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光禅师随缘语录

佛光禅师随缘语录2018年6月27日

日期:2018-6-28 9:31:15 来源: 作者:本站 点击:57

 一般人是不能随便佩戴的,一般都是修行较高的高僧佩戴的。念珠108 颗 表示求证百八三昧, 断除一百零八种烦恼, 一百零八种烦恼六根 为: (眼, 耳, 鼻, 舌, 身, 意) 各有苦、乐、舍三受, 合为十八种, 六根各有好、恶、平三种, 合为十八种, 共三十六种, 再以前世,今世,来世三世合成一百零八种烦恼。一 释迦佛光
 
人生是一场长途旅行,途中的艰难困苦是一种磨砺,更是一种财富。
天鹅在展翅高飞前,必须有一段足够长的水面供它滑翔,如果助跑线的长度过短,天鹅就难以施展它拥抱蓝天的理想了。人生也如此。时机未达时,静若处子,沉心定气,卧薪尝胆;一旦时机成熟,动如脱兔,灵敏应对,抓住机遇,争取自己的成功。
 历史上,曾有一则朱元璋和孟子的趣事。相传,朱元璋当了皇帝以后,内心非常讨厌孟子,认为孟子不配“亚圣”的称号,也不应该把他的牌位供在圣庙里,因此,他下旨取消孟子配享圣庙之位。
 到了晚年,他阅历多了,读到《孟子》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一节,情不自禁地拍案叫好,认为孟子果然不失为圣人,是名副其实的“亚圣”,于是又恢复了孟子配享圣庙之位。
人生是一场长途旅行,途中的艰难困苦是一种磨砺,更是一种财富。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持之以恒的人会在人生的后程发力,经过长时间的积蓄,厚积薄发,往往能笑到最后。
 简单来说,人生的定论总要在经过一定事情之后,才能得出,而不由个人的禀赋决定。莎士比亚说过,斧头虽小,但经过多次劈砍,终究能将一棵最坚硬的橡树砍倒。
 曾有一个年幼的孩子一直想不明白自己的同桌为什么每次都能考第一,而自己每次却只能远远排在他的后面。回家后他问道:“妈妈,我是不是比别人笨?我觉得我和他一样听老师的话,一样认真地做作业,可是,为什么我总比他落后?”妈妈听了儿子的话,感觉到儿子开始有自尊心了,而这种自尊心正在被学校的排名伤害着。她望着儿子,没有回答,因为她不知该怎样回答。
又一次考试后,孩子进步了,考了第20名,而他的同桌还是第一名。回家后,儿子又问了同样的问题,妈妈真想说,人的智力确实有高低之分,考第一的人,脑子就是比一般的人灵。然而这样的回答,难道是孩子真想知道的答案吗?她庆幸自己没说出口。应该怎样回答儿子的问题呢?有几次,她真想重复那几句被上万个父母重复了上万次的话——你太贪玩了;你在学习上还不够勤奋;和别人比起来还不够努力……以此来搪塞儿子。然而,像她儿子这样脑袋不够聪明、在班上成绩不甚突出的孩子,平时活得还不够辛苦吗?所以她没有那么做,她想为儿子的问题找到一个完美的答案。
儿子小学毕业了,虽然他比过去更加刻苦,但依然没赶上他的同桌,不过与过去相比,他的成绩一直在提高。为了对儿子的进步表示赞赏,她带他去看了一次大海。就在这次旅行中,这位母亲回答了儿子的问题。母亲和儿子坐在沙滩上,她指着海面对儿子说:“你看那些在海边争食的鸟儿,当海浪打来的时候,小灰雀总能迅速地起飞,它们拍打两三下翅膀就升入了天空;而海鸥总显得非常笨拙,它们从沙滩飞向天空总要很长时间,然而,真正能飞越大海横过大洋的还是它们。”
很多人终其一生的努力,也未必能得到成功的回报,然而,他们却无憾无悔于生命。因为他们从未慵懒过,且一刻也不撒手地抓牢了春藤般的年轻岁月。
 人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较量,能否取得最后的胜利,不在于一时的快慢。星云大师曾说:“失败者,往往是热度只有五分钟的人;成功者,往往是坚持最后五分钟的人。”如果你能够在自己成长的道路上静下心来,遇到困难不气馁、不灰心,矢志不移地前进,那么最终你必将获得最后的胜利。
 人生难下定论,命运自己书写。等你年老的时候,回首往事,就会发觉,命运有一半在你手里,只有另一半才在上帝的手里。你一生的全部就在于:运用你手里所拥有的去获取上帝所掌握的那一部分。
古代士子十年寒窗苦读,才能一举成名。种了三年的树木,才能当柴烧;长了十年的树木,才能当板凳坐;经历百年的树木,才能当栋梁用。所以,做人要养深积厚,才堪大用。一 释迦佛光
 
人生晚吃苦不如早吃苦。人生是很累的,你现在不累,以后就会更累。人生是很苦的,你现在不苦,以后就会更苦。万物相生相克,无下则无上,无低则无高,无苦则无甜。唯累过,方得闲。唯苦过,方知甜。一 释迦佛光
 
如果接受失败挫折是为了以后得到更好的因缘或者是为减轻自己的痛苦和灾难而修行,那是错误的修行;真正的修行,不管快乐或痛苦到来,都不陷入期待或恐惧中,始终保持平静的心态,这是一名好修行人的状态;如果就算你不修行,面对生活中许多太好太坏的事也不应太执着在意,因为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 ​​​一 释迦佛光
 
佛教中的戒律,不了解的人觉得是一种教条、是一种束缚,但了解的人就会知道,它为每个趋往解脱的人提供了很大帮助。就像马路上的绿灯、红灯,它虽然让每个开车者不太自在,但却极大保证了他们的生命安全,能令其更快地抵达目的地。 一 释迦佛光
 
当我们埋怨别人犯了贪戒的时候,我们自己本身就犯了嗔戒。作为修行者,我们常常把利益众生挂在嘴边,却又常常为别人占了自己一点小便宜而愤愤不平。其实,真正的道场就是我们的生活,脱离了生活的修行,永远不可能是真正的修行。一 释迦佛光
 
穷时,要少在家里,多在外面;富时,要多在家里,少在外面。穷时,钱要花给别人;富时,钱要花给自己。穷时,不要计较,对别人要好;富时,要学着让别人对自己好。穷时,花钱给别人看;富时,花钱别给别人看。穷时,要把自己贡献出去,尽量让别人利用;富时,要把自己藏好,别让人随便利用。 ​​​一 释迦佛光
 
圣物的存在和它们的加持,是出自诸佛的悲心,经过较难理解的方式利益那些正佛法暂时无法利益到的众生,譬如动物,譬如邪见者、无信仰者。哪怕他们以无信仰乃至憎恨的心态看到一眼,也得到利益、结下了佛缘。这不是加持是什么?
 苍蝇没认为佛塔是圣物,但由于无意中绕了它一圈,它结下了佛缘,而且不是一般的佛缘,而是亲自由佛陀剃度这样的大善缘,这不是加持是什么呢?我曾想在五台山建塔。先师说,有佛法的地方没必要搞很多塔,要建就建在佛法不兴旺的地方,让不信者也能仅因看到它而结下一点唯一的佛缘。
如果说必须有信心,这些圣物才会有效。那么,如果有信心,直接对三宝有信心就完了嘛,那是终极的庇护,还需要这些圣物干吗?所以,它们的存在,正是诸佛以难以思议的悲心,对无法直接被正法利益到、无法接受正法并马上修持的顽劣众生,而作出利益的难以思议的方式。一 释迦佛光
 
慈贤小记:西来
大道尽头,一人执杖而行。
 风沙过处,戒袍衣袂飞舞。
僧人尘霜满面,茶棚边讨了碗水便接着上路了。
“大和尚,你不休息就放我下来,几天了颠地我头昏脑涨,骨头都快散了。”随身行囊传出闷闷的声音。
僧人咧嘴:“非是小僧放你不得,只是你这狐儿骨头轻贱,若不管教,怕是堕了五丈狐国的名声。”
一阵沉默,“那,你把那棒杵离我远些,硌的我脑袋疼。”
 “这个,小僧省得。”
守株
又行了数日,不觉已到了一处山丘。僧人却不走了,自顾自闭目养神。
 “大和尚,怎么不走了?”
“此处是两界神山,东去必经之路,那孽障必来。”
“那佛老圆寂,正得果位,你却远走至此,真是傻啊。”那声音无不惋惜,“你我有过数面之缘,却为何要这般拘禁?”大和尚微笑,那声音又道:“佛祖涅槃,正得菩提。却有宵小觊觎,此番那捷疾鬼盗得佛牙舍利,也是运气。”
 “佛果舍利,怎容亵渎!”和尚道,“我定不饶这孽障!你我虽有善缘,但眼下暗流汹涌,嫌疑众多,只好暂时委屈你了。”话虽严厉,眼中却还带着笑。
“算了,我又打不过你。消息带到了就好。”那声音懒洋洋。
 驱邪
“嘭——”
黑暗的世界瞬间亮。
和尚孤零零地被两条乌黑的锁吊在两条石柱中间。
 “瞧瞧你可怜的样子吧!”
和尚四周出现无数面青铜古镜。
镜子里面的他胡子拉碴,骨瘦如柴,再不复昔日神采。
 当日他虽拦下捷疾鬼成功讨回佛牙舍利,却不曾想佛果舍利怎是一个小鬼所能觊觎。
一不小心便成了幕后大人物的阶下囚徒。
“韦陀生来无惧,此生皆属佛门。”
和尚仰头,坚定目光中存着决绝。
 “叭!”佛字真言凭空出现,一道金紫光击中怀中棒杵,光芒耀眼,周身禁锢尽除。 “自爆?!”一声惊呼。
 “狐儿,你且使出本命神通与这佛牙舍利一同遁出。”和尚顿了顿,灿烂一笑,“若见到她,且说韦陀此身,献与佛国......”
话音未落,他便抛出行囊,随即一道白影遁出,再不管身后天崩地陷。
昙花一现
是夜,月朗星稀,乌鹊皆归。
 我却无奈地再次朝山顶跑去,心里慵懒,脚下步伐却不敢一刻停留,身后三条尾巴掀起了一道残影。
 “昙姐姐,你果然还是在这里。”看到她的身影,我无奈道,“还在等他?”
 “不,我有什么人可等的。”口音依旧清冷,不含一丝烟火。
 “我三姐等姐夫回家的那几年也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在一个地方呆很久。”
 这一个月以来,每天晚上,她都要离开小庭院,凝望东方很久。我知道,她只是为了等那个人。
“小五,”她开口:“算算日子,明日他便可以回来了。”
 “你要帮我好好看看他。”声音里止不住的颤抖,我闷着头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前日里,诸天和众王派人来过。”她淡淡道。
 我闻声如坠冰窟,步伐也停下了。
 “送来了他的舍利,他们说,他去除邪魔外道,保护佛法。另外还加封他护法菩萨,他真的献身佛门了。我知道你不想我难过,你强运本命神通,连人身都维持不了,我便猜到,定是发生了大事......”
那声音越来越远,渐不可闻......
夜里,门外亮如白昼,我躺下强忍哭声。
 一抹幽香传来,她随他去了
后记
桌上一颗舍利,法相庄严;
边上一株昙花,袅袅娉婷。
舍利大如拳头,该是同金刚杵融在一起了吧。
 背部伽蓝手书:“扶正祛邪”。
 一半漆黑,满是佛法威严;
一半洁白。尽是款款幽香。
 和尚慈眉浅笑,昙花婀娜玉立。
多年以后,五丈狐国新君即位,诏令举国植昙花建神庙。
 “花名,韦陀吧。”
 微风吹来,枝叶招摇。
 我看着那舍利,笑得好似当年般灿烂。一 释迦佛光

0
备案号:冀ICP备15017320号-1