(此皆能知有无
之智)真知之知。有无不计(既不计有无即自性无分别
之知)如是开示灵知之心。即是真性与佛无异。故显示
真心即性教也。华严密严圆觉佛顶胜鬘如来藏法华涅槃
等四十余部经。宝性佛性起信十地法界涅槃等十五部论
。虽或顿或渐不同。据所显法体皆属此教。全同禅门第
三直显心性之宗。既马鸣标心为本源。文殊拣知为真体
。如何破相之党。但云寂灭不许真知。说相之家。执凡

29

异圣不许即佛。今约佛教判定正为斯人。故前叙西域传
心多兼经论无二途也。但以此方迷心执文以名为体故。
达摩善巧拣文传心。标举其名(心是名也)默示其体(
知是心也)喻以壁观(如上所叙)令绝诸缘。问诸缘绝
时有断灭否。答虽绝诸念亦不断灭。问以何证验云不断
灭。答了了自知言不可及。师即印云。只此是自性清净
心。更勿疑也。若所答不契。即但遮诸非更令观察。毕
竟不与他先言知字。直待自悟方验实。是亲证其体。然
后印之令绝余疑。故云。默传心印。所言默者。唯默知
字。非总不言。六代相传皆如此也。至荷泽时他宗竞播
。欲求默契不遇机缘。又思惟达摩悬丝之记(达摩云。
我法第六代后。命如悬丝)恐宗旨灭绝。遂明言知之一
字众妙之门。任学者悟之浅深。且务图宗教不断。亦是
此国大法运数所至。一类道俗合得普闻故感应如是。其
默传者余人不知。故以袈裟为信。其显传者学徒易辨。
但以言说除疑。况既形言足可引经论等为证(前叙外难
云。今时传法者说密语否。今以此答也。法是达摩之法
。故闻者浅深皆益。但昔密而今显。故不名密语。岂可
名别法亦别耶)问悟此心已如何修之。还依初说相教中
令坐禅否。答此有二意。谓昏沉厚重难可策发。掉举猛
利不可抑伏。贪嗔炽盛触境难制者。即用前教中种种方
便随病调伏。若烦恼微溥慧解明利。即依本宗本教一行

30

三昧。如起信云。若修止者。住于静处端身正意不依气
息形色。乃至唯心无外境界。金刚三昧经云。禅即是动
不动不禅是无生禅。法句经云。若学诸三昧。是动非坐
禅。心随境界流。云何名为定。净名云。不起灭定现诸
威仪(行住坐卧)不于三界现身意。是为宴坐。佛所印
身。据此即以答。三界空花四生梦寐。依体起行修而无
修。尚不住佛不住心。谁论上界下界(前叙难云。据教
须引上界定者。以管窥天但执权宗之说。见此了教理应
怀惭而退)然此教中以一真心性对染净诸法。全拣全收
。全拣者。如上所说。俱克体直指灵知。即是心性。余
皆虚妄。故云。非识所识。非心境等。乃至非性非相。
非佛非众生离四句绝百非也。全收者。染净诸法无不是
心。心迷故妄起惑业。乃至四生六道杂秽国界。心悟故
从体起用。四等六度乃至四辨十力妙身净刹。无所不现
。既是此心现起诸法。诸法全即真心。如人梦所现事。
事事皆人。如金作器。器器皆金。如镜现影。影影皆镜
(梦对妄想业报。器喻修行。影喻应化)故华严云。知
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起信论云。三界
虚伪唯心所作。离心则无六尘境界。乃至一切分别。即
分别自心。心不见心。无相可得。故一切法如镜中相。
楞伽云。寂灭者名为一心。一心者名如来藏。能遍兴造
一切趣生。造善造恶受苦受乐。与因俱故知一切无非心

31

也。全拣门摄前第二破相教。全收门摄前第一说相教。
将前望此。此则迥异于前。将此摄前。前则全同于此。
深必该浅。浅不至深。深者直显出真心之体。方于中拣
一切收一切也。如是收拣自在性相无碍。方能于一切法
悉无所住。唯此名为了义。更有心性同异顿渐违妨。及
所排诸家言教部帙次第。述作大意悉在下卷。

禅源诸诠集卷第三

  上之三教。摄尽佛一代所说之经。及诸菩萨所造之
论。细寻法义。便见三义全殊。一法无别。就三义中。
第一第二空有相对。第三第一性相相对。皆条然易见。
唯第二第三破相与显性相对。讲者禅者同迷。皆谓同是
一宗一教。皆以破相便为真性。故今广辨空宗性宗有其
十异。一法义真俗异。二心性二名异。三性字二体异。
四真智真知异。五有我无我异。六遮诠表诠异。七认名
认体异。八二谛三谛异。九三性空有异。十佛德空有异
。初法义真俗异者。空宗缘未显真灵之性故。但以一切
差别之相为法。法是俗谛。照此诸法。无为无相。无生
无灭。无增无减等为义。义是真谛。故智度论以俗谛为
法无碍辩。以真谛为义无碍辩。性宗则以一真之性为法
。空有等种种差别为义。故经云。无量义者从一法生。

32

华严十地亦云。法者知自性。义者知生灭。法者知真谛
。义者知俗谛。法者知一乘。义者知诸乘。如是十番释
法义二无碍义。皆以法为真谛。以义为俗谛。二心性二
名异者。空宗一向目诸法本源为性。性宗多目诸法本源
为心。目为性者诸论多同。不必叙述目为心者。胜鬘云
。自性清净心。起信云。一切法从本以来离言说名字心
缘等相。乃至唯是一心。楞伽云。坚实心。良由此宗所
说本性不但空寂而乃自然常知。故应目为心也。三性字
二体异者。空宗以诸法无性为性。性宗以灵明常住不空
之体为性。故性字虽同。而体异也。四真智真知异者。
空宗以分别为知。无分别为智。智深知浅。性宗以能证
圣理之妙慧为智。以该于理。智通于凡圣之灵。性为知
。知通智局。上引问明品已自分别。况十回向品说真如
云。照明为性。起信说。真如自体真实识知。五有我无
我异者。空宗以有我为妄。无我为真。性宗以无我为妄
。有我为真。故涅槃经云。无我者名为生死。有我者名
为如来。又云。我计无我是颠倒法。乃至广破二乘无常
无我之见。如春池执砾为宝。广赞常乐我净而为究竟。
乃至云无我法中有真我(良由众生迷自真我。妄执五蕴
为我。故佛于大小乘法相及破相教中破之云无。今于性
宗直明实体。故显之云有也)。六遮诠表诠异者。遮谓
遣其所非。表谓显其所是。又遮者拣却诸余。表者直示

33

当体。如诸经所说真妙理性。每云。不生不灭。不垢不
净。无因无果。无相无为。非凡非圣。非性非相等。皆
是遮诠(诸经论中。每以非字非却诸法。动即有三十五
十个非字也。不字无字亦尔。故云绝百非)若云知见觉
。照灵鉴光明。朗朗昭昭。惺惺寂寂等。皆是表诠。若
无知见等体。显何法为性。说何法不生灭等。必须认得
见今了然。而知即是心性。方说此知不生不灭等。如说
盐云不淡是遮。云碱是表。说水云不干是遮。云湿是表
。诸教每云绝百非者。皆是遮词直显一真。方为表语。
空宗之言但是遮诠。性宗之言有遮有表。但遮者未了。
兼表者乃的。今时学人皆谓。遮言为深。表言为浅。故
唯重非心非佛。无为无相。乃至一切不可得之言。良由
但以遮非之词为妙。不欲亲自证认法体。故如此也(悟
息后即任遮表临时)七认名认体异者。谓佛法世法一一
皆有名体。且如世间称大不过四物。如智论云。地水火
风是四物名。坚湿暖动是四物体。今且说水。设有人问
。每闻澄之即清。混之即浊。堰之即止。决之即流。而
能溉灌万物洗涤万秽。此是何物(举功能义用而问也)
答云。是水(举名答也)愚者认名便谓已解。智者应更
问云。何者是水(征其体也)答云。湿即是水(克体指
也。此一言便定更无别字可替也。若云水波清浊凝流是
水 何异他所问之词)佛法亦尔。设有人问。每闻诸经

34

云。迷之即垢。悟之即净。纵之即凡。修之即圣。能生
世间出世间一切诸法。此是何物(举功能义用而问也)
答云。是心(举名答也)愚者认名便谓已识。智者应更
问。何者是心(征其体也)答知即是心(指其体也。此
言最的。余字不如。若云非性非相能语言运动等是心者
。何异他所问词也)以此而推水之名体。各唯一字。余
皆义用。心之名体亦然。湿之一字贯于清浊等万用万义
之中。知之一字亦贯于贪嗔慈忍善恶苦乐万用万义之处
。今时学禅人多疑云。达摩但说心。荷泽何以说知。如
此疑者。岂不似疑云比只闻井中有水。云何今日忽觉井
中湿耶。思之思之。直须悟得水是名不是。湿湿是水不
是名。即清浊水波凝流。无义不通也。以例心是名不是
知。知是心不是名。即真妄垢净善恶。无义不通也。空
宗相宗为对。初学及浅机。恐随言生执。故但标名而遮
其非。唯广以义用而引其意。性宗对久学及上根令忘言
认体。故一言直示(达摩云。指一言以直示。后人意不
解寻思。何者是一言。若云即心是佛是一言者。此是四
言。何为名一也)认得体已。方于体上照察义用。故无
不通矣。八二谛三谛异者。空宗所说世出世间一切诸法
不出二谛。学者皆知。不必引释。性宗则摄一切性相及
自体总为三谛。以缘起色等诸法为俗谛。缘无自性诸法
即空为真谛(此与空宗相宗一谛。义无别也)一真心体

35

。非空非色。能空能色。为中道第一义谛。其犹明镜。
亦具三义。镜中影像。不得呼青为黄。妍媸各别。如俗
谛影无自性一一全空。如真谛其体常明。非空非青黄。
能空能青黄。如第一义谛。具如璎珞大品本业等经所说
。故天台宗依此三谛修三止三观。成就三德也。九三性
空有异者。三性谓遍计所执性(妄情于我及一切法周遍
计度。一一执为实有。如痴孩镜中见人面像执为有命质
碍骨肉等)依地起性(此所执法。依他众缘相因而起。
都无自性。唯是虚相。如镜中影像也)圆成实性(本觉
真心始觉显现。圆满成就。真实常住。如镜之明)空宗
云。诸经每说有者。即约遍计依他。每说空者。即是圆
成实性。三法皆无性也。性宗即三法。皆具空有之义。
谓遍计情有理无。依他相有性无。圆成情无理有。相无
性有。十佛德空有异者。空宗说佛以空为德。无有少法
是名菩提。色见声求皆行邪道。中论云。非阴不离阴。
此彼不相在。如来不有阴。何处有如来。离一切相即名
诸佛。性宗则一切诸佛自体。皆有常乐我净。十身十智
真实功德。相好通光一一无尽。性自本有不待机缘。十
异历然二门焕矣。虽分教相亦勿滞情。三教三宗是一味
法。故须先约三种佛教证三宗禅心。然后禅教双忘心佛
俱寂。俱寂即念念皆佛。无一念而非佛心。双忘即句句
皆禅。无一句而非禅教。如此则自然闻泯绝无寄之说。

36

知是破我执情。闻息妄修心之言。知是断我习气。执情
破而真性显。即泯绝是显性之宗。习气尽而佛道成。即
修心是成佛之行。顿渐空有既无所乖。荷泽江西秀能岂
不相契。若能如是通达。则为他人说无非妙方。闻他人
说无非妙药。药之与病。只在执之与通。故先德云。执
则字字疮疣。通则文文妙药。通者了三宗不相违也。问
前云。佛说顿教渐教。禅开顿门渐门。未审三种教中何
顿何渐。答法义深浅已备尽于三种。但以世尊说时仪式
不同。有称理顿说。有随机渐说。故复名顿教渐教。非
三教外别有顿渐。渐者为中下根即时未能信悟圆觉妙理
者。且说前人天小乘乃至法相(上皆第一教也)破相(
第二教也)待其根器成熟。方为说于了义。即法华涅槃
等经是也(此及下逐机顿教合为第三教也。其化仪顿即
总摄三般。西域此方古今诸德。所判教为三时五时者。
但是渐教一类。不摄华严经等)顿者复二。一逐机顿。
二化仪顿。逐机顿者。遇凡夫上根利智。直示真法。闻
即顿悟全同佛果。如华严中初发心时即得阿耨菩提。圆
觉经中观行成时即成佛道。然始同前二教中行门。惭除
凡习渐显圣德。如风激动大海不能现像。风若顿息则波
浪渐停影像渐显也(风喻迷情。海喻心性。波喻烦恼。
影喻功用。起信论中一一配合)即华严一分及圆觉佛顶
密严胜鬘如来藏之类二十余部经是也。遇机即说不定初

37

后与禅门第三直显心性宗全相同也。二化仪顿。谓佛初
成道。为宿世缘熟上根之流。一时顿说性相理事。众生
万惑。菩萨万行。贤圣地位诸佛万德。因该果海。初心
即得菩提。果彻因源。位满犹称菩萨。此唯华严一经及
十地论。名为圆顿教。余皆不备。(前叙外难云。顿悟
成佛是违经者。余今于此通了)其中所说。诸法是全一
心之证法。一心是全诸法之一心。性相圆融一多自在。
故诸佛与众生交彻。净土与秽土融通。法法皆彼此互收
。尘尘悉包含世界。相入相即无碍镕融。具十玄门重重
无尽。名为无障碍法界。此上顿渐皆就佛约教而说。若
就机约悟修说者。意又不同。如前所叙诸家。有云。先
因渐修功成而豁然顿悟(犹如伐木片片渐斫一时顿倒。
亦如远诣都城。步步渐行。一日顿到也)有云。因顿修
而渐悟(如人学射。顿者箭箭直注意在中的。渐者日久
方始渐亲渐中。此说运心顿修。不言功行顿毕)有云。
因渐修而渐悟(如登九层之台。足履渐高。所见渐远。
故有人云。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等者。皆说证悟
也。有云。先须顿悟方可渐修者。此约解悟也(约断障
说。如日顿出霜露渐消。约成德说。如孩子生。即顿具
四肢六根。长即渐成志气功业)故华严说。初发心时即
成正觉。然后三贤十圣次第修证。若未悟而修非真修也
(良以非真流之行无以称真。何有修真之行不从真起。

38

故彼经说。若未闻说此法。多劫修六度行。毕竟不能证
真也)有云。顿悟顿修者。此说上上智根性乐欲俱胜(
根胜故悟欲胜故修)一闻千悟得大总持。一念不生前后
际断(断障如斩一綟丝。万条顿断。修德如染一綟丝。
万条顿色也。荷泽云。见无念体不逐物生。又云。一念
与本性相应。便具河沙功德。八万四千波罗蜜门。一时
齐用也)此人三业唯独自明了。余人所不见(金刚三昧
经云。空心不动具六波罗蜜。法华亦说。父母所生眼耳
彻见三千界等也)且就事迹而言之。如牛头融大师之类
也。此门有二意。若因悟而修。即是解悟。若因修而悟
。即是证悟。然上皆只约今生而论。若远推宿世则唯渐
无顿。今顿见者。已是多生渐熏而发现也。有云。法无
顿渐。顿渐在机者。诚哉此理。固不在言。本只论机。
谁言法体顿渐义意有此多门。门门有意。非强穿凿。况
楞伽四渐四顿(义与渐修顿悟相类)此犹不敢繁云。比
见时辈论者。但有顿渐之言。都不分析。就教有化仪之
顿渐。应机之顿渐。就人有教授方便之顿渐。根性悟入
之顿渐。发意修行之顿渐。于中唯云先顿悟后渐修。似
违反也。欲绝疑者。岂不见日光顿出霜露渐消。孩子顿
生(四肢六根即具)志气渐立(肌肤人物业艺皆渐成也
)猛风顿息波浪渐停。明良顿成礼乐渐学(如高贵子孙
。于小时乱没落为奴。生来自不知贵时清父母访得当日

39

全身是贵人。而行迹去就不可顿改。故须渐学)是知顿
渐之义。甚为要矣。然此文本意。虽但叙禅诠缘达摩一
宗。是佛法通体。诸家所述又各不同。今集为一藏都成
理事具足。至于悟解修证门户。亦始终周圆。故所叙之
顿渐须备尽其意。令血脉连续本末有绪。欲见本末纶绪
。先须推穷。此上三种顿说渐说教中所诠之法。本从何
来。见在何处。又须仰观诸佛说此教意。本为何事。即
一大藏经始终本末。一时洞然明了也。且推穷教法从何
来者。本从世尊一真心体流出。展转至于当时人之耳。
今时人之目。其所说义。亦只是凡圣所依。一真心体随
缘流出。展转遍一切处遍一切众生身心之中。但各于自
心静念如理思惟。即如是如是而显现也(华严云。如是
如是思惟。如是如是显现也)次观佛说经本意者。世尊
自云。我本意唯为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一大事者。
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乃至入佛知见道故。诸有所作常为
一事。唯以佛之知见示悟众生。无有余乘若二若三。三
世十方诸佛法亦如是。虽以无量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
言词而为众生演说诸法。是法皆为一佛乘故。故我于菩
提树下初成正觉。普见一切众生皆成正觉。乃至普见一
切众生皆般涅槃(华严妙严品云。佛在摩竭提国菩提场
中始成正觉。其地坚固金刚所成。其菩提树高广严显。
出现品云。如来成正觉时。普见众生等。一一如文)普

40

见一切众生贪恚痴诸烦恼中。有如来身智常无染污德相
备足(如来藏经文也)无一众生而不具有如来智慧。但
以妄想执着而不证得。我欲教以圣道令其永离妄想。自
于身中得见如来广大智慧如我无异(华严出现品文也。
唯改当字为欲字。令顺语势也。法华亦云。我本立誓愿
。欲令一切众。如我等无异)遂为此等众生于菩提场。
称于大方广法界。敷演万德因华以严本性。令成万德佛
果。其有往劫与我同种善根。曾得我于劫海中以四摄法
而摄受者(亦妙严品文也)始见我身(频呻三昧卢含那
身)闻我所说(说上华严)即皆信受入如来慧。乃至逝
多林我入师子频呻三昧。大众皆证法界。除先修习学小
乘者(佛在法华会说。昔在华严会中。五百声闻如聋如
盲。不见佛境界。不闻圆融法。是也。次云。我今亦令
得闻此经入于佛慧。即直至四十年后法华会中皆得授记
。是也)及溺贪爱之水等者(亦出现品云。如来智慧唯
于二处不能为作生长利益。所谓二乘。堕于无为广大深
坑。及坏善根非器众生。溺大邪见贪爱之水。然亦于彼
曾无厌舍。释曰。即华严所说学小乘者。法华会中还得
授记。及不在此会亦展转令与授记是。此云不厌舍也)
如是众生。诸根钝着。乐痴所盲。难可度脱。我于三七
日。思惟如是事。我若但为赞于佛乘。彼即没在苦。毁
谤不信故。疾入于恶道。若以小乘化。乃至于一人。我

41

即堕悭贪。此事为不可。进退难为。遂寻念过云佛所行
方便力。方知过去诸佛皆以小乘引诱。然后令人究竟一
乘。故我今所得道。亦应说三乘。我如是思惟时。十方
佛皆现梵音慰喻我。善哉释迦文。第一之导师。得是无
上法。随诸一切佛。而用方便力。我闻慰喻随顺诸佛意
故。方往波罗奈国转四谛法轮。度憍陈如等五人。渐渐
诸处乃至千万(如羊车也)亦为求缘觉说十二因缘(如
鹿车也)亦为求大乘者说六波罗蜜(如牛车也。此上皆
当第一密意依性说相教。此上三车皆是宅中。指云在门
外者。以喻权教三乘云云)中间又为说甚深般若波罗蜜
。陶汰如上声闻。进趣诸小菩萨(此当第二密意破相显
性教也)渐渐见其根熟。遂于灵鹫山开示如来知见。普
皆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究竟一乘。如四衢道中
白牛车也。权教牛车大乘与实教白牛车一乘不同者。三
十余本经论。具有明文)显示三乘法身。平等入一乘道
。乃至我临欲灭度。在拘尸那城娑罗双树间。作大师子
吼。显常住法。决定说言。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凡是有
心定当作佛。究竟涅槃常乐我净。皆令安住秘密藏中(
法华且收二乘。至涅槃经方普收六道。会权入实。须渐
次故也)即与华严海会师子频呻大众顿证。无有别异(
法华涅槃。是渐教中之终极。与华严等顿教。深浅无异
。都为第三显示真心即性教也)我既所应度者皆以度讫

42

。未得度者已为作得度因缘。故于双树间入大寂灭定。
反本还源。与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常住法界常寂常照也
。评曰。上来三纸全是于诸经中录佛自言也。但以抄录
之故。不免于连续缀合之处。或加减改换三字两字而已
。唯叙华严处一行半。是以经题显佛意。非佛本语也。
便请将佛此自述本意判前三种教宗。岂得言权实一般。
岂得言始终二法。禅宗例教。谁谓不然。窃欲和会。良
由此也。谁闻此说而不除疑。若犹执迷。则吾不复也。
然上所引。佛自云。我见众生皆成正觉。又云。根钝痴
盲。语似相违。便欲于其中次第通释。恐间杂佛语文相
交加。今于此后。方始全依上代祖师马鸣菩萨。具明众
生一心迷悟本末始终悉令显现。自然见全佛之众生。扰
扰生死。全众生之佛。寂寂涅槃。全顿悟之习气。念念
攀缘。全习气之顿悟。心心寂照。即于佛语相违之处。
自见无所违也。谓六道凡夫三乘贤圣根本悉是灵明清净
一法界心性觉宝光各各圆满。本不名诸佛。亦不名众生
。但以此心灵妙。自在不守自性。故随迷悟之缘。造业
受报。遂名众生。修道证真。遂名诸佛。又虽随缘而不
失自性。故常非虚妄。常无变异不可破坏。唯是一心。
遂名真如。故此一心常具真如生灭二门。未曾暂阙。但
随缘门中凡圣无定。谓本来未曾觉悟。故说烦恼无始。
若悟修证即烦恼断尽。故说有终。然实无别始觉亦无不

43

觉。毕竟平等。故此一心法尔有真妄二义。二义复各二
义。故常具真如生灭二门。各二义者。真有不变随缘二
义。妄有体空成事二义。谓由真不变故妄体空为真如门
。由真随缘故妄成事为生灭门。以生灭即真如。故诸经
说。无佛无众生。本来涅槃常寂灭相。又以真如即生灭
故。经云。法身流转五道。名曰众生。既知迷悟凡圣在
生灭门。今于此门具彰凡圣二相。即真妄和合非一非异
。名为阿赖耶识。此识在凡本来常有觉与不觉二义。觉
是三乘贤圣之本。不觉是六道凡夫之本。今且示凡夫本
末。总有十重(今每重以梦喻侧注一一合之)一谓一切
众生虽皆有本觉真心(如一富贵人端正多智自在宅中住
)二未遇善友开示。法尔本来不觉(如宅中人睡自不知
也。论云。依本觉故而有不觉也)三不觉故法尔念起(
如睡法尔有梦。论云。依不觉故生三种相。此是初一)
四念起故有能见相(如梦中之想)五以有见故根身世界
妄现(梦中别见有身在他乡贫苦。及见种种好恶事境)
六不知。此等从自念起。执为定有。名为法执(正梦时
。法尔必执所见物。为实有也)七执法定故便见自他之
殊。名为我执(梦时必认他乡贫苦身。为己本身)八执
此四大为我身故。法尔贪爱顺情诸境欲以润我。嗔嫌违
情诸境恐损恼我。愚痴之情种种计校(此是三毒。如梦
在他乡所见违顺等事。亦贪嗔也)九由此故造善恶等业

44

(梦中或偷夺打骂。或行恩布德)

  十业成难逃。如影响应于形声。故受六道业系苦乐
相(如梦因偷夺打骂。彼捉枷禁决罚。或因行恩。得报
举荐拜官署职)此上十重生起次第。血脉连接行相甚明
。但约理观心而推照。即历然可见。次辨悟后修证。还
有十重翻妄即真。无别法故。然迷悟义别顺逆次殊。前
是迷真逐妄。从微细顺次生起。展转至粗。后乃悟妄归
真。从粗重逆次断除。展转至细。以能翻之智。自浅之
深。粗障易遣。浅智即能翻故。细惑难除。深智方能断
故。故后十从末逆次。翻破前十。唯后一前二有少参差
。下当显示十重者。

禅源诸诠集卷第四

  一谓有众生遇善知识。开示上说本觉真心。宿世曾
闻今得解悟(若宿生未闻。今闻必不信。或信而不解。
虽人人等有佛性。今现有不信不悟者。是此类也)四大
非我。五蕴皆空。信自真如及三宝德(信自心本不虚妄
本。不变异故曰真如。故论云。自信己性知心妄动无别
境界。又云。信心有四种。一信根。本乐念真如。二信
佛。有无量功德常念亲近供养。三信法。有大利益常念

45

修行。四信僧。能修正行自利利他常乐亲近。悟前一翻
前二成此第一重也)二发悲智愿誓证菩提(发悲心者欲
度众生。发智心者欲了达一切法。发愿心者欲修万行以
资悲智)三随分修习施戒忍进。及止观等增长信根(论
云。修行有五。能成此信。止观合为一行。故六度唯成
五也)四大菩提心从此显发(以上三心开发。论云。信
成就发心者有三种。一者直心。正念真如法故。二者深
心。乐集诸善行故。三发大悲心。欲拔一切众生苦故)
五以知法性无悭等心(等者贪欲嗔恚懈怠散乱愚痴)六
随顺修行六波罗蜜定慧力用(初修名止观。成就名定慧
)我法双亡(初发心时。已约教理观二执空。今即定慧
力观自觉空也)无自无他(证我空五)常空常幻(证法
空六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故常空常幻也)七于色自在一
切融通。(迷时不知从自心变。故不自在。今因二空智
达之故融通也)八于心自在无所不照(既不见心外别有
境界。境界唯心。故自在也)九满足方便一念相应。觉
心初起心无初相。离微细念心即常住。直觉于迷源。名
究竟觉(从初发心即修无念。至此方得成就。成就故即
入佛位也)十心既无念。则无别始觉之殊。本来平等同
一觉故。冥于根本真净心源。应用尘沙。尽未来际常住
法界。感而即通。名大觉尊。佛无异佛是本佛。无别新
成故。普见一切众生皆同成等正觉。故迷与悟各有十重

46

顺逆相翻。行相甚显。此之第一对前一二。此十合前第
一。余八皆从后逆次翻破前八。一中悟前第一本觉。翻
前第二不觉。前以不觉乖于本觉。真妄相违故开为两重
。今以悟即冥符。冥符相顺无别始悟。故合之为一。又
若据逆顺之次。此一合翻前十。今以顿悟门中理须直认
本体。翻前本迷故对前一二(上云。参差。即是此也)
二中。由怖生死之苦发三心自度度他故。对前第十六道
生死。三修五行翻前第九造业。四三心开发翻前第八三
毒(悲心翻嗔智心翻痴愿心翻贪)五证我空翻前第七我
执。六证法空翻前第六法执。七色自在翻前第五境界。
八心自在翻前第四能见。九离念翻前第三念起。故十成
佛佛无别体。但是始觉。翻前第二不觉。合前第一本觉
。始本不二。唯是真如显现。名为法身大觉。故与初悟
无二体也。顺逆之次参差正由此矣。一即因该果海。十
即果彻因源。涅槃经云。发心毕竟二不别。华严经云。
初发心时得阿耨菩提。正是此意。然虽顺逆相对前后相
照法义昭彰。犹恐文不顿书意不并显。首尾相隔不得齐
睹。今更画之为图。令凡圣本末大藏经宗一时现于心镜
。此图头在中心云众生心三字是也。从此三字读之。分
向两畔。朱画表净妙之法。墨画表垢染之法。一一寻血
脉详之。朱为此○号。记净法十重之次。墨为此●号。
记染法十重之次。此号是本论之文。此点是义说论文尔

47

  迷有十重 此是迷真逐妄从微细顺次生起展转至粗
之相。

  详究前述谛观此图。对勘自他及想贤圣。为同为异
。为真为妄。我在何门。佛在何位。为当别体。为复同
源。即自然不执着于凡夫。不僣滥于圣位。不耽滞于爱
见。不推让于佛心也。然初十重是一藏经所治法身中(
第一重)烦恼之病生起元由(次三重)渐渐加增(我法
二执)乃至粗重(三毒造业)慧灭(受报)之状。后十
重是法身信方服药(前三重汗出)汗出病差(菩提心开
发)将理方法(六波罗蜜)渐渐减退(从六至九)乃至
平复(成佛)之状如有一人(在缠法身)诸根具足(恒
沙功德)强壮(常住不变妄不能染)多艺(恒沙妙用)
忽然得病(无始无明)渐渐加增(其次七重)乃至气绝
(第十重)唯心头暖(赖耶识中无漏智种)忽遇良医(
大善知识)知其命在(见凡夫人即心是佛)强灌神药(
初闻不信频就不舍)忽然苏醒(悟解)初未能言(初悟
之人未能说法答他问难皆悉未得)乃至渐语(能说法也

48

)渐能行履(十地十波罗蜜)直至平复(成佛)所解伎
艺无所不为(神通光明一切种智)以法一一对合。何有
疑而不除也。即知一切众生不能神变作用者。但以业识
惑病所拘。非已法身不具妙德。今愚者难云。汝既顿悟
即佛。何不放光者。何殊令病未平复之人。便作身上本
艺。然世医处方必先候脉。若不对病状轻重。何辨方书
是非。若不约痊愈浅深。何论将理法则。法医亦尔。故
今具述迷悟各十重之本末。将前经论统三种之浅深。相
对照之如指其掌。劝诸学者。善自安心行。即任随寄一
门解。即须通达无碍。又不得虑其偏局。便[漭-廾+
卉]荡无所指归。须洞鉴源流。令分菽麦。必使同中见
异异处而同。镜像千差。莫执好丑。镜明一相。莫忌青
黄。千器一金虽无阻【图】4804110
1.gif

隔。一珠千影元不混和。建志运心等虚空界。防非察念
在毫厘间。见色闻声。自思如影响否。动身举意。自料
为佛法否。美膳粝餐。自想无嫌爱否。炎凉冻暖。自看
免避就否。乃至利衰毁誉称讥苦乐。一一审自反照实得
情意一种否。必若自料未得如此。即色未似影。声未似
响也。设实顿悟终须渐修。莫如贫穷人终日数他宝自无
半钱分。六祖大师云。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我无

49

一切心。何须一切法。今时人但将此语轻于听学。都不
自观实无心否。若无心者。八风不能动也。设习气未尽
。嗔念任运起时。无打骂仇他心。贪念任运起时。无营
求令得心。见他荣盛时。无嫉妒求胜心。一切时中于自
己无忧饥冻心。无恐人轻贱心。乃至种种此等亦得名为
无一切心也。此名修道若得对违顺等境。都无贪嗔爱恶
。此名得道。各各反照。有病即治。无病勿药。问贪嗔
等即空便名无一切心。何必对治。答若尔汝今忽遭重病
痛苦。痛苦即空。便名无病。何必药治。须知贪嗔空而
能发业。业亦空而能招苦。苦亦空只么难忍。故前图中
云。体空成事(如杌木上鬼全空。只么惊人。得奔走倒
地。头破额裂)若以业即空。空只么造业。即须知地狱
烧煮痛楚亦空。空只么楚痛。若云亦任楚痛者。即现今
设有人以火烧刀斫。汝何得不任。今观学道者。闻一句
违情语犹不能任。岂肯任烧斫乎(如此者十中有九也)
问上来所叙三种教三宗禅。十所以十别异轮回及修证。
又各十重理无不穷事无不备。研寻玩味足可修心。何必
更读藏经及集【图】48041201.g
if

诸禅偈数过百卷。答众生惑病各各不同。数等尘沙。何
唯八万。诸圣方便有无量门。一心性相有无量义。上来

50

所述但是提纲。虽统之不出所陈。而用之千变万势。况
先哲后俊各有所长。古圣今贤各有所利。故集诸家之善
记。其宗徒有不安者亦不改易。但遗阙意义者注而圆之
。文字繁重者注而辨之。仍于每一家之首注评大意。提
纲意在张网。不可去网存纲(华严云。张大教网。漉人
天鱼。置涅槃岸)举领意在着衣。不可弃衣取领。若但
集而不叙。如无纲之网。若但叙而不集。如无网之纲。
思而悉之不烦设难。然克己独善之辈。不必遍寻。若欲
为人之师。直须备通本末。好学之士披阅之时。必须一
一详之。是何宗何教之义。用之不错皆成妙药。用之差
互皆成反恶。然结集次第不易排伦。据入道方便即合。
先开本心。次通理事。次赞法胜妙呵世过患。次劝诫修
习。后示以对治方便渐次门户。今欲依此编之。乃觉师
资昭穆颠倒交不稳便。且如六代之后。多述一真。达摩
大师却教四行。不可孙为部首。祖为末篇。数日之中思
惟此事。欲将达摩宗枝之外为首。又以彼诸家所教之禅
。所述之理。非代代可师。通方之常道。或因以彼修炼
功至证得。即以之示人(求那慧稠卧轮之类)或因听读
圣教生解。即以之摄众(慧闻禅师之类)或降其迹而适
性。一时间警策群迷(志公傅大士王梵志之类)或高其
节而守法。一国中轨范僧侣(庐山远公之类)其所制作
。或咏歌至道。或嗟叹迷凡。或但释义。或唯励行。或

51

笼罗诸教。竟不指南。或偏赞一门。事不通众。虽皆禅
门影响佛法笙簧。若始终依之为释迦法。即未可也(天
台言教广本虽备有始终 又不在此集之内)以心传嗣。
唯达摩宗。心是法源。何法不备。所修禅行似局一门。
所传心宗实通三学。况覆寻其始(始者迦叶阿难)亲禀
释迦。代代相承一一面授。三十七世(有云。西国已有
二十八祖者。下祖传序中。即具分析)至于吾师(缅思
何幸得为释迦三十八代嫡孙也)故今所集之次者先录达
摩一宗。次编诸家杂述。后写印一宗圣教。圣教居后者
。如世上官司文案曹判为先。尊官判后也(唯写文克的
者十余卷也)就当宗之中。以尊卑昭穆展转纶绪而为次
第。其中顿渐相间。理行相参。递相解缚。自然心无所
住(净名云。贪着禅昧是菩萨缚。以方便生是菩萨解。
又瑜伽说悲增智增。互相解缚)悟修之道既备。解行于
是圆通。次傍览诸家以广闻见。然后[言*奉]读圣教
。以印始终。岂不因此正法久住在。余之志虽无所求。
然护法之心。神理不应屈。我继袭之功。先祖不应舍我
。法施之恩。后学不应辜我。如不辜不屈不舍。即愿共
诸同缘。速会诸佛会也。

52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此土著述·盂兰盆经疏一卷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此土著述·注华严法界观门一

乾隆大藏经·此土著述·禅源诸诠集

53

版权所有:河北省武安市定慧寺


佛光圣音网站

学佛苑电话:13513196979 版权所有河北省邯郸武安定慧寺 佛光圣音网站 www.foguangshengyin.com 邮编:056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