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圣音主站 | 首页(乾隆大藏经目录)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乾隆大藏经 ·此土著述·第1467部~比丘尼传四卷
页数:



比丘尼传四卷

第1467部~比丘尼传四卷

此土著述·第1467部

比丘尼传四卷

晋庄严寺释宝唱撰

  

1

比丘尼传卷第一并序

  原夫贞心亢志奇操异节。岂惟体率由于天真。抑亦
励景行于仰止。故曰希颜之士亦颜之俦。慕骥之马亦骥
之乘。斯则风烈徽猷流芳不绝者也。是以握笔怀铅之客
。将以贻厥方来。比事记言之士。庶其劝诫后世。故虽
欲忘言斯不可已也。昔大觉应乎罗卫。佛日显于阎浮。
三界归依四生向慕。比丘尼之兴发源于爱道。登地证果
仍世不绝。列之法藏如日经天。自拘尸灭影双树匿迹。
岁历蝉联陵夷讹紊。于是时浇信谤人或存亡。微言兴而
复废者。不肖乱之也。正法替而复隆者。贤达维之也。
像法东流净捡为首。绵载数百硕德系兴。善妙净圭。穷
苦行之节。法辩僧果。尽禅观之妙。至若僧端僧基之立
志贞固。妙相法全之弘震旷远。若此之流往往间出并渊
深岳跱金声玉振。实惟叔叶之贞干季绪之四依也而年代
推移清规稍远。英风将范于千载。志业未集乎方册。每
怀慨叹。其岁久矣。始乃博采碑颂广搜记集。或讯之博
闻。或访之故老。诠序始终为之立传。起晋升平讫梁天
监。凡六十五人。不尚繁华务存要实。庶乎求解脱者勉
思齐之德。而寡见庸疏。或有遗漏。博雅君子箴其阙焉

2

  晋洛阳竹林寺净检尼传一。

  伪赵建贤寺安令首尼传二。

  司州西寺智贤尼传三。

  弘农北岳妙相尼传四。

  建福寺康明感尼传五。

  北永安寺昙备尼传六。

  建福寺慧湛尼传七。

  延兴寺僧基尼传八。

  雒阳城东寺道馨尼传九。

  新林寺道容尼传十。

  司州西寺令宗尼传十一。

3

  简静寺支妙音尼传十二。

  何后寺道仪尼传十三。

洛阳竹林寺净捡尼传一

  净捡。本姓仲。名令仪。彭城人也。父诞武威太守
。捡少好学早寡家贫。常为贵游子女教授琴书。闻法信
乐莫由咨禀。后遇沙门法始经道通达。晋建兴中于宫城
西门立寺。捡乃造之。始为说法。捡因大悟。念及强壮
以求法利。从始借经遂达旨趣。他日谓始曰。经中云。
比丘比丘尼。愿见济度。始曰。西域有男女二众。此土
其法未具。捡曰。既云比丘比丘尼。宁有异法。始曰。
外国人云。尼有五百戒便应是异。当为问和上。和尚云
。尼戒大同细异。不得其法必不得授。尼有十戒得从大
僧受。但无和上尼无所依止耳。捡即剃落从和上受十戒
。同其志者二十四人。于宫城西门共立竹林寺。未有尼
师。共咨净捡。过于成德和上者西域沙门智山也。住罽
宾国。宽和有智思雅习禅诵。晋永嘉末来达中夏。分卫
自资语必弘道。时信浅薄莫知祈禀。建武元年还反罽宾
。后竺佛图澄还述其德业。皆追恨焉。捡蓄徒养众清雅
有则。说法教化如风靡草。晋咸康中沙门僧建。于月支

4

国得僧祇尼羯磨及戒本。升平元年二月八日。洛阳请外
国沙门昙摩羯多为立戒坛。晋沙门释道场以戒因缘经为
难云。其法不成。因浮舟于泗。捡等四人同坛上从大僧
以受具戒。晋土有比丘尼亦捡为始也。当其羯磨之日。
殊香芬馥。阖众同闻。莫不欣叹加其敬仰。善修戒行志
学不休。信施虽多随得随散。常自后己每先于人。到升
平未。忽复闻前香并见赤气。有一女人手把五色花自空
而下。捡见欣然因语众曰。好持后事我今行矣。执手辞
别腾空而上。所行之路有似虹霓。直属于天。时年七十
矣。

伪赵建贤寺安令首尼传二

  安令首。本姓徐。东莞人也。父忡仕伪赵为外兵郎
。令首幼聪敏好学。言论清绮雅性虚淡。不乐人间。从
容闲静。以佛法自娱不愿求娉。父曰。汝应外属何得如
此。首曰。端心业道绝想人外。毁誉不动廉正自足。何
必三从然后为礼。父曰。汝欲独善一身。何能兼济父母
。首曰。立身行道方欲度脱一切。何况二亲耶。忡以问
佛图澄。澄曰。君归家洁斋三日竟可来。忡从之。澄以
茵支子磨麻油傅忡右掌。令忡视之。见一沙门在大众中
说法。形状似女。具以白澄。澄曰。是君女先身。出家

5

益物往事如此。若从其志。方当荣拔六亲令君富贵。生
死大苦海向得其边。忡还许之。首便剪落从澄乃净捡尼
受戒。立建贤寺。澄以石勒所遗剪花纳七条衣及象鼻澡
灌与之。博览群籍经目必诵。思致渊深神照详远。一时
道学莫不宗焉。因其出家者二百余人。又造五六精舍。
匪惮勤苦皆得修立。石虎敬之。擢父忡为黄门侍郎清河
太守。

司州西寺智贤尼传三

  智贤。本姓赵。常山人也。父珍扶柳县令。贤幼有
雅操志槩贞立。及在缁衣戒行修备。神情凝远旷然不杂
。太守杜霸笃信黄老憎愱释种。符下诸寺克日简汰。制
格高峻非凡所行。年少怖惧皆望风奔骇。唯贤独无惧容
兴居自若。集城外射堂皆是耆德。简试之日尼众盛壮唯
贤而已。霸先试贤以格。格皆有余。贤仪观清雅辞吐辩
丽。霸密挟邪心逼贤独住。贤识其意誓不毁戒法。不苟
存身命抗言拒之。霸怒以刀斫贤二十余疮。闷绝躄地。
霸去乃苏。倍加精进菜斋苦节。门徒百余人。常如水乳
。及符坚伪立闻风敬重。为制织绣袈裟。三岁方成。价
直百万。后住司州西寺。弘显正法开长信行。晋太和中
年七十余。诵正法华经。犹日夜一遍。其所住处众鸟依

6

栖。经行之时鸣呼随逐云。

弘农北岳妙相尼传四

  妙相。本姓张。名佩华。弘农人也。父茂家素富盛
。相早习经训。十五适太子舍人北地皇甫达达居丧失礼
。相恶之告求离绝因请出家。父并从之。精勤蔬食。游
心慧藏明达法相。住弘农北岳荫林面野。徒属甚多悦志
闲旷。遁影其中二十余载。励精苦行久而弥笃。每说法
度人。常惧听者不能专志。或涕泣以示之。是故其所启
训皆能弘益。晋永和中弘农太守请七日斋。座上白衣咨
请佛法言挟不逊。相正色曰。君非直见慢亦大轻邦宰。
何用无礼苟出人间耶。于是称疾而退。当时道俗咸叹服
焉。后枕疾累日临终怡悦。顾语弟子曰。不问穷达生必
有死。今日别矣。言绝而终。

建福寺康明感尼传五

  明感。本姓朱。高平人也。世奉大法经。为虏贼所
获。欲以为妻。备加苦楚。誓不受辱。谪使牧羊经历十
载。怀归转笃反途莫由。常念三宝兼愿出家。忽遇一比
丘就请五戒。仍以观世音经授之。因得习诵昼夜不休。

7

愿得还家立五层塔。不胜忧念逃走东行。初不识路昼夜
兼涉。径入一山见有斑虎。去之数步初甚恐懅小却意定
心愿逾至。遂随虎而行。积日弥旬得达青州。将入村落
虎便不见。至州复为明伯连所虏。音问至家夫儿迎赎。
家人拘制其志未谐苦身。勤精三年。乃遂专笃禅行戒品
无[保/言]。脱有小犯辄累晨忏悔要见瑞相然后乃休
。或见雨花。或闻空声。或睹佛像。或夜善梦。年及桑
榆操行弥峻江北子女师奉如归。晋永和四年春与慧湛等
十人。济江诣司空公何充。充一见甚敬重于时京师未有
尼寺。充以别宅。为之立寺。问感曰。当何名之。答曰
。大晋四部今日始备。檀越所建皆造福业。可名曰建福
寺。公从之矣。后遇疾少时便卒。

北永安寺昙备尼传六

  昙备。本姓陶。丹阳建康人也。少有清信愿修正法
。而无有昆弟。独与母居。事母恭孝宗党称之。年及笄
嫁征币弗许。母不能违听其离俗。精勤戒行日夜无怠。
晋穆皇帝礼接敬厚。常称曰。久看更佳。谓章皇后何氏
曰。京邑比丘尼鲜有昙备之俦也。到永和十年后为立寺
于定阴里。名永安(今之何后寺是)谦虚导物。未尝有
矜慢之容。名誉日广。远近投集。众三百人。年七十三

8

。泰元二十一年卒。弟子昙罗。博览经律机才赡密。敕
续师任。更立四层塔讲堂房宇。又造卧像及七佛龛堂云

建福寺慧湛尼传七

  慧湛。本姓彭。任城人也。神貌超远精操殊特。渊
情旷达济物为务。恶衣蔬食乐在其中。尝荷衣山行逢群
劫。欲举刃向湛。手不能胜。因求湛所负衣。湛欢笑而
与曰。君意望甚重所获殊轻。复解其衣内新裙与之。劫
即辞谢并以还湛。湛舍之而去。建元二年渡江。司空何
充大加崇敬请居建福寺住云。

延兴寺僧基尼传八

  僧基。本姓明。济南人也。绾发志道秉愿出家。母
氏不听。密以许嫁。秘其聘礼。迎接日近女乃觉知。即
便绝粮水浆不下。亲属共请意不可移。至于七日母呼女
婿。婿敬信。见妇殆尽。谓妇母曰。人各有志不可夺也
。母即从之。因遂出家。时年二十一。内外亲戚皆来庆
慰。竞施珍华争设名供。州牧给伎郡守亲临。道俗咨嗟
叹未曾有。基净持戒范精进习经。数与昙备尼名辈略齐

9

。枢机最密善言事议康。皇帝雅相崇礼。建元二年皇后
褚氏为立寺于都亭里通恭巷内。名曰延兴。基居寺住。
徒众百余人。当事清明道俗加敬。年六十八。隆安元年
卒矣。

洛阳城东寺道馨尼传九

  竺道馨。本姓羊。太山人也。志性专谨与物无忤。
沙弥时常为众使口恒诵经。及年二十诵法华维摩等经。
具戒后研求理味蔬食苦节。弥老弥至。住洛阳东寺。雅
能清谈尤善小品。贵在理通不事辞辩。一州道学所共师
宗。比丘尼讲经馨其始也。晋泰和中有女人杨令辩。笃
信黄老专行服气。先时人物亦多敬事。及馨道王其术寝
亡。令辩假结同姓数相去来。内怀姤嫉伺行毒害。后窃
以毒药内馨食中。诸治不愈。弟子问往谁家得病。答曰
。我其知主。皆籍业缘。汝无问也。设道有益我尚不说
。况无益耶。不言而终。

新林寺道容尼传十

  道容。本历阳人。住乌江寺。戒行精峻。善占吉凶
逆知祸福。世传为圣。晋明帝时甚见敬事。以花布席下

10

验其凡圣。果不萎焉。及简文帝。先事清水道师。道师
京都所谓王濮阳也。第内为立道舍。容亟开导未之从也
。后宫人每入道屋。辄见神人。为沙门形。满于室内。
帝疑容所为也。而莫能决。践祚之后。乌巢太极殿帝使
曲安远筮。之云。西南有女人师能灭此怪。帝遣使往乌
江迎道容。以事访之。容曰。唯有清斋七日受持八戒。
自当消弭。帝即从之。整肃一心七日未满。群乌竞集运
巢而去。帝深信重。即为立寺资给所须。因林为名。名
曰新林。即以师礼事之。遂奉正法。后晋显尚佛道容之
力也。逮孝武时弥相崇敬。太元中忽而绝迹讲不知所在
。帝敕葬其衣钵。故寺边有冢云。

司州令宗尼传十一

  令宗。本姓满。高乎金乡人也。幼有清信乡党称之
。家遇丧乱为虏所驱。归诚恳至称佛法僧。诵普门品。
拔除其眉。托云恶疾。求诉得放。随路南归。行出冀州
。复为贼所逐。登上林树专诚至念。捕者前望终不仰视
。寻索不得俄尔而散。宗下复去。不敢乞食。初不觉饥
。晚达孟津无船可济。慞惶忧惧更称三宝。忽见一白鹿
不知所从来。下涉河流。沙尘随起。无有波澜。宗随鹿
而济。曾不沾濡。平行如陆。因得达家。仍即入道诚心

11

冥诣。学行精恳。开览经法。深义入神。晋孝武闻之遣
书通问。后百姓遇疾贫困者众。宗倾资赈给告乞人间。
不避阻远随宜赡恤。蒙赖甚多。忍饥勤苦形容枯悴。年
七十五。忽早召弟子说其夜梦。见一大山云是须弥。高
峰秀绝上与天连。宝饰庄严晖耀烂日。法鼓铿锵香烟芳
靡语吾令前愕然惊觉。即体中忽忽有异于常。虽无痛恼
状如昏醉。同学道津曰。正当是极乐耳。交言未竟。奄
忽迁神。

简静寺支妙音尼传十二

  妙音。未详何许人也。幼而志道居处京华。博学内
外善为文章。晋孝武皇帝太傅会稽王道孟顗等并相敬信
。每与帝及太傅中朝学士。谈论属文。雅有才致。借甚
有声。太傅以太元十年为立简静寺。以音为寺主。徒众
百余人。内外才义者因之以自达。供嚫无穷。富倾都邑
。贵贱宗事。门有车马日百余两。荆州刺史王忱死。烈
宗意欲以王恭代之。时桓玄在江陵为忱所折挫闻恭应往
素又惮恭。殷仲堪时为恭门生。玄知殷仲堪弱才亦易制
御。意欲得之。乃遣使凭妙音尼为堪图州。既而烈宗问
妙音。荆州缺外问。云谁应作者。答曰。贫道道士岂容
及俗中论议。如闻外内谈者。并云无过殷仲堪。以其意

12

虑深远荆楚所须。帝然之。遂以代忱。权倾一朝威行内
外。云。

何后寺道仪尼传十三

  道仪。本姓贾。雁门娄烦人慧远之姑。出[女*適
]同郡解直。直为寻阳令亡。仪年二十二。弃舍俗累披
着法衣。聪明敏哲博闻强记。诵法华经讲维摩小品。精
义妙理因心独悟。戒行高峻神气清邈。闻中畿经律渐备
讲集相续。晋泰元末乃至京师住何后寺。端心律藏妙究
精微。身执卑恭在幽不惰。衣裳粗弊自执杖钵。清散无
矫道俗高之。年七十八遇疾已笃。执心弥励诵念无殆。
弟子请曰。愿加消息冀蒙胜损。答曰。非所宜言。言绝
而卒。

比丘尼传卷第二

  景福寺慧果尼传十四。

  建福寺法盛尼传十五。

  江陵牛牧寺慧玉尼传十六。

13

  建福寺道琼尼传十七。

  江陵祇洹寺道寿尼传十八。

  吴太玄台寺玄藻尼传十九。

  南安寺慧琼尼传二十。

  南皮张国寺普照尼传二十一。

  梁郡筑戈村寺慧木尼传二十二。

  吴县南寺法胜尼传二十三。

  永安寺僧端尼传二十四。

  广陵中寺光静尼传二十五。

  蜀郡善妙尼传二十六。

  广陵僧果尼传二十七。

14

  山阳东乡竹林寺静称尼传二十八。

  吴太玄台寺法相尼传二十九。

  东青园寺业首尼传三十。

  景福寺法辩尼传三十一。

  江陵三层寺道综尼传三十二。

  竹园寺慧浚尼传三十三。

  普贤寺宝贤尼传三十四。

  普贤寺法净尼传三十五。

  蜀郡永康寺慧耀尼传三十六。

景福寺慧果尼传十四

  慧果。本姓潘。淮南人也。常行苦节不衣绵纩。笃
好毗尼戒行清白。道俗钦羡风誉远闻。宋青州刺史北地

15

传弘仁。雅相叹贵厚加赈给。以永初三年(昙宗云元嘉
七年寺生弘安尼以起寺借券书见示是永初三年)割宅东
面为立精舍。名曰景福。果为纲纪。嚫遗之物悉以入僧
。众业兴隆大小悦服。到元嘉六年。西域沙门求那跋摩
至。果问曰。此土诸尼先受戒者。未有本事。推之爱道
。诚有高例。未测厥后。得无异耶。答无异。又问就如
律文戒师得罪何无异耶。答曰。有尼众处不二岁学。故
言得罪耳。又问。乃可此国先未有尼非阎浮无也。答曰
。律制十僧得授具戒。边地五人亦得授之。正为有处不
可不如法耳。又问。几许里为边地。答曰。千里之外山
海艰隔者是也。九年率弟子慧意慧铠等五人。从僧伽跋
摩重受具戒。敬慎奉持如爱顶脑。春秋七十余。元嘉十
年而卒。弟子慧铠。并以节行闻于时也。

建福寺法盛尼传十五

  法盛。本姓聂。清河人也。遭赵氏乱避地金陵。以
元嘉十四年于建福寺出家。才识慧解率由敏悟。自以桑
榆之齿流寓皇邑。虽复帝道隆宁。而犹怀旧土。唯有探
颐玄宗。乃可以遣忘老耳。遂从道场寺偶法师受菩萨戒
。昼则披陈玄素。夕则清言味理。渐染积年神情朗瞻。
虽曰暮齿有逾壮年。常愿生安养。谓同业昙敬昙爱曰。

16

吾立身行道志在西方。十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塔下礼佛
晚因遇疾稍就绵笃。其月晦夕初宵假寐。如来垂虚而下
。与二大士论二乘。俄与大众腾芳蹈蔼临省盛疾。光明
显烛一寺咸见。佥来问盛此何光色。盛具说之。言竟寻
终。年七十二。豫章太守吴郡张辩。素所尊敬。为之传
述云。

江陵牛牧寺慧玉尼传十六

  慧玉。长安人也。行业勤修经戒通备。常游行教化
历履邦邑。每属机缘不避寒暑。南至荆楚仍住江陵牛牧
精舍。诵法华首楞严等经。旬日通利。郯西道俗皆归敬
之。观览经论未曾废息。元嘉十四年十月为苦行斋七日
。乃立誓言。若诚斋有感。舍身之后必见佛者。愿于七
日之内见佛光明。五日中宵寺东林树灵光赫然。即以告
众。众皆欣敬加悦服焉。寺主法弘后于光处起立禅室。
初玉在长安。于薛尚书寺见红白色光。烛曜左右十日小
歇。后六重寺沙门。四月八日于光处得金弥勒像。高一
尺云。

建福寺道琼尼传十七

17

  道琼。本姓江。丹阳人也。年十余博涉经史。成戒
已后明达三藏精勤苦行。晋太元中皇后美其高行。凡有
所修福多凭斯寺。富贵妇女争与之游。以元嘉八年大造
形像处处安置。彭城寺金像二躯。帐座完具。瓦官寺弥
勒行像一躯。宝盖璎珞。南建兴寺金像二躯。杂事幡盖
。于建福寺造卧像并堂。又制普贤行像。供养之具靡不
精丽。又以元嘉十五年造金无量寿像。以其年四月十日
。像放眉间相光明照寺内。皆如金色。道俗相传咸来修
敬。瞻睹神辉莫不欢悦。复以元皇后遗物。开拓寺南更
造禅房。云。

江陵祇洹寺道寿尼传十八

  道寿。未详何许人也。清和恬寂以恭孝见称。幼受
五戒未尝起犯。元嘉中遭父忧。因毁遘疾自无痛痒。唯
黄瘠骨立。经历年岁诸治不瘳。因尔发愿。愿疾愈得出
家。立誓之后渐得平复。如愿出俗住祇洹寺。勤苦超绝
。诵法华经三千遍。常见光瑞。元嘉十六年九月七日。
夜中宝盖垂覆其上。云。

吴太玄台寺释玄藻尼传十九

18

  玄藻。本姓路。吴郡人安苟女也(宣验记云即是安
苟)藻年十余身婴重疾。良药必进日增无损。时玄台寺
释法济。语安苟曰。恐此疾由业非药所消。贫道按佛经
云。若履危苦能归依三宝忏悔求愿者。皆获甄济。君能
与女并捐弃邪俗洗涤尘秽。专心一向当得痊愈。安苟然
之。即于宅上设观世音斋。澡心洁意倾诚戴仰。扶疾稽
颡专念相续。经七日初夜忽见金像高尺许。三摩其身。
从首至足。即觉沉痾豁然消愈。既灵验在躬遂求出家。
住太玄台寺。精勤匪懈诵法华经。菜食长斋三十七载。
常翘心注想愿生兜率。宋元嘉十六年出都造经。不测所
终。

南安寺释慧琼尼传二十

  慧琼者。本姓钟。广州人也。履道高洁不味鱼肉。
年垂八十志业弥勤。常衣刍麻不服绵纩纲纪寺舍兼行讲
说。本经住广陵南安寺。元嘉十八年。宋江夏王世子母
王氏以地施琼。琼修立为寺。号曰南外永安寺。至二十
二年兰陵萧承之为起外国塔。琼以元嘉十五年。又造菩
提寺。堂殿坊宇皆悉严丽。因移住之。以南安施沙门慧
智。琼以元嘉二十年。随孟顗之会稽。至破纲卒。敕弟
子云。吾死后不须埋藏。可借人剥裂身体以飤众生。至

19

于终尽不忍屠割。乃造句容县举着山中。欲使鸟兽自就
啖之。经十余日。俨然如故。颜色不异。令使村人以米
散尸边。鸟食远处米尽。近尸之粒皆存。弟子慧朗在都
闻之。奔驰奉迎。还葬高座寺前堈。坟上起塔云。

南皮张国寺普照尼传二十一

  普照。本姓董。名悲。勃海安陵人也。少秉节概。
十七出家。住南皮张国寺。后从师游学广陵建熙精舍。
率心奉法阖众嘉之。及师慧孜亡。杜于庆吊而苦行绝伦
。宋元嘉十八年十二月。因感劳疾虽剧。而笃情深信初
自不改。专意祈诚不舍日夜。不能下地。枕上叩头忏悔
时息如常。诵法华经一日三卷。到十九年二月中忽然而
绝。两食顷苏云。向西行中道有一塔。塔中有一僧。闭
眼思惟惊问何来。答以其事。即问僧曰。此处去某甲寺
几里。答曰。五千万里。路上有草及行人。皆无所识。
时风云高靡区墟严净。西面尤明。意欲前进。僧乃不许
。因尔回还豁然醒悟。后七日而卒。时年二十五也。

梁郡筑戈村寺释慧木尼传二十二

20

  慧木。本姓傅。北地人。十一出家。师事慧超受持
小戒。居梁郡筑戈村寺。始读大品日诵两卷。兼通杂经
。木母老病口中无齿。木嚼脯饴母。为口不净不受大戒
白衣精勤忏悔自业。忽见戒坛与天皆黄金色。举头仰视
。南见一人。着襈衣衣色悉黄。去木或近或远。语木曰
。我已授汝戒。寻复不见。木不以语人。多诸感异皆类
此也。木兄闻欲知。乃诈之曰。汝为道积年竟无所益。
便可养发当为访婿。木闻心愁。因述所见。即受具戒。
临受戒夕梦人口授戒本。及受戒竟再览便诵。宋元嘉中
造十方佛像。并四部戒本及羯磨施四众云。

吴县南寺法胜尼传二十三

  法胜。少出家住吴县南寺。或云东寺。恭信恪勤众
所知识。宋元嘉中河内司马隆为毗陵丞。遇抄。战亡。
妻山氏二亲早没。复无儿女。年又老大。入吴投胜。胜
接待如亲。后百日。山氏遇疾。疾涉三年甚经危笃。胜
本无蓄积。赡待医药皆资乞告。不惮雨暑不避风寒。山
氏遂愈。众并称贵之。后游京师进修禅律。该通定慧探
索幽隐。训诱徒属不肃而成。动不询利。静不求名。殷
勤周至。莫非济物。年造六十疾病经时。自言不差。亲
属怪问。答云。昨见二沙门道知如此。顷之复言。见二

21

比丘非前所见者。偏袒右肩。手各执花立其疾床。后遥
见一佛坐莲华上光照我身。从此已后夕不复眠。令人为
转法华。至于后夜气息稍微。命令止经为我称佛。亦自
称佛。将欲平明。容貌不改。奄忽而终焉。

永安寺僧端尼传二十四

  僧端。广陵人也。门世奉佛姊妹笃信。誓愿出家不
当婢采。而姿色之美有闻乡邑。富室凑之母兄已许。临
迎之三日宵遁佛寺。寺主置于别室给其所须。并请观世
音经二日能诵。雨泪稽颡昼夜不休。过三日后于礼拜中
见佛像。语云。汝婿命尽。汝但精勤勿怀忧念。明日其
婿为牛所触亡也。因得出家坚持禁戒。摄心空闲似不能
言。及辩折名实其辞亹亹。诵大涅槃经五日一遍。元嘉
十年南游上国住永安寺。纲纪众务均爱等接。大小悦服
久而弥敬。年七十余。元嘉二十五年而卒。弟子普敬普
要。皆以苦行显名。并诵法华经。

广陵中寺光静尼传二十五

  光静。本姓胡。名道婢。吴兴东迁人也。幼出家随
师住广陵中寺。静少而励行长而习禅思。不食甘肥。将

22

受大戒绝谷饵松。具足之后积十五年。虽心识鲜明而体
力羸惫。祈诚慊到。每辄感劳。动经晦朔。沙门释法成
谓曰。服食非佛盛事。静闻之还食粳粮。倍加勇猛精学
不倦。从学观行者常百许人。元嘉十八年五月患疾曰。
我厌苦此身其来久矣。于是牵病忏悔不离心口。情理恬
明神气怡悦。至十九年岁旦饮粒皆绝。属念兜率心心相
续。如是不断。至四月十八日夜。殊香异相满虚空中。
其夜命过焉。

蜀郡善妙尼传二十六

  善妙。本姓欧阳。繁县人也。少出家。性用柔和少
嗔喜。不营好衣不食美食。有妹婿亡孀居无所依托。携
一稚子寄其房内。常闻妙自慨生不值佛。每一言此流涕
歔欷悲不能已。同住四年五年。未曾见其食。妹作食熟
呼妙共食。妙云适于某处食竟。或云。四大不好未能食
。如此积年。妹甚恨愧。白言。无福婿亡更无亲属。携
儿依姊多所秽乱。姊当见厌故不与共食耳。流泪而言。
言已欲去。妙执其手喻之曰。汝不解我意。我幸于外得
他供养。何须自损家中食。汝但安住我不久应远行。汝
当守屋慎莫余去。妹闻此而止。自绩作布买数斛油。瓦
堈盛之着庭中。语妹云。拟作功德慎勿取也。至四月八

23

日夜半以布自缠而烧其身。火已亲顶命其妹令呼维那打
磬。我今舍寿。可遍告诸尼。速来共别。比诸尼惊至。
命未绝。语诸尼云。各勤精进。生死可畏。当求出离。
慎勿流转。我舍此身供养已二十七反。止此一身当得初
果(问益士人。或云元嘉十七年烧身。或云孝建时或言
大明中故备记之)

广陵僧果尼传二十七

  僧果。本姓赵名法祐。汲郡修武人也。宿殖诚信纯
笃自然。在乳哺时不过中食。父母嘉异。及其成人心唯
专到缘碍参差。年二十七方获出家。师事广陵慧聪尼。
果戒行坚明禅观清白。每至入定辄移昏晓。绵神净境形
若枯木。浅识之徒或生疑。及元嘉六年。有外国舶主难
提。从师子国载比丘尼来。至宋都住景福寺。后少时问
果曰。此国先来已曾有外国尼未。答曰。未有。又问。
先诸尼受戒那得二僧。答但从大僧受。得本事者乃是发
起受戒。人心令生殷重是方便耳。故如大爱道八敬得戒
五百释女以爱道为和上。此其高例。果虽答然心有疑。
具咨三藏。三藏同其解也。又咨曰。重受得不。答曰。
戒定慧品从微至着。更受益佳。到十年舶主难提。复将
师子国铁萨罗等十一尼。至先达诸尼已通宋语。请僧伽

24

跋摩于南林寺坛界。次第重受三百余人。十八年年三十
四矣。时宴坐经日。维那故触。谓言已死。惊告寺官寺
官共视。见果身冷肉强。唯气息微转。始欲[臼/丌]
徙。便自开眼语笑寻常。于是愚者骇服。不知所终也。

山阳东乡竹林寺静称尼传二十八

  静称。本姓刘。名胜。谯郡人也。戒业精苦。诵经
四十五万言。寺傍山林无诸嚣杂。游心禅默永绝尘劳。
曾有人失牛推寻不已。夜至山中望寺林火光炽盛。及至
都无。常有一虎随称去来。称若坐禅蹲踞左右。寺内诸
尼若犯罪失不时忏悔。虎即大怒。悔罪便悦。称后暂出
山道遇一北地女人。造次问访欣然若旧。女姓仇名文姜
。本博平人也。性好佛法闻南国富道关开托避得至此土
。因遂出家。既同苦节。二人不资粮米。饵麻术而已。
声达虏都。虏谓圣人。远遣迎接二人不乐边境。故秽声
迹危行言逊。虏主为设肴馔皆悉进啖。因此轻之不复拘
留。称与文姜复还本寺。称年九十三。无疾而卒也。

吴太玄台寺法相尼传二十九

25

  法相。本姓侯。炖煌人也。履操清贞才识英拔。笃
志好学不以屡空废业。清安贫窭。不以荣达移心。出适
傅氏。家道多故。符坚败绩眷属散亡。出家持戒信解弥
深。常割衣食好者施慧宿尼。寺僧谏曰。慧宿质野言不
出口。佛法经律曾未厝心。欲学禅定又无师范。专顽拙
讷是下愚人耳。何不种以上田而修此下福。答曰。田之
胜负唯圣乃知。我既凡人宁立取舍。遇有如施何关作意
耶。慧宿后建禅斋七日。至第三夜与众共坐。众起不起
。众共观之。坚如木石牵持不动。或谓已死。后三日起
。起后如常。众方异之。始悟法相深相领照矣。其如此
类前后非一。相年逮桑榆操行弥笃。年九十余。元嘉末
卒也。

东青园寺业首尼传三十

  业首。本姓张。彭城人也。风仪峻整戒行清白。深
解大乘善构妙理。弥好禅诵造次无怠。宋高祖武皇帝雅
相敬异。文帝少时从受三归。住永安寺供施相续。元嘉
二年王景深母范氏。以王坦之故祠堂地施首。起立寺舍
。名曰青园。斋肃徒众甚有风规。潘贵妃叹曰。首尼弘
振佛法甚可敬重。以元嘉十五年。为首更广寺。西创立
佛殿。复拓寺北造立僧房。赈给所须寺业兴立。众二百

26

人法事不绝。春秋稍高仰者弥盛。累以耆艾自陈众咸不
许。年九十。大明六年而卒。时又有净哀宝英法林。并
以立身清洁有声京县。哀久禅诵任事清允。泰始五年卒
。英建塔五层。阅理有勤。蔬食精进。泰始六年卒。林
博览经律老而不懈。元徽元年卒。又有弟子昙寅。兼通
禅律。简绝荣华。不窥朝市。元徽六年卒。

景福寺法辩尼传三十一

  法辩。丹阳人也。少出家为景福寺慧果弟子。忠谨
清慎雅有素检。弊衣蔬饭不食薰辛。高简之誉早盛京邑
。杨州刺史琅琊王郁甚相敬礼。后从道林寺外国沙门畺
良耶舍咨禀禅观。如法修行通极精解。每预众席恒如睡
寐。尝在斋堂众散不起。维那惊触如木石焉。驰以相告
。皆来就视。须臾出定言语寻常。众咸钦服倍加崇重。
大明七年而卒。年六十余。先是二日上定林寺超法师梦
一宫城庄严显丽。服玩光赫非世所有。男女装饰充满其
中。唯不见有主。即问其故。答曰。景福法辩当来生此
。明日应到。辩其日唯觉肉战。即遣告众。大小皆集。
自云。有异人来我左右。乍显乍晦如影如云。言讫坐绝
。其后复有道照僧辩。亦以精进知名。道照本姓杨。北
地徐人也饭蔬诵经为临贺王之所供养。

27

江陵三层寺道综尼传三十二

  道综。未详何许人也。住江陵三层寺。少不以出众
居心。长不以同物为污。贤愚之际从通而已。迹虽混成
所度潜广。以宋大明七年三日十五日夜。自练油火。关
颡既然。耳目就毁。诵咏不辍。道俗咨嗟魔正同骇。率
土闻风皆发菩提心。宋征士刘虬雅相宗敬。为制偈赞云

竹园寺慧浚尼传三十三

  慧浚。本姓陈。山阴人也。幼而颖悟精进迈群。旦
辄烧香运想礼敬移时。中则菜蔬一饭鲜肥不食。虽在居
家有如出俗。父母不能割其志。及年十八许之从道。内
外坟典经眼必诵。深禅秘观无不必入。静而无竞和而有
节。朋游旧狎未尝戏言。宋宰江夏王义恭雅相推敬。常
给衣药四时无爽。不蓄私财悉营寺舍。竹园成立浚之功
也。禅味之乐老而不衰。年七十三。宋大明八年而卒。
葬于傅山。同寺有化尼。聪颖卓秀。多诵经律。蔬食苦
节。与浚齐名。

普贤寺宝贤尼传三十四

28

  宝贤。本姓陈。陈郡人也。十六丁母忧。三年不食
谷。以葛芋自资。不衣缯纩不坐床席。十九出家住建安
寺。操行精修博通禅律。宋文皇帝深加礼遇供以衣食。
及孝武雅相敬待。月给钱一万。明帝即位赏接弥崇。以
泰始元年敕为普贤寺主。二年又敕为都邑僧正。甚有威
风明断如神。善论物理屈抂必释。秉性刚直无所倾挠。
初晋兴平中净检尼。是比丘尼之始也。初受具戒指从大
僧。影福寺惠果净音等。以咨求那跋摩。求那跋摩云。
国土无二众。但从大僧受得具戒。惠果等后遇外国铁萨
罗尼等至。以元嘉十一年。从僧伽跋摩于南林寺坛重受
具戒。非谓先受不得。谓是增长戒善耳。后诸好异者。
盛相传习典制稍亏。元徽二年法律颖师。于晋兴寺开十
诵律。颍其日有十余尼。因下讲欲重受戒。贤乃遣僧局
赍命到讲座。鸣木宣令诸尼。不得辄复重受戒。若年岁
审未满者。其师先应集众忏悔竟。然后到僧局。僧局许
可。请人监检方得受耳。若有违拒即加摈斥。因兹已后
矫竞暂息。在任清简。才兼事义。安众惠下。萧然寡欲
。世益高之。年七十七。升明元年卒也。

普贤寺法净尼传三十五

  法净。江北人也。年二十值乱随父避地秣陵门修释

29

教。净少出家住永福寺。戒行清洁明于事理。沉思精研
深究义奥。与宝贤尼名辈略齐。宋明皇帝异之。泰始元
年敕住普贤寺。宫内接遇礼兼师友。二年敕为京邑都维
那。在事公正确然殊绝。随方引汲归德如流。荆楚诸尼
及通家妇女。莫不远修书嚫求结知识。其陶治德风皆类
此也。咨其戒范者七百人。年六十五。元徽元年卒也。

蜀郡永康寺慧耀尼传三十六

  慧耀。本姓周。西平人也。少出家常誓烧身供养三
宝。泰始末言于刺史刘亮。亮初许之。有赵处思妾王氏
甓塔。耀请塔上烧身。王氏许诺。正月十五日夜将诸弟
子。赍持油布往至塔所。装束未讫。刘亮遣信语诸尼云
。若耀尼果烧身者。永康一寺并与重罪。耀不得已于此
便停。王氏大嗔云。尼要名利诈现奇特。密货内人作如
此事。不尔夜半城内那知。耀曰。新妇勿横生烦恼。舍
身关我傍人岂知。于是还寺断谷服香油。至升明元年于
寺烧身。火来至面诵经不辍。语诸尼云。收我遗骨正得
二升。及至火灭果如其言。未烧之前一月日许。有胡僧
年可二十。形容端正竟胛生毛。长六七寸。极细软。人
问之。译语答云。从来不覆是故生毛耳。谓耀曰。我住

30

波罗奈国。至来数日。闻姊欲舍身。故送银罂相与。耀
即顶受。未及委悉匆匆辞去。遣人追留出门便失。以此
罂盛其舍利。不满二合。云。

比丘尼传卷第三

  东官曾成法缘尼传三十七。

  南永安寺昙彻尼传三十八。

  崇圣寺僧敬尼传三十九。

  盐官齐明寺僧猛尼传四十。

  华严寺妙智尼传四十一。

  建福寺智胜尼传四十二。

  禅基寺僧盖尼传四十三。

  东青园寺法全尼传四十四。

31

  普贤寺净晖尼传四十五。

  法音寺昙简尼传四十六。

  法音寺净圭尼传四十七。

  集善寺慧绪尼传四十八。

  钱塘齐明寺超明尼传四十九。

  法音寺昙勇尼传五十。

  剡齐兴寺德乐尼传五十一。

东官曾成法缘尼传三十七

  法缘。本姓仑。东官曾成人也。宋元嘉九年。年十
岁。妹法彩年九岁。未识经法。忽以其年二月八日俱失
所在。经三日而归。说至净土天宫见佛。佛为开化。至
九月十五日又去一旬乃还。便能作外国书语及诵经。见
西域人言谑善相了解。十年正月十五日又复失去。田中
作人见其随风飘扬上天。父母忧之祀神求福。既而经月

32

乃返。返已出家披着法服持发而归。自说见佛及比丘尼
。语云。汝前世因缘应为我弟子。举手摩头发自堕落。
为立法名大名法缘。小曰法彩。临遣还曰。可作精舍。
当与汝经。法也缘等还家即毁神座缮立精庐。昼夜讲诵
。夕中每有五色光明。流泛峰岭有若灯烛。自此以后容
止华雅音制诠正。上京讽诵不能过也。刺史韦朗孔默并
屈供养。闻其谈说甚敬异焉。因是土人皆事正法。年五
十六。建元中卒也。

南永安寺昙彻尼传三十八

  昙彻尼。未详何许人也。少为普要尼弟子。随要住
南永安寺。要道洁学优有闻当世。彻秉操无矫习业不休
。佛法奥义必欲总采。未及成戒已究经论。具足已后遍
习毗尼。才堪机务尤能讲说。剖毫析滞探赜幽隐。诸尼
大小皆请北面。随方应会负帙成群。五侯七贵妇女以下
莫不修敬。年六十三。齐永明二年卒矣。

崇圣寺僧敬尼传三十九

  僧敬。本姓李。会稽人也。寓居秣陵。僧敬在孕家
人设会。请瓦官寺僧超西寺昙芝尼。使二人指腹呼胎中

33

儿为弟子。母代儿唤二人为师。约不问男女必令出家。
将产之日母梦神人语之曰。可建八关。即命经始。僧像
未集敬便生焉。闻空中语曰。可与建安寺白尼作弟子。
母即从之。及年五六岁闻人经呗辄能诵忆。读经数百卷
妙解日深。菜蔬刻已清风渐着。逮元嘉中鲁郡孔默出镇
广州。携与同行。遇见外国铁萨罗尼等来向宋都。并风
节峧异。更从受戒深悟无常。乃欲乘船泛海寻求圣迹。
道俗禁闭。留滞岭南三十余载。风流所渐犷俗移心。舍
园宅施之者十有三家。共为立寺于潮亭。名曰众造。宋
明帝闻之远遣征迎。番禺道俗大相悲恋。还都敕住崇圣
寺。道俗服其进止。丹阳乐遵为敬舍宅立寺后迁居之。
齐文惠帝竟陵文宣王。并钦风德嚫施无阙。年八十四。
永明四年二月三日卒。葬于钟山之阳。弟子造碑。中书
侍郎吴兴沈约制其文焉。

盐官齐明寺僧猛尼传四十

  僧猛。本姓岑。南阳人也。迁居盐官县。至猛五世
矣。曾祖率晋正员郎余抗令。世事黄老加信敬邪神。猛
幼而慨然有拔俗之志。年十二父亡。号哭吐血绝而复苏
。三年告终。示不灭性。辞母出家。行已清洁奉师恭肃
。蔬粝之食止存支命。行道礼忏未尝疲怠。说悔先罪精

34

恳流泪。能行人所不能行。益州刺史吴郡张岱闻风贵敬
。请为门师。宋元徽元年净度尼入吴。携出京城。仍住
建福寺。历观众经以日系夜。随逐讲说心无厌倦。多闻
强记经耳必忆。由是经律皆悉研明。澄情宴坐泊然不测
。齐建元四年母病。乃舍东宅为寺。名曰齐明。缔构殿
宇列植竹树。内外清靖状若仙居。饥者撤膳以施之。寒
者解衣而与之。尝有猎者近于寺南。飞禽走兽竞来投猛
。而鹰犬驰逐相去咫尺。猛以身手遮遏。虽体被啄啮。
而投者获免。同止数十人。三十余载未尝见其愠怒之色
。年七十二。永明七年卒。时又有僧瑗尼。猛之从弟女
也。亦以孝闻。业行高邈慧悟凝深也。

华严寺妙智尼传四十一

  妙智。本姓曹。河内人也。禀性柔明陶心大化。执
持禁范如护明珠。心勤忍辱与物无忤。虽有毁恼必以和
颜。下帷穷年终日无闷。精达法相。物共宗之。禅堂初
建。齐武皇帝敕请妙智讲胜鬘净名开题。及讲帝数亲临
。诏问无方。智连环剖析初无遗滞。帝屡称善。四众雅
服。齐竟陵文宣王疆界钟山集葬名德。年六十四。建武
二年卒葬于定林寺。南齐侍中琅琊王伦妻江氏为着石赞
文序立于墓左耳。

35

建福寺智胜尼传四十二

  智胜。本姓徐。长安人也。寓居会稽于其三世。六
岁而随王母出都游瓦官寺。见招提整峻宝饰严华。澘然
泣涕。仍祈剪落。王母问之具述此意。谓其幼稚而未许
之也。宋季多难四民失业。时事纷纭奄冉积载。年将二
十方得出家住建福寺。独行无伦绝尘难范。听受大涅槃
经一闻能持。后研律藏功不再受。总持之誉佥然改目。
自制数十卷义疏。辞约而旨远。义隐而理妙。逢涅不淄
遇磨不磷。大明中有一男子。诡期抱梁欲规不逊。胜克
意渊深雅操壁立。正色告众。众录付官。守戒清净如护
明珠。时庄严寺昙斌法师弟子僧宗玄趣。共直佛殿慢藏
致盗。乃失菩萨璎珞及七宝澡罐斌衣钵之外室如悬磬。
无以为备。忧慨辍讲。闭房三日。胜宣告四部旬月备办
。德感化行皆类此也。齐文惠帝闻风雅相接召。每延入
宫讲说众经。司徒竟陵文宣王倍崇敬焉。胜志贞南金心
皎比雪。裁箴尼众实允物望。令旨仍使为寺主阖众爱敬
如奉严尊。从定林寺僧远法师受菩萨戒。座侧常置香炉
。胜乃捻香。远止之曰。不取火已信宿矣。所置之香遂
氛氲流烟。咸叹其肃恭表应若斯也。永明中作圣僧斋摄
心祈想。忽闻空中弹指合掌侧听。胜居寺三十年。未尝
赴斋会游践贵。胜每重闲静处系念思惟。故流芳不远。

36

文惠帝特加供俸。日月充盈。缔构房宇。阖寺崇华。胜
舍衣钵为宋齐七帝造摄山寺石像。永明十年寝疾。忽见
金车玉宇悉来迎接。到四月五日告诸弟子曰。吾今逝矣
。弟子皆泣。乃披衣出胸。胸有草书佛字。字体鲜白色
相明润。八日正中而卒也。年六十六。葬于钟山。文帝
给其汤药。凶事所须并宜官备也。

禅基寺僧盖尼传四十三

  僧盖。本姓田。赵国均仁人也。父宏梁天水太守。
盖幼出家为僧志尼弟子住彭城华林寺。忘利养惔毁誉。
永徽元年索虏侵州。与同学法进南游京室。住妙相尼寺
。博听经律深究旨归。专修禅定惟日不足。寒暑不变衣
裳。四时无新饮食。但资一菜中饭而已。受业于隐审二
禅师。禅师皆叹其易悟。齐永明中。移止禅基寺。欲广
弘观道。道俗咨访。更成纷动。乃别立禅房于寺之左。
宴默其中。出则善诱谆谆不倦。齐竟陵文宣王萧子良。
四时资给。虽已耆艾而志向不衰。终日清虚通夜不寐。
年六十四。永明十一年卒也。时寺又有法延者。本姓许
。高阳人也。精进有行业。亦以禅定显闻也。

青园东寺法全尼传四十四

37

  法全本姓戴。丹阳人也。端庄好静雅勤定慧。初随
宗瑗博综众经。后师审隐遍游禅观。昼则披文远思。夕
则历观妙境。大乘奥典皆能宣讲。三昧秘门并为师匠。
食但蔬菜衣止蔽形。训诱未闻奖成后学。听者修行功益
甚众。寺既广大阅理为难。泰始三年众议欲分为二寺。
时宝婴尼求于东面起立禅房更构灵塔。于是始分为东青
园寺。升明二年婴卒。众既新分人望未缉。乃以全为寺
主。于是大小爱悦情无纤介。年八十三。隆昌元年卒。
时寺复有净练僧律慧形。并以学显名也。

普贤寺净晖尼传四十五

  净晖本姓杨。建康人也。志道专诚乐法翘恳。具戒
之初从济瑗禀学。精思研求究大乘之奥。十腊之后便为
宗匠。齐文惠帝竟陵文宣王莫不服膺。永明八年竟陵王
请于第讲维摩经。后为寺主。二十余年。长幼崇奉如事
父母。从为弟子者四百余人。年七十二。永明十年卒也
。时寺又有僧要光净。并学行有闻也。

法音寺昙简尼传四十六

  昙简。本姓张。清河人也。为法净尼弟子住寺。游

38

学淮海弘宣正法。先人后己志在广济。以齐建元四年立
法音精舍。禅思静默通达三昧。德声遐布功化自远。道
俗敬仰盛修供施。时有慧明法师。深爱寂静。本住道林
寺。永明时为文惠帝竟陵文宣王之所修饰。僧多义学累
讲经论。去来諠动明欲去之。简以寺为施因移白山。更
立草庵以蔽风雨。应时行乞。取给所资。常聚樵木。云
营功德。以建武元年二月十八日夜。登此积薪引火自焚
。舍生死身供养三宝。近村见火竞来赴救。及至简已迁
灭。道俗哀恸声振山谷。即聚所余为立坟刹也。

法音寺净圭尼传四十七

  净圭。本姓周。晋陵人也。寓居建康县三世矣。圭
幼而聪颖一闻多悟。性不狎俗早愿出家。父母怜之不违
其志。为法净尼弟子住法音寺。德行纯邃经律博通。三
业禅秘无不善达。神量渊远物莫能窥。遗身忘味常自枯
槁。其精进总持为世法则。传授训诱多能导利当世归心
。与昙简尼同憩法音寺。后移白山栖托树下。功化转弘
。以建武元年二月八日。与昙简同夜烧身。道俗哀赴莫
不哽咽。收其舍利树封坟刹焉。

39

集善寺慧绪尼传四十八

  慧绪。本姓周。闾丘高平人也。为人高率疏远。见
之如丈夫不似妇人。发言吐论甚自方直。略无所回避。
七岁便蔬食持斋志节勇猛。十八出家住荆州三层寺。戒
业具足道俗所美。时江陵有隐尼。西土德望。见绪而异
之。遂忘年契意相携行道。尝同居一夏。共习般舟。心
形勤苦昼夜不息。沈攸之为刺史普沙简僧尼。绪乃避难
下都。及沈破败后复还西。齐太尉大司马豫章王萧嶷。
以宋升明末出镇荆陕。知其有道行迎请入内。备尽四事
。时有玄畅禅师。从蜀下荆。绪就受禅法究极精妙。畅
每称其宿习不浅。绪既善解禅行兼菜蔬励节。豫章王妃
及内眷属。敬信甚深从受禅法。每有嚫施。受已随散。
不尝储畜意。志高远都。不以生业关怀萧。王要共还都
。为起精舍在第东田之东。名曰福田寺。常入第行道。
永明九年自称忽忽苦病亦无正恶。唯不复肯食。颜貌憔
瘁苦求还寺。还寺即平愈。旬日中辄复请入。入转如前
。咸不知所以。俄而王薨祸故相续。武皇帝以东田郊迥
更起集善寺。悉移诸尼还集善。而以福田寺别安外国道
人阿梨。第中还复供养善读诵咒。绪自移集善寺以后。
足不复入第者数年。时内外既敬重此尼。每劝其暂至后
第内。竺夫人欲建禅斋。遣信先咨请。尼云甚善。贫道

40

年恶。此叚实愿一入第与诸夫娘别。既入斋。斋竟自索
纸笔作诗曰。世人或不知。呼我作老周。忽请作七日。
禅斋不得休(后复有十字道别今忘之)作诗竟言笑接人
。了不异常日高傲也。因具叙离云。此叚出寺方为永别
。年老无复能入第理。时体中甚康健。出寺月余。便云
病。乃无有异于恒少日而卒也。是永元元年十一月二十
日卒。时年六十九周舍为立序赞。又有德盛尼。德合志
同为法眷属。行道习观亲承音旨也。

钱塘齐明寺超明尼传四十九

  超明本姓范。钱塘人。父先少为国子生。世奉大法
。明幼聪颖雅有志尚。读五经善文义。方正有礼内外敬
之。年二十一夫亡寡居。乡邻求嫂誓而弗许。因遂出家
住崇隐寺。神理明彻道识清悟。闻吴县北张寺有昙整法
师道行精苦从受具足。后往涂山听慧基法师。讲说众经
便究义旨。一经于耳退无不记。三吴士庶内外崇敬。寻
还钱塘移憩齐明寺。年六十余。建武五年而卒也。时又
有法藏尼。亦以学行驰名也。

法音寺昙勇尼传五十

41

  昙勇者。昙简尼之姊也。为性刚直不随物以倾动。
常以禅律为务。不以衣食经怀。憩法音精舍。深悟无常
高崇我乐。以建武元年随简同移白山。永元三年二月十
五日夜积薪自烧以身供养。当时闻见咸发道心。共聚遗
烬以立坟刹云。

剡齐兴寺德乐尼传五十一

  德乐。本姓孙。毗陵人也。高祖毓晋豫州刺史。乐
生而口有二牙。及长常于闇室不假灯烛了了能见。愿乐
离俗。父母爱惜而不敢遮。至年八岁许。其姊妹同时入
道。为晋陵光尼弟子。具足以后并游学京师。住南永安
寺。笃志精勤以昼继夜。穷研经律言谈典雅。宋文帝善
之。元嘉七年外国沙门求那跋摩。宋大将军立王园寺(
在枳园寺路北也)请移住焉。到十一年有师子国比丘尼
十余人至。重从僧伽跋摩受具足戒。至二十一年。同寺
尼法净昙览。染孔熙先谋人。身穷法毁坏寺舍。诸尼离
散。德乐移憩东青园。乐咨请深禅穷究妙境。及文帝崩
。东游会稽。止于剡之白山照明精舍。学众云集从容教
授。道盛东南矣。齐永明五年陈留阮俭笃信士也。舍所
居宅立齐兴精舍。乐纲纪大小悦服远近钦风。皆愿依止
。徒众二百余人。不聚嚫施岁建大讲。僧尼不限平等资

42

供。年八十一。永元三年卒剡。有僧茂尼。本姓王。彭
城人也。节食单蔬勤苦为业。用其嚫遗纪竹园精舍焉。

比丘尼传卷第四

  禅林寺净秀尼传五十二。

  禅林寺僧念尼传五十三。

  成都长乐寺昙晖尼传五十四。

  高昌都郎中寺凭尼传五十五。

  闲居寺慧胜尼传五十六。

  东青园寺净贤尼传五十七。

  竹园寺净渊尼传五十八。

  竹园寺净行尼传五十九。

43

  南晋陵寺令玉尼传六十。

  闲居寺僧述尼传六十一。

  西青园寺妙祎尼传六十二。

  乐安寺慧晖尼传六十三。

  邸山寺道贵尼传六十四。

  山阴招明寺法宣尼传六十五。

禅林寺净秀尼传五十二

  净秀本姓梁。安定乌氏人也。祖畴征虏司马父粲之
龙川县都乡侯。净秀幼而聪睿好行慈仁。七岁自然持斋
。家中请僧转涅槃经。闻断鱼肉即便蔬食。不敢令二亲
知。若得鲑鳝密自弃之。从外国沙门普练咨受五戒。精
勤奉持不曾违犯。礼拜读诵昼夜不休。年十二便求出家
。父母禁之。及手能书常自写经。所有资财唯充功德不
营俗好。不衣锦绣不着粉黛。如此推迁。至十九方得听
许。为青园寺首尼弟子。事师竭诚犹惧弗及。三业勤修

44

夙夜匪懈。僧使众役每居其首。跋涉勤劬触事关涉善神
敬护常在左右。时有马先生。世呼神人也。见秀记言。
此尼当生兜率。尝三人同于佛殿内坐。忽闻空中声状如
牛吼。二人惊怖。唯秀淡然。还房取烛始登阶。复闻空
中语曰。诸尼避路秀禅师归。他日又与数人于禅房中坐
。一尼鼾眠睡中。见有一人头柱殿。语曰。勿惊秀尼。
后时与诸尼同坐。一尼暂起。还见一人。抵掌止之曰。
莫挠秀尼。进止俯仰必遵律范。欲请曜法师讲十诵律。
但有钱一千忧事不办。夜梦见鸦鹊鸲鹆子各乘轩车大小
称形。同声唱言。我当助秀尼讲。及至经营有七十檀越
争设妙供。后又请法颖律师重讲十诵。开题之日澡罐中
水自然香馥。其日就坐更无余伴。起惧犯独以咨律师。
律师答言。不犯。秀观诸尼未尽如法。乃叹曰。洪徽未
远灵绪稍隤。自非正己焉能导物。即行摩那埵以自悔首
。合众见之悉共相率。退思补过惭愧忏谢。宋元嘉七年
外国沙门求那跋摩至都。律范清高。秀更从受戒。而青
园徒众悟解不同思立别住。外严法禁内安禅默。庶微称
己心。宋南昌公主及黄修仪。以大明七年八月。共施宜
知地以立精舍。秀麻衣藿食。躬执泥瓦夙夜尽勤。制龛
造像无所不备。同住十余人皆以禅定为业。泰始三年明
帝敕以寺从其所集宜名禅林。秀手写众经。别立经台置
在于堂内。娑伽罗龙王二兄弟。现迹弥日示其拥护。知

45

识往来无不见者。每奉请圣僧果食之上必有异迹。又尝
七日供养礼忏讫摄心澍想。即见二胡僧举手共语。一称
弥呿罗。一称毗佉罗。所著袈裟色如熟桑椹。秀即以泥
染衣色令如所见。他日又请阿耨达池五百罗汉。复请罽
宾国五百罗汉。又请京邑大德二旬大会。第二日又见一
胡僧。合众疑之。因即借问。云从罽宾来至已一年。使
守门者密加觇视。多人共见从宋林门出。始行十余步奄
忽不见。又曾浴圣僧内外寂静。唯有牺杓之声。其诸瑞
异皆类此也。齐文惠帝竟陵文宣王。厚相礼待供施无废
。年耆力弱不复能行。梁天监三年敕见听乘舆至内殿。
五年六月十七日。苦心闷不复饮食。彭城寺慧令法师六
月十九日梦见一柱殿严丽非常。谓是兜率天宫。见净秀
在其中。令即嘱之。得生好处勿忘将接。秀曰。法师兄
是大丈夫。弘通经教自应居胜地。令闻秀病往看之述梦
中事。至七月十三日小间。自梦见幡盖乐器在佛殿西。
二十二日请相识僧会别。二十七日告诸弟子。我升兜率
天。言绝而卒。年八十九。

禅林寺僧念尼传五十三

  僧念。本姓羊。泰山南城人也。父弥州从事吏。念
即招提寺昙睿法师之姑也。圭璋早秀才监明达。立德幼

46

年十岁出家。为法护尼弟子。从师住太后寺。贞节苦心
禅思精密。博涉多通文义兼美。蔬食礼忏老而弥笃。诵
法华经日夜七遍。宋文孝武二帝常加资给。齐永明中移
住禅林寺。禅范大隆诸学者众。司徒竟陵王四事供养。
年九十。梁天监三年卒。葬秣陵县中兴里内。

成都长乐寺昙晖尼传五十四

  昙晖。本姓青阳。名白玉。成都人也。幼乐修道父
母不许。元嘉九年有外国禅师畺良耶舍。入蜀大弘禅观
。晖年十一。启母求请禅师欲咨禅法。母从之。耶舍一
见。叹此人有分令其修习。嘱法育尼使相左右。母已许
嫁于晖之姑子。出门有曰。不展余计。育尼密迎还寺。
晖深立誓愿。若我道心不遂。遂致逼迫者。当以火自焚
耳。刺史甄法崇闻之。遣使迎晖。集诸纲佐及有望之民
。请诸僧尼穷相难尽。法崇问曰。汝审能出家不。答曰
。微愿久发特乞救济。法崇曰善。遣使语姑。姑即奉教
。从法育尼出家。年始十三矣。从昱学修观行。裁得禀
受。即于座末便得入定。见东方有二光明。其一如日而
白。其一如月而青。即于定中立念云。白者必是菩萨道
。青者声闻法。若审然者当令青者销而白光炽。即应此
念。青光遂灭。白光炽满。及至起定为昱尼说。昱尼善

47

观道闻而欢喜赞善。时同坐四十余人莫不见叹其希有也
。后婿心疑以为姧诈。相率抄取将归其家。昙晖时年十
六矣。以婢使营卫不受侵逼。婿无如之何。复以诉州。
刺史赏异。问畺良耶舍曰。此人根利慎勿违之。若婿家
须相分解费用不足者。贫道有一苍头即为随喜。于是解
释。后于禅中自解佛性。常住大乘等义并非师受。时诸
名师极力问难无能屈者。于是声驰远近莫不归服。宋元
嘉十九年。临川王临南兖延之至镇。时年二十一。骠骑
牧陕复携住南楚。男女道俗北面拥帚者千二百人。岁月
稍淹思母转至。固请还乡。德行既高门徒日众。于市桥
西北自营塔庙。殿堂厢廊倏忽而成。复营三寺皆悉神速
。莫不叹服。称有神力焉。年八十三。天监三年而卒。
初张峻随父母益州。尝忽然直往不令预知。同行宾客三
十许人坐始定。便下果粽并悉时珍。刺史刘悛后尝率往
亦复如之。梁宣武王尝送物使晖设百人会。本言不出临
中自往。及至乃有三百僧。并王佐吏近四百人。将欲行
道。遣婢来倩人下食。即遣人。唯见二弟子及二婢奠食
都无杂手力。王弥复叹之。不可量也。或有问晖者。见
师生徒不过中家之产。而造作云为有若神化。何以至此
耶。答云。贫道常自无居贮。若须费用役五三金而已。
随复有之不知所以而然。故谈者以为有无尽藏焉。时又
有花光尼。本姓鲜于。深禅妙观洞其幽微。遍览三藏傍

48

兼百氏。尤能属文。述晖赞颂。词旨有则。不乖风雅焉

伪高昌都郎中寺冯尼传五十五

  冯尼者。本姓冯。高昌人也。时人敬重。因以姓为
号。年三十出家住高昌都郎中寺。菜蔬一食戒行精苦。
烧六指供养。皆悉至掌。诵大般涅槃经。三日一遍。时
有法慧法师。精进迈群。为高昌一国尼依止师。冯后忽
谓法惠言。阿阇梨未好。冯是阇梨善知识。阇梨可往龟
兹国金花帐下直月闻当得胜法。法惠闻而从之。往至彼
寺见直月。直月欢喜以蒲萄酒一升与之令饮。法惠惊愕
。我来觅胜法。翻然饮我。非法之物不肯饮。直月推背
急令出去。法惠退思。我既远来未达此意。恐不宜违。
即顿饮之。醉吐迷闷无所复识。直月便自他行。法惠酒
醒自知犯戒追大惭愧。自捶其身悔责所行欲自害命。因
此思惟得第三果。直月还问曰。已得耶。答曰。然。因
还高昌。未至二百里。初无音信。冯呼尼众远出迎候。
先知之迹皆类此也。高昌诸尼莫不师奉。年九十六。梁
天监三年卒。

梁闲居寺慧胜尼传五十六

49

  慧胜。本姓唐。彭城人也。父僧智寓建康。胜幼愿
出家。以方正自立希于语言。言必能行身无轻躁。旬日
不出户牖。见之者莫不敬异。以宋元嘉二十一年出家。
时年十八。为净秀尼弟子。住禅林寺。具戒以后讲法华
经。随集善寺绪尼学五行禅。后从草堂寺思隐灵根寺法
颖。备修观行。奇相妙证独得怀抱。人见而问之。皆答
云。罪无轻重一时发露。忏悔恳恻以昼系夜。贵贱崇敬
供施不断。年八十一。梁天监四年卒。葬于白板山也。

东青园寺净贤尼传五十七

  净贤。本姓弘。永世人也。住青园东寺。有干局才
能而好修禅定。博穷经律言必典正。虽不讲说精究旨要
。宋文皇帝善之。湘东王或龆龀之年眠好惊魇。敕从净
贤尼受三自归。悸寐即愈。帝益相善。厚崇供施内外亲
赏。及明帝即位。礼待益隆资给弥重。建斋设讲相继不
绝。当时名士莫不宗敬。后总寺任十有余载。年七十五
。梁天监四年而卒。复有惠高宝颙。皆知名。慧高坐禅
诵经勤营众务。宝颙讲法华经明于观行。

竹园寺净渊尼传五十八

50

  净渊。本姓时。钜鹿人也。幼有成人之智五六岁时
尝聚沙为塔刻木作像。烧香拜敬弥日不足。每闻人言。
辄难尽取其理究。二十出家。恋慕膝下。不食不寝。饮
水持斋。谏晓不从。终竟七日。自尔之后蔬食长斋。戒
忍精苦不由课励。师友嗟敬远近称誉。齐文帝大相钦礼
。四事供养。信驿重沓。年七十一。天监五年卒也。

竹园寺净行尼传五十九

  净行。即净渊尼第五妹也。幼而神理清秀远识遒赡
。爽烈有志分风调举止每辄不群。少经与大袜令郭洽妻
臧氏相识。洽欲害其妻言泄于路。行请兄谏洽。洽不从
之。行密语臧氏。臧氏不信。行执手恸泣。于是而反。
后一二日洽果害之。及年十七从法施尼出家住竹园寺。
学成实毗昙涅槃华严。每见事端已达旨趣。探究渊赜博
辩无穷。齐竟陵文宣王萧子良厚加资给。僧宗宝亮二法
师雅相赏异。及请讲说听众数百人。官第尼寺法事连续
。当时先达无能屈者。竟陵王后区品学众欲撰僧录。莫
可与行为辈。后有尼聪朗特达。博辩若神。行特亲狎之
。众亦以为后来之秀。可学为俦也。行晚节好禅观菜食
精苦。皇帝闻之雅相叹赏。年六十六。天监八年而卒。

51

葬于钟山。

南晋陵寺释令玉尼传六十

  令玉。本姓蔡。建康人也。少出家住何后寺禅房。
为净曜尼弟子。净曜律行纯白思业过人。玉少事师长恭
勤匪懈。始受十戒威仪可观。及受具足禁行清白有若冰
霜。博寻五部妙究幽宗。雅能传述。宋邵陵王大相钦敬
。请为南晋陵寺主。固让不当。王不能屈。以启元徽。
元徽再敕事不获免。在任积年。不矜而庄不厉而威。年
七十六。梁天监八年卒寺。复有令惠戒忍慧力。并显名
。令惠诵妙法莲华维摩胜鬘等经。勤身蔬饭卓然众表。
戒忍聪朗好学经目不忘。惠力雅识虚通无所矫竞。

闲居寺僧述尼传六十一

  僧述。本姓怀。彭城人也。父僧珍侨居建康。述幼
而志道。八岁蔬食。及年十九。以宋元嘉二十四年从禅
林寺净秀尼出家。节行清苦法检不亏。游心经律靡不遍
览。后偏功十诵文义优洽。复从隐审二法师。咨受秘观
遍三昧门。移住禅林寺为禅学所宗。去来投集更成嚣动

52

。述因有隐居之志。宋临川王母张贵嫔闻之。舍所居宅
欲为立寺。时制不许辄造。到元徽二年九月一日。汝南
王母吴充华启。敕即就缔构。堂殿房宇五十余间。率其
同志二十人以禅寂为乐。名曰闲居。述动静守贞不敩浮
饰。宋齐之季世道纷喧。且禅且寂风尘不扰。齐文帝竟
陵文宣王大相礼遇。修饰一寺事事光奇。四时供养未曾
休息。及大梁开泰天下有道。白黑敬仰四远云萃。而述
不蓄私财随得随散。或账济四众。或放生。乞施造金像
五躯。并皆壮丽。写经及律一千余卷。缥帙带轴宝饰新
严。年八十四。梁天监十四年而卒。葬于钟山之阳也。

西青园寺妙祎尼传六十二

  妙祎。本姓刘。建康人也。龆绮之年而神机秀发。
幼出家住西青园寺。戒行无点神情超悟。敦信布惠莫不
怀之。雅好谈说尤善言笑。讲大涅槃经法华十地。并三
十余遍。十诵毗尼每经敷说。随方导物利益弘多。年七
十天监十二年卒也。

乐安寺释惠晖尼传六十三

53

  慧晖。本姓骆。青州人也。六岁乐道父母不听。至
年十一断荤辛滋味。清虚淡朗姿貌详雅。读大涅槃经诵
法华经。及年十七随父出都。精进勇猛行人所不能行。
父母爱焉听遂其志。十八出家住乐安寺。从斌济柔次四
法师。听成实论及涅槃诸经。于十余年中郁为义林。京
邑诸尼无不咨受。于是法筵频建四远云集。讲说不休禅
诵无辍。标心正念日夕忘寝。王公贵贱无不敬重。十方
嚫遗四时殷竞。所获之财追造经像。随宜远施。时有不
泄者。改缉乐安寺莫不新整。年七十三。天监十三年而
卒。葬于石头岗。时复有慧音。以礼诵为业也。

邸山寺释道贵尼传六十四

  道贵。本姓寿。长安人也。幼清夷冲素。善研机理
志干勤整。精苦过人誓弘大化。荤鲜不食。济物为怀。
弊衣自足。诵胜鬘无量寿经不舍昼夜。父母爱念使其为
道。十七出家博览经律究委文理。不羡名闻。唯以习道
为业。观境入定。行坐不休。悔过发愿。言辞哀恳听者
震肃。齐竟陵文宣王萧子良善相推敬。为造顶山寺以聚
禅众。请贵为知事。固执不从。请为禅范。然后许之。
于是结桂林下栖寄毕世。纵复屯云晦景委雪埋山。端然

54

寂坐曾无间焉。得人信施广兴福业。不以纤毫自润己身
。年八十六。天监十五年而卒。葬于钟山之阳也。

山阴招明寺释法宣尼传六十五

  法宣。本姓王。剡人也。父道寄世奉正法。宣幼而
有离俗之志。年始七岁而蔬食苦节。及至十八诵法华经
。首尾通利解其指归。坐卧辄见帐盖覆之。骤有媒娉誓
而弗许。至年二十四。父母携就剡齐明寺德乐尼。改服
从禁。即于是日帐盖自消。博览经书深入理味。成戒以
后乡邑时人望昭义道莫不服其精致。逮宋氏之季有僧柔
法师。周游东夏讲宣经论。自嶀嵊而之禹穴。或登灵隐
。或往姑苏。僧柔数论之趣。惠其经书之要。咸畅其精
微究其渊奥。及齐永明中。又从惠熙法师咨受十诵。所
餐日优所见月赜。于是移住山阴招明寺。经律递讲声高
于越。不立私财。以嚫施之物修饰寺宇造构精华状若神
工。写经铸像靡不必备。吴郡张援颖川庾咏。汝南周颙
皆时之名秀。莫不躬往礼敬。齐巴陵王萧照胄出守会稽
。厚加供待。梁衡阳王元简到郡请为母师。春秋八十有
三。梁天监十五年而卒。

55

上一部:乾隆大藏经·此土著述·慈悲道场忏法十卷
下一部:乾隆大藏经·此土著述·高僧传十六卷

乾隆大藏经·此土著述·比丘尼传

56

学佛苑电话:13513196979 版权所有河北省邯郸武安定慧寺 佛光圣音网站 www.foguangshengyin.com 邮编:056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