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光禅师教授《心经》

佛光禅师教授《心经》第十讲

日期:2013-1-25 11:15:43 来源: 作者:本站 点击:1964

 

 

 

 

 

我们接着昨天讲《心经》正觉,人没有意识的东西就是一种死相。你学习佛法修行如果没有个正确的认识,那你自己也好所学的法也好都是一种死相,没有生命的。所以我们学习什么东西不能把它弄死,啥叫弄死?为了做它而做它,那就是死,没有一点点切合你自己实际的东西。我们有个普遍的毛病,就是惰性,这种惰性一旦养成了,你的法身智慧就不容易生起来,没有一个鲜活的生命感。什么叫惰性呢?今天是这个样子,明天还依然是这么回事,好像大部分时间每天做的事都差不多,是一种死相。没有一个我今天活着的实际意义体现在哪?不去想,就是照搬教条地下去。

 

 

 

我们每天面对的身心世界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每一天做早晚功课也好,听讲课也好,都要有一个很鲜活的心态。不是像死鱼翻身一样,那种感觉不好,被迫地接受一些事情没有意义。被迫地接受我又要去上早晚课了,甚至在家人我今天又到了要做饭的时候了,你应该很有兴趣地看待你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为什么?如果你是一种疲惫的心态看它的话,你生活的意味就失去了,没有意义了。你到底是为谁生活呢?说为了这个为了那个都是没有意义的理由,这些理由只能叫你对你的生活环境越来越厌烦。修行本来是很快乐的事,如果一天天的没有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态面对修行的时候,那就成了应付。对付,我今天的早晚课能不去就不去。或者经念完了也不知道念得对错,你连对错都不管怎么能生起来功德心呢?

 

 

 

所以我们诵经也好礼拜也好,心一定要像早晨的空气一样,不能有所染污。我们发心首先把六根六尘十八法界以及我们的烦恼意识都要看破,什么叫烦恼意识呢?你很无奈地想又得起来,那是错误的。我们每天鲜活的生命从现在就开始,昨天的都要放下。昨天的世界再好再不好都要让它过去,我们最起码今天早晨起来了,又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而不是衰老的行将朽木的。你看这几位都差不多,没有一个鲜活的,今天你看见几个人脸上带笑容?这是他听法的心情,也可能他们几个在禅定思维。他听法的心态这样好像我欠他两百块钱似的,看经典上说佛陀讲完经了那些人都怎么样?第一是渴望心,第二是欢喜心,讲完经了欢喜信受顶礼而去。

 

 

 

我们每天诵完经讲完课以后,都是终于念完了终于下课了,这种心态就不能生功德利益。我看着你的表情我也没劲儿给你往下说,说什么呀?好像我祈求求求你听吧,我没那个心态。所以我们头一天听完课要思维,产生的问题今天有没有要解决的,不能说昨天讲完了就没问题了,没问题了是讲给谁听的?你又不是土石竹木。你是个活人,不是木头疙瘩。我们昨天讲的问题有没有思维过呢?头一天的课程第二天要有一个回忆的过程,你有什么问题今天我们就可以解答一下。但是没有,你们跟着学了几年了,没有哪个第二天问师父什么问题的。很可能偶尔的十分罕见的有那么一两回,拿官方话语问一下,师父这个念什么字啊?这就是一种学法的心态,那你又怎么能有感受呢?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就像人一谈及起来自己非常喜欢的某些事。比如有些人在一起开些玩笑,说点感兴趣的事,那种心态欢喜得不得了。有人一谈起挣钱,眼睛马上就来光了,那是不一样的。一念经呢?自己讲话有时候愿意磕头,有时候不是不愿意就是浑身没劲,还是不愿意。为什么?没有直接利益关系。如果你的心态能改观到什么程度,你每天的礼拜诵经包括绕佛,都能像你自己最感兴趣的事那种状态,不是说今天要不要做功课要不要听课,而是非常欢喜的。为什么?你真正能从这个过程当中体会到价值和意义,远远超过我们自己的行为所导向出来的。我们自我的行为是盲从的,是没有智慧理性的。

 

 

 

我们每天有这么将近一个钟头坐到这里听我告诉你,能够反观思维,那你这一天所得的利益是不可估量的。很可能今天你听完了,你所有自己身心世界里的矛盾障碍就消除了。最少你会有一些认识上的提高,这个认识的提高才能导致你真正的欢喜快乐和开始。不是给我听,好像很给我面子。每天非常无奈的,本来这个时候诵完早课了很辛苦,应该回到屋里睡个回笼觉。一般都是五点半下早课,今天很早就没声了。一回早一回晚的,有一回三点半就打板了。有时候很精进,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就是自我的心态不去调伏。

 

 

 

我们自己的心态不去调伏,你产生的就是三世因果的作用。什么叫三世因果?你对过去身心世界的思维就是我们说的过去世,思维是生灭的,我们心不去调伏它,那就是生灭世界法。如果你以平等心去观察和对待过去世界这种种是非善恶,那你就是解脱的。为什么?菩萨境界告诉你,心要没有挂碍。我们的心是挂碍,挂碍就是障碍,何谓障碍?五蕴烦恼所产生的,相对法生成的烦恼感受。因为你是以五蕴色身法来分析判断,而不是以平等心正觉心来对待问题。

 

 

 

所以我们思维过去的时候就已经在造善恶境界,我昨天很高兴很好,所以我今天好像感觉还不错,你一生这个心,今天你就马上会碰到一个逆缘。什么逆缘呢?今天师父又说了我一顿,然后心就从天上掉地下了,所以现世因果又产生了,在想我又哪做错了?我为什么做什么都不对呢?做什么师父总说呢?看来还得继续,继续什么呢?不能叫师父看见错。然后就胡说八道,即使是自己做的,只要不承认他没办法,诡辩狡诈的心就开始了,那你的现世因果又造成了。

 

 

 

然后自己又多个心眼儿说我得注意千万不能犯错误,只要师父没看见他就不能说我自己该做什么的时候就学会了泥鳅的那种态度。泥鳅在水里溜滑光地把头钻到泥里就不出来了,你爱说啥说啥去,这就是我们修行的心态。所以你对将来的事怎么判断呢?他只要抓不住我就行,抓不住的方法就是溜滑溜滑的。圆滑溜光,没有错误,你找不着我错误啊,你忘了还有句老话愈加其罪何患无辞?他想找你错,那都是错。

 

 

 

所以不要以世间人的聪明心态来对待每天的修行,论社会生活经验阅历我不如人家这些人,论聪明他们一百个加起来不如我一个指头。为什么?因为我这个是不动心眼儿的聪明,看得什么都很清楚,想找你的错就能找着。而且你必须得犯错,为啥必须呢?你根本驾驭不了你的六根六尘六识,你是出于一个运动的状态,我是就在那看着你。要想出错太容易了,所以这就是烦恼心态,不定性。你有这种不定性的心态,你的心就称为挂碍之心。有挂碍就有恐怖,何谓挂碍?我又做错什么了?又要做错什么?你这个心首先生出来了,而不是每天怀着欢喜清净的心态去做每一天的修行。我们看待问题是不是这个角度呢?是不是这种状态呢?你真正有智慧自在的心的时候你就不存在错误,你会在每一种境界里都是圆融通达,所以这就是智慧这就是般若。

 

 

 

我们见不到这些认识,每天的生活、修行都是支应公事,就像糊弄日本人一样。中国人比较会糊弄日本人,尤其咱看的电影里的日本翻译官基本都是我这样的,每一天就糊弄我。还美其名曰给我说得很清楚,师父,我们在修行呢,要得道啦,得什么道呢?得烦恼,不是正觉。所以我们学习佛法的态度、修行的态度从哪开始?你去证悟的态度从哪开始?你发心从哪开始?就从我们一睁眼,每天都是个机会。你每天都有个什么机会?你是成就菩提智慧解脱还是你依然顺着六道轮回?每天都有个机会让你分开,你每一天都不去珍惜这个机会。一天的修行从哪开始?从我们一睁眼就开始了。我们睡着了,当没有禅定力的时候睡着了心识散漫这个情有可原,但是一睁开眼的时候决定心是冲着一个目标在进行的。

 

 

 

我们能生起多少目标来?十八界相互作用无穷无尽的烦恼心就出来了。什么叫无穷无尽?想很多是是非非,一个居士说得很有意思,那就是他正常的心态,他每天拜佛希求无量。每天絮絮叨叨他那点事,经常跟他接触可以分出三大类事,他自己的生活是三大类组合。第一是他家孩子,第二是他自己要做的生意,第三是他家的大美人。第四第五可能是他父母也可能是学佛,就这几大类。现在可能学佛这个部分稍微有点扩大了,为什么?他有点感觉的时候很有兴趣,人家讲话磕大头唰唰的跟流水一样。突然有两天浑身痛啊又没劲了,为啥?这闺女有病了,这生意又不好干了,然后就想这是为什么呢?我天天这么虔诚啊怎么样就开始了。

 

 

 

我昨天给他说,你学佛的不是跟佛菩萨做交易。你是学习人家智慧道理,调伏的是身心烦恼。我们心里是什么都有的,不要认为学佛什么都会顺着自己的想法吉祥如意了。为什么?那是做生意的,我们的心真的吉祥才能如意。你的心不是吉祥,吉祥就是一切福德具足了。我们的修养够不够?首先看我们的发心,我们在拜佛念佛持戒的时候还有一个小小的理由,有时候为了应酬有没有犯一些错误了?用世间人讲话我违纪可以,不违法,再往后退一步,吃点肉边菜。然后你跟佛菩萨那里待着的时候你有很多理由可以忏悔,有很多理由可以让自己凑合过去,修行这事凑合干就行了。给自己很多理由,为啥?希望怎么样?这修行是不容易的,我凑合能过去就行,也怕佛菩萨不高兴,我这样做,万一人家不叫我去挣那个钱了或者给我弄点啥事,我受不了,很多方法就出来了。

 

 

 

再比如这位大师在大殿上乱敲一通,为啥他敢呢?他头一回敲敲试试没啥事,第二回再敲也没人说他,第三回再敲大家伙都不吭了。他感觉这护法神也不管用,也没让我咋,然后就继续乱敲自己想的那个调。光听他打磬的声能听出三种调来,人家本来磬正常的时候压一下。他不,该压的时候不压,就像敲钟一样。任意妄为,没有真正的规矩,但是他自己那点小心思走得圆着呐。这几个人都够聪明,自己的圈儿画得圆着呐,别人的事可以都划到圈儿外头去。别人的事是师父的事是菩萨们的事,把自己画圆了再说,这是我们的发心。所以你学佛的态度为什么冲不破相对法或者你的缘起状态?因为你不简择它,不看明白它。从根源上你不看明白,你就不会知道什么叫圆满法。

 

 

 

我们这里的圆满法就是诸法空相。你不会从一个圆满的心去观察,所以你得不到真正的结果,你只是被六根六尘十八法界五蕴烦恼这些所缠绕。我们怎么能把这个东西去破掉呢?你打不破这个相对境界,无所得不能成就,无智亦无得 以无所得故。因为你有所是建立的,什么叫有所?你假想意识(所谓我的思想)是很清楚,我今天做的这些事有没有什么结果和意义。学习佛法真正的意义是什么?我们没有弄清楚,我们每天烧香拜佛供水供花,目的是干什么?目的有所希求,有所希求你展开不了你本来自在的具足圆满的自性这种功德。因为你自性当中因缘具足,福德具足,智慧功德一切都具足。我们是展开他那种功德,佛法是揭开他这个东西的。而不是依着是非心相对法来继续熏染业力行为,那不是佛所教授的真正的菩提大道。

 

 

 

所以我们要做的事一天开始你怎么就进入菩提正觉那种不分别想、平等想?以这种不分别心、平等心、清净心、无为心来显现,而不是希求来的,来彰显自己心性的功德,这是菩提大道,这也是般若思想真正的目的。我们现在不能掌握这个原则的时候,那你就要强迫自己去训练。你不能驾驭这种方法和道理的时候你就要认真去思维去训练,就像观音菩萨他所成就的经验。告诉我们要闻思修,通过闻思修这个手段来产生正确的感受,来进入到正确的思维心态当中去。就是这里所说的无所得,包括前边说的诸法空相不生不灭,实际上这一段是正受。这叫正受,你有正受了你才会进行下一步的修行。你没有正受的时候,你所谓的修行的行为只是业力而已了,形成的就是业力。

 

 

 

正受就是要摒除十八界五蕴色身这种障碍,我们摒除不掉,就要去训练闻思修的方法。你不断地去听闻这个道理,不断地去思维,思维我们的心灵世界。我们心性的功德是无量无边的,他是真正清净的,你去思维。然后针对于我们这个心性的本质,去看你现实的生活这种五蕴烦恼和十八界法,它是没有意义的。它实际上就是我们当下这种分别心挂碍所产生的,你要把现在这个现行境界拿来对照过去的心态,对照你的心念当中所简择的这种习惯(我们说的业力,三世因果)。你顺着这个东西再对照,我今天是不是又错了?那就是问题。你要真正的用心用到这个修行的意义上了,你不需要我去告诉你对错,你自己就会做好。

 

 

 

为什么?诚心以待,义恭虔诚,这是你每天修恭敬心最基础的原则。我们对待朋友还要讲究个诚心以待,何况佛菩萨呢?何况师父呢?不是每天一个简单的顶礼问讯都做不好,你们谁看见这位师父的问讯姿势了?他进来问讯了吗?他进来顶礼了没有?他的姿态就不用讲,别看我在这儿没看着,他煞有其事的幽幽的走进来了,你还用讲他什么呢?就这么一丁点事,我们里里外外说叨了最少三四天,咱不说过去了,就这回结集《心经》法会就说了好几天,他有往心里去吗?最少他进来的时候我看他合掌还是老样子,你说他心的挂碍挂到哪了?是挂到他的心态里头去了,不往正确道上去思维。也可能我们是说错了,人家一直在禅定。也有可能,但是如果真正进入禅定的时候是更智慧,那真正的会圆融。据我们观察,不太像禅定那种功德所体现出来的。

 

 

 

所以我们这几个人不能跟他开玩笑赞叹他,他真的以为自己入禅定了。每天这么一个简单的事,他就没有进行到心里去,所以闻思修对他来说没用。他今天念三皈依的时候敲大磬怎么敲?还是他的那个怪样,好的不学,这事他学得快着呐。别看我不去上殿,我没法去,我上殿能气个半死。这个挂碍心去不掉,那个恐怖颠倒梦想就会自然而生,三世因果轮回就不会熄灭。他心无正受自然没有正定,自然就不会有智慧发生。经常的这个事发生,我们不反光自照。做早晚课就是这样,我们早课要有自己的发心,晚课要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守住早晨那颗心。你能守得住你的智慧功德才会起来,实际上你连那个昏沉心你都守不住。

 

 

 

你要守住昏沉心会怎么样?我昨天试了试,我一天昏沉一个心思都不想动,只想躺那睡觉,太管用了。昨天早晨起来我就说,我试试这个昏沉守住它,毁了浑身一点劲没有光想睡。回去就睡觉然后下午又睡了那么长时间,那很容易守,你守住了就那么个状态。但是我们世间人连这个都守不住,早晨咪咪的昏得不行哎呀又得起来念经了,强打精神又起来了。念经完了脑袋清醒了又想这会儿睡会觉挺好,所以颠倒是非梦想都出来了。就是没有一个对照法,没有真正的一个观照心出来,所以不停地在变化这种生死轮回的境界。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我今天又没感觉了,学佛法不是找感觉。他不懂得学习佛法第一要调伏自己心念,怎么调伏呢?一旦自己的心沉浸到某一个境界里头去了,那你就认真地把它剥离出来才行。一旦心态呈游离状态的时候你赶快给自己找一个境界安住,比如念佛持咒。拿念珠干啥的?就干这个的。

 

 

 

比如你昏沉了,这时候赶快阿弥陀佛或者唵嘛呢叭咪吽,让自己心提起来。昏沉的时候念珠是提起来,清楚的时候就把它放下。不要让自己的心昏沉,在昏沉的时候不是睡觉。啥叫昏沉?分析不清,辨析不清楚,不知道自己到底今天又为什么犯错了,这叫昏沉,不是睡觉。为什么睡觉呢?心里挂碍这个身体了要睡会儿了,心不思维了,这时候怎么办?要念经持咒了。脑袋太活泛的时候怎么办呢?你就把心静一静。我们不一样,我们都是反着个来,该精神的时候不精神。尤其前几天咱们晚上上课的时候,一定有一两个人睡着。为啥?就是心态的问题,没有真正生起诚敬之意,怎么能有心明了呢?所以闻思修的功德是很重要的。

 

 

 

闻思修功德的目的是什么?就是告诉我们心无挂碍,为什么还有个无挂碍故呢?因为无挂碍又是个因,又是个发心处,它既是个结果又是个发心。我们做的一切修行(突破有为的修行法),就是观察对照对治身心五蕴烦恼带来的境界,目的就是让你心无挂碍。让你的思维观点不要有障碍,让你的行持证量智慧不要有一种障碍。没有障碍的时候就叫心无挂碍,我们现在为什么有障碍?因为心有挂碍。

 

 

 

比如我们看待水的心态,认为它就是柔软的没有定形的,所以人到里面就会沉底,因为你自己认为它就是那样子。冬天因缘和合它会结冰,我们就能在上头玩儿,不会沉底。这种现象夏天不会,冬天它会结冰,我们就被五蕴思维这种方式,这是十八法界当中的现象,被它障住了。这就是我们烦恼众生所谓正常的心态,这个心就不自在,我们突破不了这种心态。因为你有相对境界说水在相对温度里头就会结冰这是个相对法,所以你的心态就随着变了,对它的认识感受就变了,这是叫随波逐流。所谓善恶之法逐境而生,是根据这种表现境界生出来的思维分别,众生心就是依此轮回。

 

 

 

你忘了,水这个现象跟这个世界都是你心里头的东西。我们不会从这个角度来观察,没有从真正的心态里头观察,所以我们看它就是一种变化无常的。我们真正能从心里头分析的时候,你那个水是自在的是圆满的。因为《楞严经》说得很清楚,佛告诉我们,一切七大的种性包括我们自己这种十八界的种性(就是我们自己十八界的构成),都是圆满的,是随你所知量(就是你有什么样的认识和感知因缘)循业发生。什么叫循业发生?你有这样的认识你就根据这样的认识所发生的习惯思维,它的现象就会变。它就不是我们固有的状态,这就突破了旧有的身心障碍。

 

 

 

我们实验了很多事情,第一,古人讲民以食为天,我们自己固有的思维说人一天三餐饭,从我们一生下来就知道一天三餐饭,一顿不吃就饿得慌。然后我们实验了很多回,无论年纪大小,他都可以几天甚至二十几天不用吃饭,也没有饿死。然后慢慢我们又改成一天吃两餐饭也没有饿得慌,证明循业发生。你改变你的认知的时候,随着那个习惯就会发生作用。你能够把对食物这种认识这么改变,你也就能把你的财色名食睡任何一个东西如是一般调伏。

 

 

 

这个世上的人遵循一个墨守成规的法则,说人要是都出家,都不去结婚繁衍生息,人不完了吗?这就叫墨守成规,人不一定是胎生的方式,那是比较低劣的方式。所以这是人所不能企及的,人为什么不能启迪一种智慧呢?他总在已经认为的方式里进行,所以医院大夫一给你化验出来得了癌症了,你想这咋办呀,因为我们一直都在认识得了癌症的人一定得死,这个观念很深的。然后只要见到这个通知书,肯定很相信这是阎王爷的请帖来了。

 

 

 

所以我们又在实践的一个方式,用佛法智慧启迪的方式来改变我们最现实也是最残酷的这种生命状态,我们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来改变真的很成功。把一个将死之人改成老不死的了,依此类推,实践了很多例子。我越来越相信般若智慧是不得了,真正突破这种局限性的时候心能广大无量,无量光寿,你突破不了那没办法。你自己突破不了也没事,你肯去相信,有个信心依赖心也可以展现出来这种力量。我们关键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那就继续落下去吧,你要堕落没办法。所以我们自己不信自己也行,但是我们要看实际的问题,人家那个道理真的能作用。没有障碍,所以就没有恐怖,没有颠倒梦想。这样的话就叫究竟涅槃

 

 

 

这种究竟涅槃近似我们自性(就是一切的本质)了,佛不是涅槃的,你只有得到涅槃才可以成佛。你没有涅槃心你就不能成佛,而不是成佛了才涅槃,涅槃心才是成佛的基础。涅槃是一切寂灭的意思,何谓一切寂灭?善恶是非一切我们所说的分别心,这一切法则概括起来就是十八界五蕴这些东西,包括你的修行,这一切成就的是涅槃心。一切相对境界全部寂灭,什么叫寂灭?他完全停止了分别心的作用了,以涅槃心看一切,三世十方完全是清晰湛然的。我们为什么看不清这一切?因为你的心是波动的,所以有个相对法生出来,我们是颗躁动的心。你以涅槃心来看待问题的时候就不一样了,而且是究竟涅槃,不是声闻道和缘觉道相对有余涅槃。

 

 

 

我们一般都颠倒认识,认为成佛了才能涅槃,不是。是你有涅槃的这种心,那你才可以成佛圆满佛道,具足一切智慧功德才能显现出来。所以说这个涅槃的意义是不一样的,人家一说涅槃就是死掉了。不是那回事,涅槃叫永生,为啥叫永生呢?他从相对生灭的状态进入到不生不灭的状态了,那就叫涅槃。你有这种心性和修养的时候,那你真的后边一句才知道,佛所依的般若智慧是什么你才知道,就是能启发佛之知见。《法华经》上说,开示悟入佛知见,真正是能入佛知见。你只有入佛知见可以成佛,可以成就究竟圆满的法身状态,而不是相对来说示现成佛。不是《华严经》里所说的,十地菩萨当中的那几地菩萨都可以示现成佛,不是那个,那叫形象义,类似佛,相似觉。他不是真正的究竟意义上的觉,这种究竟涅槃才开始成就圆满法身佛,进入到那种法身清净的状态里头去。

 

 

 

所以《心经》能够揭示的是究竟法义,我们只有通过这种真正的思维究竟法义才能规范自己,让自己绝对解脱获得大圆满自在,那才是真的。按照一般所谓的修行来说,你成就见诸法空相,能够认识到诸法空相已经解脱三界烦恼了(我们说的三界所谓的粗相生死就已经超越了),按照次第来分的话。这里说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那你就已经证到解脱的地步了,真正证悟了。这个证悟的方便分类,在声闻乘里可以分为三果四乘法,就是四相法四圣果位;在菩萨修行道里他就可以十地十信十回向,四十位法身。这里头他所修证的境界深与浅,就看他的断受能力大和小的问题。什么叫断受?我们能把现行断掉,而且真正地能去感受正受思维,产生正受。我们把现行断掉产生正受才行,我们现行不断相续心不断,业力种性就会发生。这是一般的次第这么进行下去。

 

 

 

如果你能够超越一切所谓次第发心,而去进入究竟涅槃心的话,以这种究竟涅槃心的发心来认识这些问题,那前边这些成了一种观照智慧。你可以不断十八界心以涅槃心来观照,它就成了一个增进的力量,方便智。但是涅槃心是什么呢?灵山一会唯传此心,禅宗宗门思想唯传此心,佛所传的就是这究竟涅槃!你能得此心,前面的十八界不用管它,你自然清晰地照见自然就会把它断掉产生正受。而不是说你要先认识诸法空相,不是。你能印证此心,你必然是成佛的。他是反过来一对照然后十八界如幻如空,自然我们说他后边的一句就成就,这是三世诸佛的发心。而不是以因果,啥叫因果?以内在的感受和外在的现象这种心态来修行佛道,那可以说不容易成就。

 

 

 

所以真正的菩提正觉大道因果对他来说是如梦如幻的,那里头是不存在的。但是你不要错解我说的,以为成佛没有因果,不是那样。而是说真正的证了佛般若智慧了因果缘起性对他来说如幻的,他可以任意的自在的,而不是说一定要怎么样。如果一定有我们要看到的因果的话,我们没有办法成佛的,因为我们是烦恼心。你不是究竟正觉心怎么能够去成佛呢?所以我们始终说因果有一个作用界限,你有佛的智慧知见的时候因果就可以转化了。可以转变,如果不能转变的话,那我们对佛忏悔修行就不能消除过去的业力。因为我们换了,我们内心世界真正是跟佛的智慧般若思想相融一体了,所以所谓的过去的业习就会变,业力消除了,所以那时候所产生的因果对于成佛来说是没有作用的。

 

 

 

这是个很精密的过程,他们很多人错解,说成佛了没有因果了,那是个错解的过程。那不对,只是他的因果作用的范围超越了,人家是圆满的,圆满就不存在因果相对生法。但是这一句我们某位师父肯定错解,不定哪天就给别人开示成佛了因果就没了,他绝对会这样理解。不是成佛了因果没了,而是真正的究竟佛智产生的时候因果作用的范围你可以超越了。它作用的范围是不一样了,那也是一种因果状态。所以很多人说成佛了因果就怎么样怎么样,实际上是他没有究竟义观察,那是不一样,所以没有这个确切的认识的时候就会很多错误。这是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为什么是呢?这里头故字很多,因为你这样做成就了,称为故。没有这样去修行成就,不能成为你的始发点(我们说的出发点)。

 

 

 

后边的揭谛咒,有的人说揭谛咒是后来加的,后来所谓加上去也有他的意义存在。我们对这个揭谛咒怎么去理解呢?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般若波罗蜜多是这个咒,而不是揭谛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是梵语,要翻译成中国话就是精进增进,增进的真正智慧是什么?是波罗僧揭谛,而这个波罗僧揭谛翻译成中国话就是智慧递进。这么去理解,只能说是大概的意思。咒一般不翻的,它无尽义。菩提萨婆诃这样的话才称为大菩萨觉者,你能够智慧增进,递增圆满,你就是大菩萨,进入真正的智慧大般若海当中去,是这么一个导向。这个所宣说的咒是个导向,我们最后不是以思维心的时候心是无形无相的,咒是最好使的,也不一定要念揭谛咒,你去念六字大明咒,念种种的密咒都是有这样的功德的。只是相对来说这个揭谛咒是对于我们般若思维这种方式,它是一种增进升华的。

 

 

 

这就像人高兴到极点以后,没办法表达的时候他会怎么样?会有一个声音。或者说愤怒到极点的时候,就那样,没办法表达了就成了一个音儿了。你对智慧理解感受到了极点的时候没办法说了,你就说这个咒语。你会听到很多咒语里头都吽 吽 吽,是那么个意思。这只能是我们去粗理解一下了,但是你不要把这个意思去给人家别人说,人家会觉着你瞎说八道。实际上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就觉着你是瞎说八道,他会产生谤法意。你们自己知道就不神秘了,你不神秘的时候就容易去证解,你就有信心。所以这个咒有没有用呢?真的有用,你真的有这个智慧增进,增进到最后咒语是最好使的。咒语能让你不是相对境界里去思维了,你念揭谛揭谛波罗僧揭谛,一心就住到这个咒语上了,然后你的相对法渐渐就熄灭了,所以这个咒语是很有用的。

 

 

 

不光是这个咒语,所有的咒语都很有用。比如你向观音菩萨祈祷,你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始终观音菩萨在外边,你念大悲咒的时候不是。你真的把大悲咒念好了,你会发现,你分不清你是观音菩萨,观音菩萨是你。就像《西游记》里讲话,到底是妖精变菩萨还是菩萨变妖精?《西游记》里有一段孙猴把观音菩萨请过去变成妖精,然后把袈裟要回来,就变成了,孙猴开句玩笑到底是妖精变菩萨还是菩萨变妖精?真正的心性是没有分别的,你那个咒念急了你就是没有分别,自然就感觉到到底是谁在念?或者这个咒是谁的意思?弄不清啊。你就念吧,因为这个信心就是几乎类似那种不分别了。

 

 

 

所以持咒的功德很大。自己要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咒语去念很有用,比念佛效果好,不是念佛不好,你念佛始终分别,你念阿弥陀佛,那是他,你始终想着阿弥陀佛接引你,让你等死的。我们念阿弥陀佛有一个概念,就是等死的。你念咒不一样,念咒的功德力大,念咒不是死心念佛。我们开始说了什么叫死心念佛?啥都不想了,就等着死了,那就叫死心念佛,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你看净土感应录上,念到最后的结果都是等死的。学习佛法哪有光等死的呢?又不是让你自杀的,今天就讲到这儿了。

 

                                                                                                  

0
备案号:冀ICP备150173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