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光禅师教授《心经》

佛光禅师教授《心经》第五讲

日期:2013-1-14 10:54:29 来源: 作者:本站 点击:1840

 

《心经》第五讲

 

 

 

一大圈儿人,今天谁做对了知道不?就一个做对了的,你那个心如此粗劣你怎么能够去观察?你这一圈儿人上来就一个人做对了。所以我们说容易,做起来心非常粗劣,非常难。人说道容易,行道时难。念念不忘记,念念能够合乎于道义,那才真正成就一种变化的智慧。我们没有那种观察力,我们不知道什么好坏的时候,你们不要录音了,没有用,真的。我们连着讲了几天,讲完了你们听完了就听完了,你们不去观察。一屋子人我就看到最后有几个能坚持住,有几个人呢?最后就剩一个,这就是我们的修行,最起码的求法的那种恭敬这都没有。人都不容易,尤其你们两个带头的,慢与不慢的那个心自然就流露出来。

 

 

 

我还没说让谁坐下,你们就都坐这儿了。我说让你们坐下了吗?进来就是这个师父在这儿站着,一开始还有个师父也站着后来看你们坐下他也就坐下了。法是那么简单听得到吗?你没有一个恭敬心听法有什么意义?尤其像你老人家进来问讯就那么随随便便的,你的心就那么散漫。怎么能有定力智慧生起来?念念不能放逸才行。就你们累呀?你平常说得挺好听,来了一屁股往那儿一坐,你干嘛?我尊重你们,每次我都先坐在这儿。你就说这是什么修行?那又如何能够去证得到智慧呢?从大殿里刚念完经下来,你的经都念给谁听了?心如此放逸,那怎么能够去规范呢?知道什么叫本分,能够遵循其道才能行其法,才能真正得其证悟。自古不变的规程,到你这里就要变变,那个行吗?

 

 

 

你什么时候进到法堂里头说道的还没告诉你坐,你有资格在这儿坐着吗?这是千佛法堂啊,你以为是你家后花园?你坐到那儿你跟诸佛菩萨是一体的,你往那儿一坐你就是跟佛菩萨是不二的。你可以看看这个屋里头护法都是站着的,只有那个能坐的那是佛菩萨。你是啊?你去看看那些经典里头,听法应该怎么样?师父慈悲叫你坐下,那是怕你累着。我们生生世世修行来的智慧就这么轻贱地就卖给你啊?那你能得到什么好处吗?我们天天念《普贤行愿品》,那里头说得不明白?第一句告诉你要礼敬三世诸佛,行啊,我们怎么不去行呢?你知道三世诸佛是谁呀?!天天嘴里说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什么呀?!聪明不能成道,聪明只是世智聪辨,没有实际的一点点意义。

 

 

 

第一个恭敬心没有,什么叫恭敬心?念念之间地体现才行,不是光嘴头上体现,那有用吗?听懂了吗?再说谢谢。规矩,修道从哪开始?不带走岔的又开始了,告诉你个简单的佛门里的词汇,师父说完了,你要有点虚伪心呢,你就说一句依教奉行,不是谢谢。你上菜市场买东西去了,我贱卖给你的?你那一句谢谢你有什么好处呢?你觉着你听到这个佛法是人家谁贱卖给你的?所以我们的审视思维都不对,那你怎么能去修行呢?你觉着佛法是干啥?我这么辛苦给你讲解完了,然后你一句谢谢,你就觉着你该得?!充其量虚伪点的说一句依教奉行。你们可以看着,我即使这么说了,一会儿他念完经了他依然说俩字谢谢。你笑啥笑?你觉着你还是光荣的?

 

 

 

你还记着我曾经说过一句话,谁坐我前头去?你看大殿上十八罗汉尊者圣像谁摆到释迦牟尼佛正前头去?我以前给你讲过没有?你要想坐,你坐到你家师弟对过。你师弟在这儿,一边一个正好,堵门的。以后再进来了,我告诉你们,大僧坐这儿边来,二僧坐那边去,在家居士女的坐那边,男的坐这边就好了。这是很有规律的,哪儿是这样乱坐的?以后再进来就这么个坐法,做什么要有一个规程。

 

 

 

好,我们接着昨天的,我们昨天有谈到色空、空色,这是什么?这是我们观察智慧在心相续过程当中你能够体会到心态实际的一种作用。我们首先了解这个色和空是什么意思,色是什么?是五蕴的开始,而这五蕴也正是我们看到这个烦恼世界,心对烦恼世界的一种分析、判别和形成的那种作用程序。我们看到这个作用程序就是依此而排开的。色,过去有提到过,是概念,任何的事情用现在话讲叫概念。要用过去话就是色尘、色相,他说的色相实际上是能看到能感受到的一种形象。我们真正能看到的那个形象,《心经》所讲的是比较标准的,既能圆满体现他的作用,也能够突出他的一种存在性。

 

 

 

你看我们最实际的一个概念,人是相对于什么来说的?人是个概念,人是相对于万物生灵来说的。因为人具有他的特殊性,但是他又具有众生的共性,所以他既能够体现他完美的一个人本质的存在性,他又能够表现在与周围环境互相的依托性,互相的衬托、依靠,相依性。这就是一个人的概念,但是我们一提到人类,我们就可以很直接地想到地球上我们生命世界当中我们这个形象的人。如果离开这个地球,离开我们这个世界去想,那你提到人他也是很惊喜的。很简单的一个符号,前几年他们搞太空探索的说,外星系是不是也有差不多的这种生命形式存在呢?他就发出一种信息,而且发出一种图标,人的图标是很简单的那种符号。但是我们从这个概念里就可以知道人的具体的形象、一种性质、属于他的特殊的一种成分氛围,这是人。

 

 

 

人这个概念对于他所谓的空是什么?我们《心经》里揭示得非常清楚,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我们如果对人这个概念没有一个很详细地了解,我们只能说在自己的感受当中去体会人的存在性。但是我们针对于整个生命世界来说,我们对人的那种观点又是不一样的。这个生命世界所有的概念,人对它来说就是色和空之间的变化。整个生命世界的生命概念这个叫空,现对于人来说这叫空。而人依存于这个生命世界的概念,因为人是很独特的一种生命体。他存在于整个的生命世界当中,但是他又依托于这个生命世界。所以这个人就叫色,人这种特殊显现叫色。这是一种概念,而这个概念相对于生命世界说,生命世界叫空,空是圆满的意思。他这样互相依存这种过程就是色和空,就是所谓的有和无之间的变化,就是部分和整体的变化。

 

 

 

《心经》当中所说的色空实际上是部分和整体的变化,我们不理解,误以为《心经》所说的空法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东西。我们一说佛门是空门哎呀,佛门里什么都不讲究,实际上你要了解佛法的时候你会发现佛教,就是佛所教授的智慧里头,他是大到宇宙天地,小到我们的一个心念的变化迁移,他都告你得很详细,淋漓尽致。他不是什么都不讲究,而是什么都非常讲究。我们的一个心念的放逸导致我们行为的错差,误差都体现出来了。你看我们天天修行,念的是什么?念的是三宝,修的是恭敬心。

 

 

 

你只有恭敬心生起来你那个所谓的烦恼才会折服,我们没有恭敬心即使我们听到佛陀亲自演教,你也会依然地烦恼降伏不了。为啥?有恭敬心才能有信心,你没有恭敬心你就没有信心。贪嗔痴慢疑,你去调伏它的基础,你就必须得有一个恭敬心。这你去看自己家庭的烦恼就不难看得出来,家庭里有一个很特殊的现象,他家的男人可能很有本事,在社会上很有地位很有威信,但是他家那个媳妇会怎么样?非常不尊重他。在家庭生活里头大部分有这种现象,那个男人再有本事回到家里也会遭受一种不信任感,那是为什么?没有一个恭敬心了。现在家庭次序它维护的道的基准是变化掉了,被我们所谓的新文化这种概念给冲淡掉了。所以在家庭程序里就少了一个道的基准,这个道是什么?平衡法则。

 

 

 

家庭生活里也有主次,也有一种是非,也有各行其道的法则。妻子有妻子的责任,丈夫就有丈夫的一种权利一种责任。所以古代圣人教导说,三纲五常。我们一提到三纲五常,好像觉着这个东西陈年老旧了,不是这样的。它是能够去平衡我们这个社会生活基本元素单位--家庭的基础原则。你违背了这个三纲五常了,你的家庭包括社会、国家机器都失去了正常运转的现象基础原则。这个三纲五常实际上是圣人告诉我们社会生活当中存在的基础因素,是什么?平衡,你必须得保证这个社会平衡,社会平衡的基础方法就是要遵循三纲五常的这种道德基准。也正是因为我们把这个东西认为是障碍的,从五四运动就开始破四旧,废除这个所谓的封建理念。但是你记住没有这个封建理念,中国人自以为豪的这种古代文明不能形成。

 

 

 

中国古代文明所建立的环境基智就是三纲五常,就是万物平衡这个法则。没有这个东西的话,中国人没有那个文明的发展。只有一切社会因素非常安定和稳定地进行下去,社会文明才能体现出来。为什么现在西方人就感觉到生活安逸呢?因为相对来说以法制的,也是用规矩规范来的,而不是任意所为的。现在中国社会恰恰进入到另一个极端,社会生活非常不稳定。这就是色空变化,色空变化出现错误了。我们把我们自身的生命这种基础原则跟我们所存在的整体的原则,关系搞乱掉了。所以必然而然地就会出现现在这种是是非非,分不清了。好坏也没准儿,善恶也没一个标准。以前认为不好的,现在都成好的了,所以这是很麻烦的事。

 

 

 

这就是《心经》这一句所告诉我们的他真实的意义是什么,色空、空色。人家说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这个不异是什么?表面上看着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好像是两个并行存在。整体和个体好像是并行存在的,但是你记住他是相依托存在,所以说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实际上这也揭示了矛盾和统一这个对立关系,我们看不到这个,那你就没有办法真正地去悟道修行。有矛盾不要紧,你自己身心世界产生烦恼了不要紧,你如何能够去把它协调统一起来呢?这就是你要有个相当好的理性修养的一种状态。

 

 

 

什么叫理性?你要寻求一个什么样的人生基本的东西?我们人生世界的烦恼如何调伏?你要看清楚你要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生目的,这是一个基础大道,这是整体。我们个体的生命现象是什么?就是我们现在现实生活。如何能够把我们现实生活的负面的东西尽量地调伏?就是你要确立你的人生方向和基本原则,就是确立整体和个体的清晰的概念和轮廓。这样的话色空才能和谐,色空变化才能平衡。否则的话,你遇到什么麻烦你就很会轻易地改变你的生活的一种轨迹。为啥?因为你的生活方向不清楚,你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概念,所以一旦个体和整体发生一种矛盾的时候,一定顺应个体而不去观察整体。

 

 

 

最简单就说社会当中这个离婚率,如果两个人都非常好的清晰地共识,非常好的基础。两个人都有很冷静的头脑,他知道他为了什么去生活,他在生活过程当中的点点滴滴和是是非非就会自我调伏和化解。而不是一味地认为我所受的就是别人所造成的,只是强调别人的原因,而不去自我观察。忘记了你当初选择,实际上每一个婚姻只要是没有成功,婚姻生活不完美,第一个原因是什么?就是我们个性太强,太突出自我的一种氛围了。因为是个家庭,家庭的各个组成部分都是平等的,无论是妻子无论是丈夫无论是孩子无论是父母,各个组成部分这种因素都是平等的,他的作用都是平等的。我们一味地突出自己的作用,那你就会导致你的环境个体和整体之间的矛盾增加、激化。你就不会得到圆满和谐的生活感受,因为你打破了圆满,打破了平等关系。这个色空变化的概念就会产生出来,所以你不能见空法。你不能见到空法,苦厄不能度脱。

 

 

 

《心经》告诉我们诸法空相,何谓诸法空相?我们看待一切现象,这个现象如何能变得完美和谐,所有的现象个体和整体的存在环境必须是平等,它不平等的话整个环境就会变化。我们现在人类社会生活这种状态就是这样,因为整个人类生活是依托地球的,我们太突出人类的生活了,所以整个地球环境就发生了变化。而这种变化是人类自身的因素,这个因素变了周围环境就变了,你人类的概念变了。我们一直有一个很骄傲的概念是什么?自我说人是万物之灵,是世界的主人,你记住这是个错误的。只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生命元素,各种生命形式它都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你一味地恃强凌弱,去突出我们人类自身这种生命形式的话,那最终的一种什么现象就会发生呢?你也能受到这个世界平衡法则的制约,人太多了生活资源、能源就会枯竭,环境会污染。它自然这个法则就会把你给制约掉,不可能无尽止地让你人类这种生命凸显出来。因为它整个的环境是平衡的,所以看着我们人类社会文明超速发展、高度发达,没有几年它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这个不是我们所预见的,是我们的伟人邓爷爷跟人谈话,人家问第三次世界大战是不是要爆发了,邓爷爷很清楚地告诉他,第三次世界大战肯定要爆发,只是早晚的问题。而且他非常清晰地告诉他第三次世界大战使用的武器他不知道有多高明,但是他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用什么武器。用什么?原始的刀枪棍棒,为什么?因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用的武器都太高明了把人都消灭差不多了。

 

 

 

这说明一个什么?就是世界平衡的法则。我们学过历史的可以看得到,中国人的历史就叫什么?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盛极而衰。所以我们现在要认真地去体会这个东西,感悟增加,自然而然你的心就会度一切苦厄,而见诸法空相。什么叫见?你真正认识到一切平衡的法则,而不去违逆它,那你这个人的整个身心世界就会和谐地存在于我们这个生命世界。这是大体从外在现象上我们这么分析,那从我们身心世界这个相对法来说如何解脱呢?也是如此一般,我们的身与心是相对,世与界是相对,身心跟世界又是相对。这是四维空间,我们天天说上下四维空间,从哪来?身、心、世、界,这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四维空间,不是我们现在科学家所说的长宽高加时间那个四维。长宽高加时间只是我们眼下这个环境的组成元素,但是我们生命世界所有的四维空间是什么?是身、心、世、界,这是四种基智。

 

 

 

身与心相对,怎么说相对呢?我们自己感觉身体好的时候心情好,身体不好的时候心情不好。好像是没有对立,好像是一体的,但是你仔细地去想想,它实际上不是一体的。它是相对存在的,怎么说?我们身上有病,然后我们的很多事都没干完,有句老话叫壮志未酬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就是身心相对存在的一个特清晰的写真。你的心有力,身没有了,所以说这个身与心是相对的。既然相对,那它就能变成统一,相对也是矛盾性。我们身可以随着心变,心也可以随着身住。怎么说心随身住呢?你是个什么样的观点。我们依世间烦恼心它是个什么状态?你那个身也是如是住的,安到它那个心里头的。

 

 

 

比如你还没有长大,你是个小孩儿,那你自然而然有个小孩子的生存空间,你的身就会安住于你这个小孩子这种概念里。你从妈妈家嫁到婆家,你是人家媳妇,自然而然你的身就跟着有变化,这就是身随着心变化的过程。我们这里为什么会有矛盾性产生呢?就是我们身心不协调了,要不一味地强调心的感受、心的一种认识,而去忽略身的作用,要不就一味地认为身是重要的,而去忽略心的一种建设。所以两者之间产生矛盾,它就身心不协调,那你生活的基因--世界就会改变了,生活的依托元素--世界就会改变。你的心突然有疑惑了有烦恼了,你看什么都不顺眼了,然后第一个反应你就会什么事都不愿给人家做。然后你家庭也受影响,你周围的人都受你影响,世界就发生变化了。

 

 

 

那我们怎么保证它的存在是平衡的呢?身与心的平衡是最重要的基础,身心是平等,平等也就能平衡。我们不能忽略身,也不能去强调心。什么叫强调心呢?只是一味地增加个性的一种熏习,那就过分突出我们的意识烦恼心。所以我们学习佛法第一要折服烦恼心,要尊重一切。改变你的身,身是什么?包括你的生命价值的基础观点。首先第一要改变你的生命价值观点,就是调整身的存在和行为轨迹。这是调伏你心一个比较方便的,我们心不平衡身自然躁动。那如何调整你的心的不平衡的感受呢?就是改变你身的行为轨迹,就是我们生命价值的观点。去把自己的个性消融于这个理性的思维,这种智慧增长的过程。理性的思维所产生的作用就是智慧,感性的冲动所产生的就是负面情绪,就是我们说的烦恼。

 

 

 

因为这样的一个作用基智,所以说你没有掌握这个基智的时候,那你身心的一种和谐就形成不了。产生的都是负面的东西,我们所说的烦恼苦厄。这是人心的概念,这也是我们从色尘,色和空这个角度,来理解我们现实这个生命世界。如何能够运用到我们这个生活的过程里头?这种平衡的道理怎么能体现到我们具体这个生活世界里头?是这么一个途径。《心经》的般若智慧怎么能表现出来,这是告诉你的个途径。这也是最容易抓住的,相对于后边的受想行识来说是比较容易抓住。你会了一个后边的都很简单了,所以《心经》告诉我们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你会第一个了,后边的自然就会了,因为它是并存的。有色自然有受想行识,它是并存的。你会解脱色法成就智慧功德观察智这种智慧功德,那你的受想行识也就不难了,自然就得而解脱了。

 

 

 

这是我们要体会的,所以《心经》包含了一切佛法真实的义理和修证,包括进、证道的一种轨迹,证悟的一种现象。我们去调伏这个也就合乎了空法,所谓的般若空那种空性。我们天天喊着要明心见性,明心见性这四个字是容易理解的。第一我们要明其心义,你自然就懂得如何去发挥它的作用性。我们现在不明白,我们总想了脱生死解脱烦恼,你不知道产生的过程、存在的环境。你不了解它,你就没有办法把它调伏。我们透过《心经》这种学习,这个道理给你一种清晰的概念,你就懂得如何去调伏烦恼。

 

 

 

闻道而行是为真觉者,闻道而不行那是聪明者。聪明的人他不做,能行人是真觉者。佛法一定是真觉,不是聪明,聪明来聪明去,那你只能叫善根。所产生的无非就是个善根,没有实际的意义。最简单的证明,有位师父听了很多年的道,闻而不行,所以他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油嘴滑舌,心思也越来越狡猾。闻道而行你就是真觉了,你真觉即能证,你要真正地有种觉悟自然就能证,这是修道为什么不得证悟的一个原因。修行人不证悟的原因就是闻而不行,推脱,很多虚伪的原因。那没有实际的意义,道很简单,理解也不难,但是你真的要行才有真正的好处利益实际的存在。

 

 

 

这是这么个概念,色空变化在我们这个生活世界里头怎么去观察。懂得如是观察,你就懂得如是调伏,你能如是调伏就能如是证悟,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也正所谓如是住如是降伏,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这是这一段。

 

 

 

下边一句是什么?是诸法空相我们明白这个整体与个体的变化这种存在现象,所谓这个现象归根结底总结的叫什么?我们给它一个概念,那就是诸法空相。我们说这个元素,内在元素存在的组成基智跟他的整体是什么样的,这就叫所谓的空法。这是总结的一个概念,什么叫空。《心经》告诉我们心到底是个什么状态,就是空的状态,究竟意义上就是个空的状态。这个空的状态是什么呢?用我们现在话说,就是一切存在的真实,一切存在就是真实。一切发生就是心的作用,这一点你从哪可以看得到?六祖大师当时闻法以后,发出了几句感慨词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所阐述的也就是这么个道理。

 

 

 

那我们的心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不是说我们能动和所动这个境界,是能觉和所觉他统统都是你心的状态。什么叫能觉所觉呢?你能够感受这个作用,以及你所感受的一切,那都是你的心。也就是说,你心存在的环境是如何具体到形象的,就是能和所的问题。但是我们一味地去强调某一个方面,而去忽略另一个方面。为什么?因为我们只认为这个能动的是心,你忘了你那个所对的境界也是你的心。我们偏离一个,我们偏偏地执著认为这个能想能思维的这个是心,凡夫分别心这也叫心,你不认为外边这都是你的心。那你就会落到这种分别意识里头去,习惯了,你总认为这个是心。但是你会发现,它存在于哪呢?为什么能发生呢?因为有相对境,有所对境才发生所以烦恼心不可得。

 

 

 

你的烦恼心是因为什么?因为你会分别,从无始以来无明妄动、分别。你会分别所以有所对境,有所对境才有分别心,你所对境不存在了你烦恼心就不存在了。我们心有烦恼因为什么呢?因为身行变化,身行没有一定之规。就是你整个生活轨迹没有一个安定的状态,所以你的心就烦恼。最简单的,这个社会人们为之所追求的财色名食睡,如果你的财源从来没断过,你享用的时候就很轻松。非常轻松地去获得这一切生活元素,那你所谓的那种心就会相对来说知足一些。为什么叫相对说呢?因为你还有不满足的,你的心所攀援的不光是财富这一个方面。即使你是财色名食睡都满足了,你的心还是有不安之处,这就进入到细微分别上头去了。

 

 

 

我们没有了解心的存在,没有了解心的生存环境、所发生的环境,所以你的身就不得安。你去看看社会上所谓的各阶层的人,他都有一个不能真正安详快乐的状态。其原因何在呢?根本原因就是身不安,你的行为轨迹没有一定之规,所以你的心态就没有一个稳定的状态。相反呢?如果你的心性的修养非常稳定,那你的身相对来说就会安。这是从主动积极的一方面能够去调伏身心烦恼,你心的那种状态修行非常稳定,那你身的那种状态就会变化,就不一样,就会安定。这是说你才能见诸法空相,才能进入到所谓的空、圆满的、感受不一样的状态。我们总是烦恼于自己的患得患失这种心里边,分别患得患失,那你这个身就会麻烦。正所谓口是心非,嘴里头说得挺好,心里头是什么样呢?我行我素。嘴里说着依教奉行”“谢谢啊实际上呢?自己该干什么干什么,还是依着自我的意识分别那种心态进行你这个生命的轨迹。你到最后怎么样?依然你是你,佛法是佛法,没有用。

 

 

 

你没有把你的心首先规范到这种平衡的法则来,你不平衡,不平衡的基础是什么?就是不平等。啥叫不平等呢?我们心想安详惬意,那你的身呢?如何调整呢?比如现在人都追求好的一种生活,一味地去追求吃喝玩乐,恰恰在这种放逸的环境里头你的身是疲劳的。这就像什么?你要跑步,你的心想我要往那儿去,那你的身就必须得跟着受累。我们心里想着享受五欲之乐,你记住有想就有动,就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就无异于你跑步。你有想的这个过程就是你的身体就像在运动的过程,你比如我们想吃饭了,有这个想法了,你那个身就开始劳累了。你再想更多,我明年要挣很多钱,你的心已经跑到明年了,这一年就跑过了,所以你就很累。你挣到了你也累,挣不到你也累。

 

 

 

这一点我提到过有人有个很好的感慨,正在他的事业宛如中天之日,辉煌的时候他真的有感慨。什么感慨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才自己感觉到,初一都不行,初一还要给人家拜年,就三十晚上才感觉到自己生活有点意思。小酒喝喝小肉一吃,挺美。没有一天,半天,因为二十八、二十九的时候人家还找他要工资呐。初一早上他依然很虚伪地给人家拜年,给人家送送礼。他说的是实际话,这是他的感受,你说可怜吧?这就是我们的心态和生命世界演化的过程。

 

 

 

《心经》告诉我们,你这个变化的过程就是这么一个虚妄景象,我们如何调伏呢?我们刚才说得很明白,把它相互依存的过程关系看得明白,调整它。那你所谓的生死烦恼就不难解脱,并不难。学会放下,第一先看其平等,先生平等观,然后你自然就平衡了。你不平等就不平衡,比如有位师父不平等,啥叫不平等?他认为他是比丘是出家人,他认为他是什么什么,你记住他就不平衡了。你们就该干什么,我就可以歇会儿,相反地,什么叫平等呢?绝对的平等心就是菩萨的发心。菩萨发什么心?菩萨是众生的仆人,作为一个出家人第一要有菩萨心肠。菩萨是众生的仆人,这是出发点。你有这样的一种出发点,这个平等心才有,然后你这个平衡的状态才会出来。

 

 

 

啥叫平衡呢?好坏是非善恶你都能包容,你都可以包容了这个平衡才会出来。我们一旦有不平衡的心,你比如你在你的家庭里头,你忘了你在家庭里头也是一样的,你是为大家伙服务的。你有这样的心你就平衡了,你就不会说辛苦了累了什么。那你的家庭才会因为你产生祥和,因为你的心不平衡你的家庭就失和了,没有和气了。这是小到家庭,大到世界,再详细点就是我们的身心。心有不平等,身就不祥和了。一样,你想想,人为什么会上火呢?感冒发烧上火的原因就是因为你的心态烦恼,心热,这也就违背了我们那个基础原则--诸法空相。

 

 

 

诸法空相是怎么回事呢?就是这样。下一句你会背吧?是什么?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 不增不减,那时候你就知道没有所谓的生灭垢净相对境界,没有那个了。我们平等平衡了,生灭就消失了。我们的生死概念从哪来?是我们这个身和心的差别性,身心的差别性就叫生死法。因为你那个心有病了,所以身就生病了,这就是生法。心祥和了,身就平安了,这是死法。生法是存在的形式,死法是消融的过程。你把身与心都平等祥和了,那生死法就脱离了。我们身体的生与死怎么去平衡呢?你但修如是之观,什么叫如是观呢?你把你这种粗陋的身、比较形象的身见融入于这个生命世界,让它跟他相依相存的时候那你这个身体就不存在死的过程。这是方法、道理,我们明天再接着说。

0
备案号:冀ICP备150173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