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圣音主站 | 首页(乾隆大藏经目录)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乾隆大藏经 ·此土著述·第1554部~金刚錍一卷
页数:



金刚錍一卷

第1554部~金刚錍一卷

此土著述·第1554部

金刚錍一卷

唐天台沙门湛然述

  

1

科金刚錍序

宋云间沙门净岳撰

  科分大经章段。起自关内凭小山瑶。前代未闻也。
吾祖章安作疏益详。至荆溪将迦叶品。分正缘了别指方
隅。则权实进否晓然而明。可谓善乎派深。良哉析重也
。余复以佛性周遍三千具摄而分。今文分而又分宾主问
答。引文释义略无混乱。虽短胫亦可以厉法流。孺子敢
当荷负矣。或曰犹牧女之添水。将非浇漓于乳味乎。不
然乳益乳也。苟能钻摇醍醐可获。岂仍乳而已耶。

金刚錍

  (圆伊金錍。以抉四眼无明之膜。令一切处悉见遮
那佛性之指。偏权疑碎加之以刚。假梦寄客立以宾主。
观者恕之)

  自滥沾释典。积有岁年。未尝不以佛性义经怀。恐
不了之徒为苦行。大教斯立功在于兹。万派之通途。众
流之归趣。诸法之大旨。造行之所期。若是而思之。依

2

而观之。则凡圣一如色香泯净。阿鼻依正全处极圣之自
心。毗卢身土不逾下凡之一念。曾于静夜久而思之思之
未已。恍焉如睡。不觉寱云无情有性。仍于睡梦忽见一
人云。仆野客也。容仪粗犷进退不恒。逼前平立。谓余
曰。向来忽闻无情有性。仁所述耶。余曰然。

  客曰。仆忝寻释教薄究根源。盛演斯宗岂过双林最
后极唱究竟之谈。而云佛性非谓无情。仁何独言无情有
耶。余曰。古人尚云一阐提无。云无情无。未足可怪。
然以教分大小其言硕乖。若云无情即不应云有性。若云
有性即不合云无情。

  客曰。涅槃部大。云何并列。余曰。以子不闲佛性
进否教部权实。故使同于常人疑之。今且为子委引经文
。使后代好引此文证佛性非无情者。善得经旨不昧理性
。知余所立善符经宗。今立众生正因体遍。经文亦以虚
空譬之。故三十一迦叶品云。众生佛性犹如虚空。非内
非外。若内外者。云何得名一切处有。请观有之一字。
虚空何所不收。故知经文不许唯内专外。故云非内外等
及云如空。既云众生佛性。岂非理性正因。次迦叶问云
。何名为犹如虚空。佛乃以果地无碍而答迦叶。岂非正
因因果不二。由佛果答。迦叶乃以权智断果果上缘了悉

3

皆是有。难佛空喻法喻不齐。故迦叶云。如来佛性涅槃
是有。虚空应当亦是有耶。佛先顺问答。次复宗明空。

  先顺问云。为非涅槃说为涅槃。非涅槃者。谓有为
烦恼。为非如来说为如来。非如来者谓阐提二乘。为非
佛性说为佛性。非佛性者。谓墙壁瓦砾。今问若瓦石永
非。二乘烦恼亦永非耶。故知。经文寄方便教说三对治
。暂说三有。以斥三非。故此文后便即结云一切世间。
无非虚空对于虚空。佛意以瓦石等三。以为所对。故云
对于虚空。是则一切无非如来等三。迦叶复以四大为并
。令空成有。故迦叶云。世间亦无非四大对四大。是有
虚空无对何不名有。迦叶意以空无对。故有之大也。佛
于此后舍喻从法。广明涅槃不同虚空。若涅槃不同。余
二亦异。故知。经以正因结难。一切世间何所不摄。岂
隔烦恼及二乘乎。虚空之言何所不该。安弃墙壁瓦石等
耶。

  佛后复云空与涅槃。虽俱非世摄。涅槃如来有证有
见。虚空常故是故不然。岂非正与缘了不同。

  次佛复宗显空非有。故恐世人以邪计空为佛性喻。

4

更以一十复次。而遮其非。

  初云。世人言虚空者。名为无色无对不可见。佛言
此即心所三世所摄。语似心所。故佛破之。世言身内。
何殊心所。复次外道言。虚空者即是光明。佛言亦是色
法。世言身内。何殊色法。有云住处。世言身内。岂非
住处。有云次第。世言身内。必须随身刹那时运。有云
。不离三法。一空二实三者空实。佛言若言空者。有处
无故。若言实者空处无故。若言空实二处无故。世言身
内犹阙外计空及二俱。有云。作法。如去舍等。

  世言身没与真相应。即同作法。有云。无碍处。佛
言有分。有具余处无故。世言身内。余处则无。有云。
与有并合。佛言合有三种。一如鸟投树。二如羊相触。
三如二指已合。世言身内。如二指合。有云。如器中空
。世言身内。何异器中。有云。所指之处。佛言。则有
方面。世言身中。岂非方面。佛总结云。从因缘生皆是
无常。故此一十邪计虚空非佛性喻。是无常故。三世摄
故。虚空异彼遍一切处。此违迦叶问。复宗符空。以喻
正因。

5

  世人何以弃佛正教。朋于邪空。云何乃以智断果上
缘了佛性。以难正因。如来是智果。涅槃是断果。故智
断果上。有缘了性。所以迦叶难云。如来佛性涅槃是有
。世人多引涅槃为难。故广引之以杜余论。子应不见涅
槃之文。空敩世人瓦石之妨。缘了难正殊不相应。此即
子不知佛性之进否也。况复以空譬正缘了犹局。如迦叶
所引三皆有者。此乃涅槃带权门说。故佛顺迦叶三皆是
有。若顿教实说本有三种。三理元遍。达性成修。修三
亦遍。欲示众生本有正性。且云正遍犹如虚空。欲赴末
代以顺迦叶。岂非迦叶知机设疑。故佛覆实述权缘了。
此子不知教之权实。故涅槃中佛性之言。不唯一种。如
迦叶品下文云。言佛性者。所谓十力无畏不共大悲三念
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子何不引此文。令一切众生亦无。
何独瓦石。若云此是果德。众生有此果性者。果性身土
何不沾于瓦石等耶。又若许因有果性者。世何但云十方
诸佛同一法身力无畏等。而不云生佛亦同法身力无畏等
。使一尘一心无非三身三德之性种也。若言但有果地法
身性者。何故经云。十力无畏乃至相好。又复经中。阐
提等人四句辩性。子云众生有性。为何众生有何等性。
瓦石为复无四句耶。又第六第九及三十二。皆以杂血五
味。用对凡夫三乘及佛。何故佛性在人差降不同。又二
十七云。若修八正即见佛性。婆沙俱舍悉有八正。乃至

6

诸经咸有道品。为修何八正见何佛性。故子不知佛性进
否。

  客曰。何故权教不说缘了二因遍耶。余曰。众生无
始计我我所。从所计示未应说遍。涅槃经中带权说实。
故得以空譬正。未譬缘了。若教一向权则三因俱局。如
别初心闻正亦局。藏性理性一切俱然。所以博地闻无情
无。依迷示迷云能造是。附权立性云所造非。又复一代
已多显顿。如华严中依正不二。普贤普眼三无差别。大
集染净一切融通。净名不思议毛孔含纳。思益网明无非
法界。般若诸法混同无二。法华本末实相皆如。涅槃唯
防像末谬执。分正缘了别指方隅。若执实迷权尚失于实
。执权迷实则权实俱迷。验子尚昧小乘由心。故暗大教
心外无境。

  客曰。涅槃岂唯兼带说耶。余曰。约部通云一切兼
带。部中品内或实或权。如申迦叶难。别为末代一机而
已。则权实并明。若一向权。如恒河中七种众生。若一
向实。如三点二鸟三慈十德等。他皆准知不可具述。如
云色常。色言岂不收于一切依正。何故制空令局限耶。
此世人不知教之权实。如二乘人处处闻大。尚至法华方
信己性。悔来至此财非己有。此岂非子不知父性耶。闻

7

开权已。方云口生化生有分。故涅槃中犹恐未来一分有
情不信己身有如来性及谓阐提未来永断。示令知有及以
不断。岂部内诸文全无顿耶。今搜求现未建立圆融。不
弊性无。但困理壅故于性中点示体遍。傍遮。偏指清净
真如。尚失小真佛性安在。他不见之空论无情性之有无
。不晓一家立义大旨。故达唯心了体具者焉有异同。若
不立唯心一切大教全为无用。若不许心具圆顿之理乃成
徒施。信唯心具。复疑有无。则疑己心之有无也。故知
一尘一心即一切生佛之心性。何独自心之有无耶。以共
造故。以共变故。同化境故。同化事故。故世不知教之
权实。以子不思佛性之名从何教立。无情之称局在何文
。已如前说。余患世迷恒思点示。是故寱言无情有性。
何谓点示。一者示迷元从性变。二者示性令其改迷。是
故且云无情有性。若分大小。则随缘不变之说出自大教
。木石无心之语。生于小宗。子欲执小道而抗大逵者其
犹螳螂乎。何殊井蛙乎。故子应知。万法是真如。由不
变故。真如是万法。由随缘故。子信无情无佛性者。岂
非万法无真如耶。故万法之称宁隔于纤尘。真如之体何
专于彼我。是则无有无波之水。未有不湿之波。在湿讵
间于混澄。为波自分于清浊。虽有清有浊。而一性无殊
。纵造正造依。依理终无异辙。若许随缘不变。复云无
情有无。岂非自语相违耶。故知。果地依正融通。并依

8

众生理本故也。此乃事理相对以说。若唯从理。只可云
水本无波。必不得云波中无水。如迷东为西。只可云东
处无西。终不得云西处无东。若唯从迷说则波无水名。
西失东称。情性合譬思之可知。无情有无例之可见。

  于是野客恭退吴跪而咨曰。波水之譬其理实然。仆
曾闻人引大智度论。云真如在无情中但名法性。在有情
内方名佛性。仁何故立佛性之名。余曰。亲曾委读细捡
论文都无此说。或恐谬引章疏之言世共传之。泛为通之
。此乃迷名而不知义。法名不觉。佛名为觉。众生虽本
有不觉之理。而未曾有觉不觉智。故且分之令觉不觉。
岂觉不觉不觉犹不觉耶。反谓所觉离能觉耶。

  客曰。若尔至佛方会。凡离何乖。余曰。子为学佛
。为学凡耶。理本无殊。凡谓之离。故示众生令觉不觉
。故觉不觉自会一如。故知。觉无不觉不名佛性。不觉
无觉法性不成。觉无不觉佛性宁立。是则无佛性之法性
。容在小宗。即法性之佛性。方曰大教。故今问子。诸
经论中。法界实际实相真性等。为同法性在无情中。为
同真如分为两派。若同真如。诸教不见无情法界及实际
等。若在无情。但名法性非佛性者。何故华严须弥山顶

9

偈赞品云。了知一切法。自性无所有。若能如是解。则
见卢舍那。岂非诸法本有舍那之性耶。又云。法性本空
寂。无取亦无见。性空即是佛。不可得思量。又精进慧
云。法性本清净。如空无有相。此亦无所修。能见大牟
尼。岂于无性又云无修能见牟尼。又真实慧云。一切法
无相。是则真佛体。既真佛体在一切法。请子思之。当
免迷教。及迷佛性之进否也。故真如随缘即佛性随缘。
佛之一字即法佛也。故法佛与真如体一名异。故佛性论
第一云。佛性者。即人法二空所显真如。当知真如即佛
性异名。华严又云。众生非众生。二俱无真实。如是诸
法性。实义俱非有。言众生非众生。岂非情与无情。二
俱随缘并皆不变。故俱非有。所以法界实际一切皆然。
故知法性之名不专无情中之真如也。以由世人共迷法相
名异体一故也。然虽体同不无小别。凡有性名者多在凡
在理。如云佛性理性真性藏性实性等。无性名者多通凡
圣因果事理。如云法界及实相等。如三昧陀罗尼波罗蜜
等。则唯在于果。所以因名佛性等者。众生实未成佛得
理证真开藏。以烦恼生死是佛等性。示令修习名佛等性
。而诸教之中诸名互立。涅槃经中多云佛性者。佛是果
人。言一切众生皆有果人之性。故偏言之。世人迷故而
不从果。云众生有故失体遍。又云遍者。以由烦恼心性
体遍。云佛性遍。故知。不识佛性遍者。良由不知烦恼

10

性遍故。唯心之言岂唯真心。子尚不知烦恼心遍。安能
了知生死色遍。色何以遍。色即心故。何者。依报共造
正报别造。岂信共遍不信别遍耶。能造所造既是唯心。
心体不可局方所故。所以十方佛土皆有众生理性心种。
以性喻空。具如涅槃一十复次。故知。不晓大小教门名
体同异。此是学释教者之大患也。故身子云。我等同入
法性。及亦得解脱等。子初不达余之义旨。故闻之惊骇
。为子申已理合释然。故知。世人局我遮那唯阴质内。
而直云诸法是无情者。则有二种不如外道。外道尚云我
大色小我遍虚空。又外道犹计众尘所成。亦不直云无情
而已。又有二种不如小乘。小乘尚云犹业力造造遍三界
。又小乘犹知诸法无常。亦不直云无情而已。又有二种
不如共乘。共乘尚知造心幻化幻遍三界。又知诸法体性
即真。若次第乘故非所拟。子闻是已。亦合薄知教法权
实佛性进否。

  客曰。仁善分别实坏重疑。信一切法皆正因性。而
云正中三因种遍修遍果遍。又云一尘一心即一切生佛之
心性。情犹未决。余曰。良由自昔不善遍揽因果自他依
正。观于己心心佛众生。亦由不阅诸教大旨。不晓佛说
果德之意。不达佛现互融之由。余欲开导子之情怀。更
以四十六问而问于子。子若能晓余之一问。则众滞自消

11

。法界融通。释然大观洞见法界生佛依正。一念具足一
尘不亏。

  问佛性之名从因从果。从因非佛。果不名性。问佛
性之名常无常耶。无常非性。常不应变。问佛性之名共
耶别耶。别不名性。共不可分。问佛性之名大小教耶。
小无性名。大无无情。问佛性之名有权实耶。对体辩异
其相何耶。

  问无情之名大小教耶。大教大部有权实耶。问无情
无者无情为色为非色耶。为二俱耶。问无情色等佛见尔
耶。为生见耶。为共见耶。问无情败坏故无性者。阴亦
败坏性亦然耶。问无情是色。法界处色为亦无耶。为复
有耶。

  问唯心之言子曾闻耶。唯只是心。异不名唯。问唯
心之言凡圣心耶。若圣若凡二俱有过。问唯心名心造无
心耶。唯造心耶。二俱有过。问唯心唯心亦唯色耶。若
不唯色。色非心耶。问唯心所造唯依与正。依正能所同
耶异耶。

  问众生量异性随异耶。不尔非内尔不名性。问众生

12

惑心。性遍不遍神我四句。为同异耶。问众生有性唯应
身性亦法性耶。亦报性耶。问众生本迷迷佛悟耶。佛既
悟已。悟生迷耶。问众生一身几佛性耶。一佛身中几生
性耶。

  问佛国土身为始本耶。始本同耶。为复异耶。问佛
土佛身为一异耶。一无能所。异则同凡。问佛土界分生
亦居耶。为各所居佛无土耶。问佛土所摄为远近耶。何
土与生一异共别。问佛佛土体为同异耶。娑婆之处为共
别耶。

  问佛成道时土亦成耶。成广狭耶。不成有过。问佛
成见性与生见处为同异耶。离二不可。问佛成土成。与
彼彼成。彼彼不成为一异耶。问佛成三身。与彼彼果及
彼彼生为一异耶。问佛成身土成何眼智。见自他境初后
如何。

  问真如所造互相摄耶。不相摄耶二俱如何。问真如
之体通于修性。修性身土等不等耶。问真如随缘变为无
情。为永无耶。何当有耶。问真如随缘随已与真为同异
耶。为永随耶。问真如本有为本无耶。与惑共住同异如
何。

13

  问波水同异。前后得失。真妄同异。法譬如何。问
病眼见华华处空处。同异存没法譬如何。问镜像明体本
始同异。前后存没法譬如何。问帝网之譬唯譬果耶。亦
譬因耶。果无因耶。问如意珠身身有土耶。唯在果耶。
通因如何。

  问行者观心心即境耶。能所得名同异如何。问行者
观心一耶多耶。一多心境同异如何。问行者观心为唯观
心亦观身耶。亦观土耶。问行者观心在惑业苦。内耶外
耶同耶异耶。问行者观心心内佛性为本净耶。为始净耶
。问行者观心心佛众生因果身土法相融摄一切同耶。

  如是设问不可穷尽。为断子疑且至尔许。

  客曰。何以不多不少。唯四十六。余曰。攻惑。攻
疑。攻行。攻理。通教通义。通自通他。一问亦足。为
对钝根故四十六。及对六即分证离为四十一位。兼前及
后故四十六。应知一问亦皆能攻余四十五。余一一位仍
须皆具四十六。问乃至无量亦复如是。

  客曰。仁所立义灼然异仆于昔所闻。仆初闻之。乃

14

谓一草一木一砾一尘。各一佛性各一因果具足缘了。若
其然者仆实不忍。何者草木有生有灭。尘砾随劫有无。
岂唯不能修因得果。亦乃佛性有灭有生。世皆谓此以为
无情。故曰无情不应有性。仆乃误以世所传习难仁至理
失之甚矣过莫大矣。余曰。子何因犹存无情之名。

  客曰。乃仆重述初迷之见。今亦粗知仁所立理。只
是一一有情心遍性遍。心具性具犹如虚空。彼彼无碍彼
彼各遍。身土因果无所增减。故法华云世间相常住。世
间之言凡圣因果依正摄尽。余曰观子所见。似知大旨。
何不试答向之一问。

  客曰。仁向自云若思一问众滞自消。仆若答者即以
一答遍答众问。何一问之有耶。余曰。请述其旨。

  客曰。仆还揽向诸问意。若消众滞即名为答。何假
曲申一一问耶。何者众问岂不由仆不受无情有性之说。
仆今受之此即是答。余曰。大略虽尔未晓子情。

15

  客曰。仁所立义关诸大教难可具陈。仆略论之冀垂
听览。岂非晓最后问三无差别。即知我心彼彼众生一一
刹那。无不与彼遮那果德身心依正。自他互融互入齐等
。我及众生皆有此性故名佛性。其性遍造遍变遍摄。世
人不了大教之体。唯云无情不云有性。是故须云无情有
性。了性遍已则识佛果具自他之因性。我心具诸佛之果
德。果上以佛眼佛智观之。则唯佛无生。因中若实慧实
眼冥符。亦全生是佛无别果佛。故、生外无佛。众生以
我执取之。即无佛唯生。初心能信教仰理亦无生唯佛。
亡之则无生无佛。照之则因果昭然。应知众生但理诸佛
得事。众生但事诸佛证理。是则众生唯有迷中之事理。
诸佛具有悟中之事理。迷悟虽殊事理体一。故一佛成道
法界无非此佛之依正。一佛既尔诸佛咸然。众生自于佛
依正中。而生殊见苦药升沉。一一皆计为己身土。净秽
宛然成坏斯在。仁所问意岂不略尔。余曰。善哉善哉。
快领斯旨。实可总知诸问纲格。此即已答百千万问。何
独四十六耶。

  客曰。几不遇仁此生空丧。必依此见获胜果耶。余
曰。必欲修习教法未周。若不善余一家宗途。未可委究
行门始末。安能遍括教行事理惑智因果依正心法。用为
凡夫初心观首。然子所领似虚其情。计子观道犹为罔象

16

  客曰。观道者何。仁师谁耶。法依何耶。余曰。子
岂不闻。天台大师灵山亲承。大苏妙悟。是余师也。摩
诃止观所承法也。以二十五法为前方便。十法成乘观于
十境。十境互发观时进否。此观道之大略也。诸问且令
识十乘初妙境而已。余乘诸境不暇论之。客曰。善哉。
仆当慕之。以为永劫之仗托也。

  客曰。屡闻讲说。大乘诸师犹以无情佛性。为一别
见何耶。余曰。此有由也。斯等曾睹小乘无情之名。又
见大乘佛性之语。亡其所弘融通之谭。而弃涅槃虚空之
喻。不达修性三因离合。不思生佛无差之旨。谬敩传习
无情之言。反难己宗唯心之教。专引涅槃瓦石之说。不
测时部出没之意。如福德子而无寿命。弱丧徒归○犹迷
本族。如受贵位不识祖宗。亦如死人而着璎珞。用是福
为用璎珞为。法相徒施全迷其本。忽遇斯等应以如上诸
意问之所弘之典大小乘耶。尚失小乘已如前说。

  客曰。斯失者众。闻仁所宗四教释义可得闻耶。余
曰。此之四释关涉五时牢笼八教。十方三世大小乘法咸

17

摄其中。岂可率尔谭其始末。

  客曰。若尔可能以四教。略判佛性无情有无心造心
变具不具耶。余曰。略示方隅斯亦可矣。何者自法华前
藏通三乘俱未禀性。二乘惮教。菩萨不行。别人初心教
权理实。以教权故所禀未周。故此七人可云无情不云有
性。圆人始末知理不二。心外无境谁情无情。法华会中
一切不隔。草木与地四微何殊。举足修途皆趣宝渚。弹
指合掌咸成佛因。与一许三无乖先志。岂至今日云无情
无言心造心变咸出大宗。小乘有言而无其理。然诸乘中
其名虽同义亦少别。有共造依报各造正报。有共造正报
各造依报。众生迷故或谓自然梵天等造。造已或谓情与
无情。故造名犹通。应云心变。心变复通。应云体具。
以无始来心体本遍。故佛体遍由生性遍。遍有二种。一
宽广遍。二即狭遍所以造通于四。变义唯二。即具唯圆
。及别后位。故藏通造六。别圆造十。此六及十括大小
乘教法罄尽。由观解异故十与六各分二别。藏见六实。
通见无生。别见前后生灭。圆见事理一念具足。论生两
教似等。明具别教不诠。种具等义非此可述。故别佛性
灭九方见。圆人即达九界三道。即见圆伊三德体遍。

18

  客曰。如何能摄依正因果。余曰一家所立不思议境
于一念中理具三千。故曰念中具有因果凡圣大小依正自
他。故所变处无非三千。而此三千性是中理。不当有无
有无自尔。何以故。俱实相故。实相法尔具足诸法。诸
法法尔性本无生。故虽三千有而不有。共而不杂。离亦
不分。虽一一遍亦无所在。

  客曰。其理必然。仆深仰之。此为凭教为通依诸部
。为专在一经。余曰。斯问甚善。能使其理永永不朽。
虽则通依一切大部。指的妙境出自法华。故方便品初。
佛叹十方三世诸佛所得微妙难解之法。所谓诸法实相如
是相等。当知如是相等即是转释诸法实相。以诸法故故
有相等。以实相故相等皆是。实相无相相等皆如。

  客曰。云何三千。余曰。实相必诸法。诸法必十如
。十如必十界。十界必身土。又依大经及以大论。立三
世界故有三千。具如止观及广记中。故知。因果凡圣恒
具三千。是故叹云。唯佛与佛乃能究尽。十方世界稻麻
二乘如恒河沙。不退菩萨并不能知斯义少分。即指前之
七种人也。是故身子三请殷勤。十方三世诸佛开显。释
迦仰同无复异趣。大车譬此。宿世示此。寿量久本唯证

19

于此。根败适复获记由此。菩萨疑除损生增道。始初发
心终讫补处。岂有余途并托于此。由前四时兼但对带部
非究竟。故推功法华。涅槃兼权意如前说。当知一乘十
观即法华三昧之正体也。普现色身之所依也。正因佛性
由之果用。缘了行性由之能显。性德缘了所开发也。涅
槃真伊之所喻也。法华大车之所至也。诸大乘意准例可
知。子得闻之。可谓久种勤而习之无使焦败。愿未来世
诸佛会中与子相遇。

  于是野客悲喜交集曰。投身莫报粉骨宁酬。唯以此
义随方转说。以报所闻如何。余曰。佛有诚诫自可为规
。经云。若但赞佛乘众生没在苦。我宁不说法疾入于涅
槃。寻思方便先小后大。此乃以偏助圆方可为说。又云
。当来世恶人破法堕恶道。志求佛道者广赞一乘道。此
即简人方可为说。然末代施化复未知根。亦可如安乐行
中但以大答。亦可如不轻喜根而强毒之。故首楞严中闻
生谤者后终获益。如人倒地还从地起。应运大悲无恼他
说。子应从容观时进否。将获彼意顺佛本怀。若有众生
未禀教者。来至汝所先当语云。汝无始来唯有烦恼业苦
而已。即此全是理性三因由未发心未曾加行。故性缘了
同名正因。故云众生皆有正性。既信己心有此性已。次
示此性非内外遍虚空。同诸佛等法界。既信遍已次示遍

20

具。既同诸佛等于法界。故此遍性具诸佛之身。一身一
切身。如诸佛之感土。一土一切土。身土相即身说土说
。大小一多亦复如是。有彼性故故名有性。若世人云。
众生唯有清净之性。加修万行为功用体。故至果时方有
大用。此乃佛有众生之性。不名众生有佛性也。三无差
别斯言有征。寄言说者勿负斯教。若言众生有正因性与
法身等。不与报化等者。还成众生与众生等。何者若除
报化犹是众生。若言等于有报化之法身。其如法身非报
化外。以是言之故须悉等。今此示有是示种性。示遍是
示体量。示具是示体德。既示三已。次令缘于一体三宝
发四弘誓。进受菩萨清净律仪。一一缘向理性三因。修
行填誓。如向所闻种必相续。世世生处以人天身。佛会
再闻而得解脱。若已禀方便教者。若闻若行若伏若断。
随其所得点示体具。故经云。汝等所行是菩萨道。故法
华中五章开权。一一但云是法皆为一佛乘。故众生闻已
皆得种智。散心讲授者。随宜设化。一种观心者。从心
示之。若惮教生诤竞者。应当语云闻已成种不敢轻汝。
汝等行道皆当作佛。故大师判教末云。佛法不思议。唯
教相难解。二乘及菩萨。尚所不能测。何况诸凡夫。而
欲判此事。譬如生盲人。分别日轮相。欲判虚空界。一
切诸色像。而言了达者。毕竟无是事。是故有智者。各
生惭愧心。自责无明暗。舍戏论诤竞。大师亲证判已尚

21

自谦喻后辈。余今准此一家宗途。奖导于子。非师己见
。子亦顺教如是流行。

  野客于是欢喜顶受。自尔永劫唯奉持之。所在宣弘
不违尊命。敛容再拜安庠而出。忽然梦觉。问者答者。
所问所答都无所得。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此土著述·十不二门指要钞二
卷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此土著述·大方广佛华严
经悬谈疏钞会本二十九卷

乾隆大藏经·此土著述·金刚錍

22

23

版权所有:河北省武安市定慧寺


佛光圣音网站

学佛苑电话:13513196979 版权所有河北省邯郸武安定慧寺 佛光圣音网站 www.foguangshengyin.com 邮编:056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